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55章 朝阳关外遇袭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江南城外。

  “将军,这一路安顺异常,有人在替我们清理路障。”手下小声禀报。

  木怀成点头,对方不知是敌是友。“他们在暗,我们在明,还是要多加小心。”

  “是!”

  “将军,还有二十里地就到江南边城了,现在边城水患,我们要不要想办法避开?”若是避开边城,怕是要走水路,如今水患严重,水路不好走,会耽误行程。

  “先在此处安营,明日再出发。”木怀成看了眼江南边城的方向,不好下决定。

  他的计划里便是带着朝阳走到寿阳……

  可朝阳,偏偏未曾离开。

  “哥哥,为何不走?”朝阳下了马车,看了眼天色,如今天色还早,为什么要在关外安营?

  “边城水患,探子先行……”木怀成眼神闪躲,不去看朝阳的眼睛。

  他有私心,不想送朝阳去往关外。

  一旦到了关外,那些杀手便再无忌惮。

  朝阳自然明白木怀成为什么突然放慢了脚步,也知道他在担心自己。

  拖延时间……

  “哥哥,放风筝吗?”朝阳拿了一个风筝,是从皇宫带出来的。

  也是六皇子生前留下的遗物……

  冲木怀成笑了一下,朝阳第一次在别人面前笑得毫无防备。

  这些时日的相处,朝阳完全信任木怀成,也从木怀成和木怀臣身上感受到了兄长对妹妹的溺爱。

  无论她是不是木景炎的孩子,此刻她都希望自己是。

  至少,她不想让木怀成错付这份亲情。

  ……

  朝阳和秀儿在关外的空地上放风筝,凤很大,但却带着泥土的芬芳,以及自由的气息。

  朝阳跑在平地上,扯着风筝线看着天空。

  这样的生活……曾经出现在她的梦境中。

  木怀成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朝阳在草地奔跑,有些失神。

  朝阳,应该拥有自由。

  “郡主,风筝可以飞好高啊!”秀儿开心的说着。

  朝阳看着天上的风筝却微微有些失神。

  “风筝飞的再高,这根线还不是在我们手中……”

  “那就切断这根线,让风筝彻底自由。”身后,木怀成走了过来,切断风筝线。

  那只风筝便在天空飘摇,直到消失不见。

  “切断了线的风筝才是真的自由,向死而生。”朝阳呢喃的说了一句。

  “你也可以。”木怀成看着朝阳,再次开口。“江南水患,灾民遍地,趁乱逃走吧。”

  朝阳垂眸,萧君泽给她的第三个锦囊,也是让她在江南之地趁乱逃走。

  他会安排灾民冲乱送亲队伍,让朝阳有足够的时间逃走。

  “哥哥……木家,已经是朝阳的家了,对吗?”朝阳看着木怀成,将风筝线放在他手中。“那我们就是一条线上的人了,我怎么能以牺牲你,牺牲木家为代价呢?”

  “朝阳……”木怀成蹙眉,朝阳根本不知道关外会有怎样的危险等着她。

  “哥哥只需将朝阳安全交给大虞接亲的军队,朝阳会想办法逃走。”朝阳让木怀成放心。

  木怀成握紧了下手指,没有说话。

  让他如何放心……

  “小心!”突然,朝阳听见远处有暗器袭来。

  伸手拉住木怀成,两人摔在地上滚了一圈。“保护郡主!”

  几个婢女快速拔剑,警惕的看着四周袭来的黑衣人。

  “罗刹门的人还真是阴魂不散。”木怀成的脸色沉了一下,护着朝阳后退。

  “朝中到底什么人能请得动罗刹门?”朝阳一直不知道罗刹背后的人是谁,这么迫不及待的在奉天境内要她的命,无非就是想要奉天与大虞开战,朝堂动荡。

  朝中之人?

  沈清洲?朝阳知道沈清洲不会和罗刹有联络,他有自己的暗卫和杀手,用不着动用罗刹。

  除了沈清洲,朝中还有谁想要她的命?

  “与罗刹门有交集的……是长孙家。”木怀成脸色有些凝重。

  若是长孙家的人要出山了……

  那奉天就真的要大乱了。

  不知萧君泽能不能撑住……

  “长孙……”朝阳惊愕的抬头,她居然忘记了,奉天还有一个隐藏的隐患,长孙家。

  长孙家势力被隆帝连根拔起,却单单遗漏了长孙无邪……

  这个人,不简单。

  若是他,那朝阳便能想通了。

  罗刹门的高手接踵而至,是为了让大虞与奉天开战。

  “将军!他们人数太多,我们怕是撑不住……”

  副将惊慌喊着,罗刹门的高手不好对付。

  “这些人早就埋伏在这……他们是铁了心要我的命。”朝阳用力握紧手中的匕首,她的武功恢复了三成,自保没问题,但……想要杀出去,很难。

  “我不会让你死。”木怀成将朝阳护在身后,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朝阳死。

  朝阳垂眸,苦涩的笑了一下。

  这些年,要她命的人多,护她命的人却不多见……

  胤承已经为了护她遇害,她不能再害木怀成。

  “将军!”

  “哥哥……”

  罗刹派来的,不仅仅是杀手,还有毒门的高手。

  那人面带黑色面具,嘴角透着嗜血的冷笑。“木将军,久仰。”

  木怀成的眼底闪过暗沉,紧紧护着朝阳。“罗刹倒是舍得,连三毒之一的响尾都能出动。”

  “没办法……这个女人的命,太值钱。”响尾笑着看了朝阳一眼,示意身边的人动手。“杀!”

  若仅仅是那些杀手,朝阳还有自保的能力。

  可今日,她怕是走不了了。

  ……

  京都,皇宫。

  “你们说什么?陛下要御驾亲征?陛下的毒才刚刚……”木怀臣火急火燎的往皇宫赶去,可阿福说,萧君泽已经走了。

  “荒唐,胡闹!荒唐!”木怀臣气的脸色发白。

  萧君泽这是不要命了!

  他才刚刚解毒,这么着急离开,无非就是……想要日夜兼程,连夜赶往江南边城,也许还能与朝阳相见。

  “贪念嗔痴……哪一样饶过世人……”扑了个空,木怀臣叹了口气,摇头离开。

  既然选择了帝王路,那便该绝情弃爱。

  否则……这个位置,倒真真是诅咒了。

  “陛下走了几个时辰了?”

  “阿福说,昨夜醒来就走了,到现在该有七八个时辰了。”

  木怀臣看了影卫一眼,日夜兼程不休息,七八个时辰也该到边城了……

  ……

  江南关外。

  送亲的木家军几乎全数被杀,横尸遍野。

  萧君泽带着暗卫营的人先行赶到时,只看到满地尸骸,未曾见到朝阳。

  “还愣着做什么!找!”萧君泽脸色苍白,连夜赶路加上余毒未清,从马上摔了下来。

  呼吸有些急促,萧君泽不想让朝阳出事……

  “陛下!这些尸体中没有木将军和朝阳郡主的身影,想来是已经逃脱。”暗卫赶紧禀报。“剩余尸体全都是罗刹门的人。”

  “罗刹门……”萧君泽眼眸沉了一下,用力握紧双手。

  长孙无邪……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