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66章 沈清洲痛不欲生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朝阳心慌的握紧双手。

  她早就应该想到,奉天动乱,大虞突然提出要她和亲,除了在逼迫奉天以外……他们的皇帝还想一箭双雕……

  这个大虞的国君,果然野心太重。

  “将军!撤!大虞反悔,有攻打我边关之意,撤!”

  “快撤!”

  一支穿云箭袭了过来,副将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箭穿心,摔落在地上。

  木怀成脸色一暗,对方的兵马已经冲着边关城门冲了过来。

  “哥哥……”

  撤退慌乱,朝阳的马车颠簸的厉害。

  撤入城中,朝阳慌乱从马车上跑了下来。“大虞要对奉天开战……”

  对方兵马太多,城门撑不了多久。

  何况,三十二城这些年一直都在大虞的掌控之下,即使他们撤兵……萧君泽也来不及让边关军提前驻守……

  抬手摘下遮面的珠帘,朝阳一身红衣,面色惨白。

  边关开战,木怀成必上战场,边关军远在三十二城之外……

  “大虞国主太过狡诈!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将三十二城归还。他的目的就是将我们困在三十二城,你与三十二城,他都要!”木怀成呼吸急促,牵着朝阳的手逃离。“城门撑不了多久,我带你走!”

  如论如何,他都要带朝阳离开。

  与这种人和亲,嫁过去也是地狱!

  朝阳眼睛红肿的厉害,不知道为什么……

  大虞的国君,帝辛,胤承……

  缓缓闭上眼睛,朝阳心口抽痛的厉害。

  原来,不只是萧君泽喜欢自欺欺人,她朝阳,也在自欺欺人。

  她不断的自我欺骗,大虞的国主,不是她的胤承,不是她认识的胤承。

  “郡主小心!”

  四周,杀意浓郁。

  无论是沈清洲的人,还是各国要除掉她的人,都来了……

  无数的羽箭,暗器冲着朝阳所在的位置袭了过去。

  木怀成惊慌的护着朝阳,后背中了箭,肩膀被刺穿。

  “郡主!走!”

  秀儿和另一个婢女哭喊着让朝阳走,她们拦截身后的杀手,身中数箭,摔在了地上。

  “郡主……走……”

  “秀儿!”朝阳哭着嘶吼,被木怀成拽着上马,快速逃离。

  这些人,不会轻易放过朝阳的。

  朝阳的哭喊声在边关回荡,这几个陪了她一路的丫头,本无坏心……

  她们是萧君泽的人,她们不过是奉命随她和亲……

  她们犯了什么错。

  她们……有什么错……

  城门被破,为首的大虞将军冷眸看着城中的尸体。“保护朝阳郡主,凡动手者,杀无赦!”

  城中,所有对朝阳下手的杀手,一个都不能放过。

  “陛下有令,绝对不能让朝阳郡主受伤,找到郡主,带回大虞!”

  “是!”

  ……

  奉天,京都城外,别院。

  沈清洲的脚步有些急促,身形依旧虚浮。

  老太监的疯病已经治的差不多了,但依旧畏光,不敢暴露在阳光下,总喊着有人要杀他。

  “嘭!”一脚踹开房门,沈清洲的目光如同要吃人。

  老太监吓得全身发麻,蜷缩在角落里。“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告诉我,白狸当年在皇宫产女……你听到了什么?”沈清洲用力扯住老太监的衣领,声音低沉到让所有人瑟瑟发抖。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老太监一直在低声呢喃,用力抱紧自己。

  “告诉我!”沈清洲情绪失控的低吼。

  老太监明显被沈清洲的状态吓坏了……声音颤抖的开口。“早产……那妖女必须是早产,陛下说……孩子是木景炎的,只能是木景炎的……那女孩,必须是木景炎将军的,我们要是说错了话……死,会死……”

  沈清洲的呼吸瞬间凝滞,脸色苍白到没有任何血色。

  果然……是隆帝的主意。

  “陛下威胁……威胁那妖女,若是让沈丞相知道那孩子是他的,绝对不会让那孩子长大……也不会护她们母女……孩子是木景炎将军的,只能是木景炎将军的……”

  老太监颤抖着声音,脑袋像是害怕一般轻轻撞墙。

  那一瞬间,沈清洲如临地狱。

  一瞬间,从悬崖跌落无间地狱,大概就是这种滋味。

  问这世间那种刑罚最能折磨人,还能生不如死,大概……就是诛心。

  隆帝,下了一手好棋……

  “哈哈哈……”沈清洲大概怒到了极致,笑声让所有人毛骨悚然。

  那一瞬间,老太监觉得他不是疯子,沈清洲才是疯子……

  “隆帝……咳咳咳……”沈清洲走了两步,摔在了地上。

  好,好得很……

  这些年,他筹谋划

  策,以为自己才是那棋局之外的人。

  原来……他以为他谋划算计的人,始终都在背后算计着他。

  权利,利益,情爱,欲望……

  爱恨嗔痴。

  果然,从没有饶恕过任何人。

  “丞相!”

  沈清洲胸口郁结了血气,终于忍不住吐了出来。

  手指颤抖到了极致,沈清洲心口疼到生不如死。

  那一刻,他真想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看看……

  到底被什么迷惑,为何从未想过要信任白狸。

  诛心……

  白狸在报复他。

  白狸不只一次说过他会后悔……

  哈……

  “朝阳……下令,带朝阳回京……”他怎么可以……如此对待自己的女儿。

  “丞相!”沈清洲说完便摔在了地上,彻底昏死了过去。

  他要朝阳回京,他会尽一切方式弥补她……

  无论朝阳想要什么,他都给。

  无论是什么……

  哪怕要他的命,他也给。

  朝阳。

  朝阳……

  迎着初升的太阳,驱散黑暗,迎接光明。

  他曾经问过白狸,为什么要让女儿叫朝阳。

  白狸说,那是木景炎取的,他希望他们的女儿能远离黑暗,永远的活在阳光之下……

  白狸还说,她只希望自己的女儿,远离算计……

  白狸的一生已经够苦了,可她却说,朝阳比她更苦……

  沈清洲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那一刻……他才明白,什么叫痛不欲生,悔不当初。

  隆帝,萧元启。

  萧家……

  奉天。

  他沈清洲为了隆帝,筹谋这么多年,为了白狸与朝阳能活下去,与之周旋二十几载。

  到头来,竟落得如此下场。

  沈芸柔常说,父亲……以你的能耐反了这奉天又能如何,您若是皇帝,这天下还有谁人敢算计您……

  他时常觉得沈芸柔野心太重,话语太狂。

  可昏迷前,不知是恨意还是其他。

  沈清洲第一次对那个位置,有了觊觎之心。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