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61章 朝阳的惩罚最残忍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三十二城,宣城。

  朝阳逃到宣城,去找木怀成。

  “朝儿!”

  朝阳受了伤,能从那些人手中活着逃出来已经是奇迹。

  “哥哥……”朝阳往前走了几步,眼前一黑摔在了地上。

  木怀成的心猛地收紧,手中的冰糖葫芦掉在地上,惊慌的跑了过去。“朝儿……”

  “将军,有杀手……”手下紧张看着四周。

  “跟我来。”角落,和木怀成对接的人冷声开口,斗篷遮面转身离开。

  木怀成将朝阳抱了起来,跟在那人身后。

  “已经到了三十二城,那些想要对朝阳下手的人会迫不及待……罗刹是长孙家派来的,长孙无邪想要朝阳的命是为了边关动荡,他们好趁虚而入。”到了安全的地方,那人摘下斗篷。

  木怀成警惕的看着对方,下意识握紧手中的长剑。

  西峰……

  沈清洲的心腹。

  “木将军不要紧张,我既然能出现在这里且没有对你们动手,就说明我不是奉命前来。”西峰摸了摸朝阳的脉搏,微微蹙眉。“出了宣城就是关外,你们可知这宣城如今不只是罗刹的人,还有其他各国的高手齐聚。”

  木怀成垂眸,他当然知道。

  白狸死了,朝阳代表了利益。

  各国皇室自然不会这么轻松的让朝阳落在大虞手中……

  他们都会迫不及待的出手,想要带走朝阳。

  就算是带不走,也要毁了朝阳,让各国再无争夺之物,各凭本事。

  “你护着她,九死一生。”

  “与你无关,这是我的职责!”木怀成警惕的看着西峰,他是来游说自己的?“还是说,沈清洲让你来边关的目的……也是为了要朝阳的命?”

  西峰点了点头。“确实,我的任务是在朝阳郡主离开奉天境内后,在大虞将士手中击杀。”

  “你!”木怀成拔剑,警惕的看着西峰。

  “若是我想动手,木将军单打独斗……还不是我的对手,何况还受了重伤。”西峰冷笑,再次开口。“你若想独善其身,朝阳必须与大虞迎亲之人安全交接。”

  “我的生死无关紧要,沈清洲的下一个目标,是我吧?”木怀成很明白。

  他就算是不死在护送不利的罪过上,也要死在回京的路上。

  “你死了,木家才能安稳。”西峰的话很刺耳,但却是事实。

  只有木怀成死了,沈清洲才能暂时放过木家。

  “不用你来操心……”木怀成握紧长剑。

  “我答应过白狸,会护她女儿……我的人会在出城后趁乱护她,但我……只能杀她,她是否能成功逃走,看她的造化。”

  西峰的心腹会去救朝阳,但他接收了沈清洲的命令,就必须要去杀朝阳。

  是生是死,看朝阳自己的造化。

  “你……”木怀成并不信任西峰。

  “信不信由你。”西峰没有多说,他不能过多停留。

  给朝阳留了药,转身离开。

  ……

  江南之地。

  “陛下!江南城门紧闭,若是强攻,劳民伤财不说……时间便会延长,想要尽快拿下城池,怕……”

  手下紧张来报,如今江南之地已经拿下三座被占城池,华城易守难攻,对方死守,会很麻烦。

  萧君泽安静的站在布防图旁边,眯了眯眼睛。

  “用兵之法,城中百姓来服为上策,以兵力强攻……即使对方战败,也殃及百姓,视为次。”

  “陛下……朝阳郡主离开江南之时,给您留了这个。”

  营帐外,将士惊慌闯进,恭敬跪地。“这是朝阳郡主留在农家院的。”

  萧君泽惊慌接过,手指有些发颤。

  轻轻触碰那块手帕,上面绣的图案是一只风筝。

  但风筝断了线……

  萧君泽知道,朝阳是要让他知道,她要走了,她要自由。

  可那图案上的魅绣留了玄机。“以德服人,百姓自敬之……不战而屈人之兵,城门自开。”

  不战……自开?

  ……

  “陛下!华城百姓揭竿起义,为您从内部打开了城门!”

  “陛下!城门已开!”

  萧君泽心收紧的厉害,跑出营帐即刻下令。“进攻!”

  “陛下可还记得,您曾经下令安抚江南灾民,有百户人家绝粮几乎饿死,是您让人一一排查,捐了钱粮,这才让他们活了下来。这些百姓……是来报恩来了!”

  萧君泽握着锦绣的手用力到发麻……

  那一刻,他才真正意识到,他失去了什么。

  他失去的,不仅仅是朝阳。

  还是一个谋略奇才。

  朝阳……

  她答应了要帮他夺回江南之地。

  她真的做到了。

  她提前让他安抚城中百姓,安

  顿灾民,找确实有困难的灾民,赈灾粮草用在了刀刃上。

  原来,这就是刀刃上。

  原来……朝阳早就运筹帷幄,早就埋下棋子。

  “陛下,您这是民心所向,百姓拥戴!”

  “陛下!天佑奉天,陛下英明!”

  不战而屈人之兵。

  不战而城门自开。

  只因提前埋下的善举,这些灾民便用命回报他……

  萧君泽的呼吸有些凝重,后退了一步,眼前发黑。

  少时,长孙皇后常说:以德治天下,天下便以德报之。

  本以为,他的善念已经在这漫长的宫廷生涯中被生生磨灭。

  可朝阳,何其残忍。

  她在用挖他心的方式,让他找回善念。

  可这找回的代价,太过惨痛。

  ……

  三十二城。

  朝阳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木家送亲的军队如今已经只剩木怀成与副将几人。

  罗刹出手,一路的损失太过惨重。

  几人闷不做声的坐在破庙之中,烤着火,等着朝阳醒来。

  “郡主没事吧……”两个婢女担心朝阳,焦急的走来走去。

  “我没事……”朝阳有些愧疚,如果不是护送她……

  “郡主!”

  “朝儿……”木怀成几乎下意识站了起来,失控的把人抱住。“你故意将我们支开,太过任性!”

  他很生气,想责备朝阳,可他看到朝阳受伤,便不舍责备。

  朝阳会心笑了一下,拍了拍木怀成。“哥哥,你们留下,我们可能都走不了,你们走了,我才好脱身。”

  “不许有下次,听见没有!”木怀成的声音有些发颤。

  他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

  罗刹的全部高手……

  朝阳一个人如何应付。

  “呜……”

  突然,破庙外传来笛声。

  朝阳和木怀成警惕的起身,拔剑慢慢后退。

  “是西域的人,这笛音是西域国乐,茯苓曲。”朝阳紧张的握紧双手。

  西域的人一路都没有下手,难道要在这三十二城下手吗?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