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64章 朝阳不是木景炎的女儿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扶摇看着朝阳下楼,伸手拿起桌上的糖人,眯了眯眼睛。

  “有意思……”

  生为蝼蚁,本该认命,随波逐流。可朝阳眼中,可是明目张胆的写着……我命由我不由天。

  明明那般渴望自由,却偏偏要自力更生。

  “朝儿,该走了。”门外,木怀成走进,却只看到了扶摇。

  “木将军。”朝阳不再,扶摇也不再伪装。

  木怀成警惕的看着扶摇,眼眸沉了些许。

  “据我所知,朝阳是您叔父木景炎的遗腹子。”扶摇走到木怀成身边,嘴角上扬。“你们,可是堂兄妹。”

  “你想说什么?”木怀成用力握紧双手,骨节泛白。

  “既是兄妹,木将军……为何会对妹妹,有了不该有的心思?”扶摇在木怀成耳边小声开口,眼底的笑意越发浓郁。

  木怀成的手微微发颤,呼吸凝滞。“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木将军表现的太明显了……”扶摇笑着摇头,晃着自己的扇子离开房间。“有缘再见。”

  身形发颤的扶着桌案,木怀成像是被人揭开了真面目,羞愧还是愤怒……他一时也有些分不清楚。

  ……

  “公子,可要出手带走朝阳郡主?”暗卫小声问了一句。

  扶摇抬起扇子,视线阴冷的吓人。

  与在朝阳面前,完全判若两人。

  “嘘……”扶摇冲暗卫摇头。“你以为,朝阳会乖乖去和亲?”

  朝阳的眼睛,像极了他小时候见过的青花蛇。

  美丽,带毒,充满攻击性。

  又对自由充满了向往。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认命?

  “国主之令……带朝阳郡主回南疆,若是完不成任务……”暗卫有些担心。

  “你放心,朝阳不会属于任何一个国家。”这段时间的相处,扶摇对朝阳还算了解。

  她的性子太硬,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强行带走怕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如,守株待兔。

  ……

  奉天,京都。

  太医院。

  “薛神医,许久不见,可还安好?”沈清洲坐在院落,品着太医院的清茶。

  “不知丞相到此,是何用意?”薛京华不知道沈清洲来的用意是什么,但知道一定没有好事。

  “长孙无邪回京了。”沈清洲深意开口。

  薛京华拿着茶盏的手颤抖了一下,强装镇定。“丞相是什么意思……”

  “京都客栈,我的人查封了酒楼。”

  “啪!”薛京华手中的茶盏摔在了地上,猛地站了起来。

  “丞相……”薛京华害怕了。

  就算长孙无邪再聪明,也绝对不是……沈清洲这只老狐狸的对手。

  “告诉我,当年白狸与木景炎离开的真相。”沈清洲知道,薛京华一定知道。

  “不知道丞相在说什么……”薛京华声音有些发颤,但却佯装淡定。

  “院首已经招了,说……当年白狸离开前,先帝让太医院配了鹤顶红,还有堕胎之物。”沈清洲抬头看着薛京华,再次威胁。“薛神医,长孙无邪的命,在我手中。”

  薛京华的脸已经没有血色,看着沈清洲看了许久。“丞相不会想知道……”

  “你不说,怎知我会不会想?”沈清洲将茶盏放下,话语透着威胁。

  “当年……先帝威胁木景炎,让他在白狸与兵权之间做选择……如若木景炎选择了兵权,他便赐毒酒,杀了白狸,永远消除他与木景炎之间的间隙。可木景炎选择了白狸……他放弃了一切,带着白狸离开了。”

  沈清洲的手指下意识不自觉的握紧,那一夜……他以为自己跪了一天一夜,感动了隆帝,可没想到……他沈清洲,始终都是隆帝算计的棋子。

  他一方面用白狸牵制自己,另一方面又让木景炎带白狸走……

  激化他和木景炎的矛盾……

  逼他对木景炎下手。

  除掉木景炎……带回白狸,一举两得,永绝后患。

  狠,还是隆帝更狠一些。

  苦涩的笑了一下,沈清洲手指发麻。“说些我不知的事情,否则……”

  薛京华蹙眉看着沈清洲,别开视线。“京华劝诫丞相,最好还是一辈子都不知的好。”

  “薛神医,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沈清洲淡淡威胁。

  薛京华沉默了很久,终究还是开口。“白狸在离开京都前便怀孕了,她在房中晕倒,是我去把脉,不会有错……”

  沈清洲的呼吸凝滞了一下,短时间内他大脑一片空白。

  “朝阳郡主一直都在皇宫,木将军没有机会……所以朝阳不是木景炎的孩子,这一点木景炎很清楚。”薛京华敬佩木景炎,也替他感到悲凉。

  “至于朝阳的生父是谁,京华不敢定论。”薛京华握紧拳头。

  接触过白狸的人,除了沈

  清洲就是隆帝。

  薛京华很清楚,隆帝从未碰过白狸。

  沈清洲站在原地,安静和冷静的吓人。

  薛京华紧张的看着沈清洲,他……这是何意?

  空气瞬间凝结,整个院落的风仿佛都寒冷了起来。

  压抑,吓人。

  “薛京华……你可知道,说错话的代价……”沈清洲不信,他不信薛京华的话。

  他带兵找到木景炎与白狸的时候,她亲口承认,那孩子是木景炎的。

  木景炎也留了家书,说孩子是他的……

  “白狸生产是在宫中,先帝让京华对外说是早产,所以孩子体质虚弱……但,京华这一点还是看不错的,白狸是足月生产。”

  沈清洲手指发麻的扯住薛京华的衣领,重重压在了身后的石桌上。“你再说一遍……”

  薛京华的心脏仿佛被沈清洲拿捏在手里,从未有过的恐惧。

  哪怕是隆帝,都未曾给过他这般可怕的压力。

  沈清洲,那双眸子如同要吃人一般的嗜血,眼眶红肿,灼热,仿佛压抑不住的的怒火。

  “丞相,京华提醒过您,真相很残酷……您若想听,何必自欺欺人。”

  “嘭!”薛京华被沈清洲重重摔在了地上,口腔血腥气极重。

  沈清洲身形落寞的走出太医院,脚步的虚浮和慌乱还是出卖了他的情绪。

  薛京华咳血,捂着胸口叹了口气。

  深意的摇了摇头,薛京华快速起身提笔,写了一封密函,将鸟笼中的传信鸟拿了出来,快速放飞。

  沈清洲,已经知道了朝阳的身世。

  朝阳,不是木景炎的女儿,是他沈清洲的。

  传信鸟刚飞出,阿福就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薛神医,快,陛下回来了,陛下下马便毒发昏迷,快些前去!”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