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67章 朝阳被逼悬崖边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三十二城。

  “哥哥……他们的目标是我,你快逃。”

  木怀成将大虞出尔反尔的消息传信给京都,现在萧君泽定然还不知情。

  三十二城虽然是边关游牧之城,可各国商旅的枢纽就在三十二城,三十二城虽然偏远,但却繁华。

  三十二城是大虞与奉天历史遗留的问题所在,争端不断。

  当年木景炎凭借一己之力将三十二城夺回,数十年都在奉天的统治下安稳度日。

  倒是这几年,大虞新帝登基,居然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让大虞改革,焕然一新,重新将三十二城据为己有。

  恰逢大虞新帝气盛,奉天隆帝气衰,这才让大虞有机可乘,夺走三十二城。

  如今这么好的机会,到了嘴的肥肉,大虞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朝阳郡主而乖乖奉还。

  他们这是贪得无厌,既想要朝阳,又想要三十二城。

  “丢下你?”木怀成笑了一下,捂着受伤的肩膀,用力把朝阳拉到身后。“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被那种出尔反尔之人带走。”

  朝阳心口收紧,眼眶泛红的看着木怀成。

  原来,有兄长护着,是这种感受吗?

  “可是,我们没有退路了……”朝阳看着身后的悬崖,她已经没有退路了,唯一的生路就是从这里跳下去。

  可是死是活,她无法预知。

  原本,她最后的退路是在大虞边城的花溪,她的水性要比一般人好出很多,在去往大虞国都的路途中可以假装跌落水中,出了意外而逃离。

  可谁知大虞出尔反尔……

  木怀成不会让她跟大虞的人走。

  那便……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就算是跳下去,也有哥给你垫背。”木怀成握紧朝阳的手腕,看了朝阳一眼。“怕吗?”

  “怕……”朝阳笑了一下,她不怕死,但她怕木怀成陪她死。

  那些杀手是为了要她的命,不是为了要木怀成的命。

  “别怕……”木怀成的脸色苍白,但声音却柔和的厉害。

  他驰骋沙场,军营操练数年,却从未想过自己会对一个女人这般柔情。

  “朝阳郡主,还想往哪里逃?”远处,罗刹的高手追了过来。

  除了罗刹的人,还有一伙黑衣人,看起来来者不善。

  “朝阳郡主,得罪了。”

  木怀成蹙眉,护在朝阳身前,视线落在黑衣人腰间的令牌上。

  朝阳自然也识得那令牌,萧君泽的暗卫……

  苦涩的笑了一下,原来,萧君泽也想要她的命吗?

  木怀成手心握紧,萧君泽的暗卫绝对不会将腰牌放在这么显眼的地方,显然……这伙人是伪装。

  其目的……是为了骗朝阳?

  侧目看了朝阳一眼,木怀成在朝阳眼中看到了绝望。

  话到了嘴边,木怀成并没有说出口。

  朝阳,应该对萧君泽彻底死心。

  身为帝王,坐在那个位置之上,没有感情。

  帝王后宫女人无数,可以雨露均沾,可以博爱众生。

  但朝阳不可以,她太耀眼,太优秀……

  没有哪个男人配让她淹没在女人堆里,共侍一夫……

  哪怕是他忠心的帝王,也不配。

  “哥……”朝阳垂眸,从背后抱住木怀成。

  木怀成的身体僵硬的厉害,朝阳……这是怎么了?

  “哥,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你要好好的。”朝阳的眼泪湿润了木怀成的后背,声音沙哑。“他们,不会让我活着的。”

  从一开始,萧君泽没有打算让她活着离开,沈清洲和其他人,也没有打算让她活着到大虞。

  “朝儿……”

  “嘭!”一声闷响,朝阳从背后抬手打在木怀成的脖子上。

  小心翼翼的扶着木怀成躺在地上,朝阳慢慢站直了身子。“你们……都想让我死?”

  所有杀手警惕的看着朝阳,迟迟没有动手。

  “我死了,对你们有什么好处?”朝阳笑的有些无力,眼眶酸涩。“我只想好好地,平淡的活下去……我不想招惹任何人,为什么你们都不肯放过我?”

  “为什么?”

  朝阳不明白,她做错了什么。

  ……

  京都,皇宫。

  萧君泽再次死里逃生,缓缓睁开双眼。

  “阿福……”声音有些沙哑,萧君泽强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

  “陛下……”阿福赶紧跪在床榻边。

  “交代你的事情,办的如何?”

  “陛下,沈清洲去找了那老太监,他现在已经知道了朝阳郡主的身世。”阿福赶紧低头。

  “很好……”萧君泽蹙眉,他也是在朝阳离开后才无意中听见那疯太监说起了朝阳的身世。

  他真想看看,若是沈清洲知道了朝阳是他的女儿,该是怎样的精彩。

  “这件事绝对不能外传,将知情的闲杂人等全都除掉,不能让朝阳知道……”朝阳会承受不住。

  她害怕了这么多年,恨了这么多年的人,居然是自己的生父。

  其实萧君泽看得出来,朝阳已经默认了自己是木家女这个身份。

  从骨子里,她希望自己是木景炎的女儿。

  而木景炎,也是真心将朝阳当做了自己的女儿。

  他留了家书,承认朝阳是自己的女儿。

  既然如此……那就让朝阳,永远不知情的好。

  “可如若沈清洲……”阿福担心沈清洲会告诉朝阳。

  “他有脸吗?”萧君泽冷笑。

  “这倒是……”阿福小声开口。

  “朝阳……可到边关?”萧君泽有些担心朝阳,他猜测朝阳应该想在大虞境内逃走。

  他已经让人提前潜伏在大虞,随时出手护她。

  “八百里加急,目前还没传来边关的消息。”阿福示意萧君泽稍安勿躁。

  萧君泽心口突然疼的厉害,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

  他昏睡了一天一夜……

  “杏花全都落了……”皇宫中有朝阳百花盛宴定花魁的杏花……树上已经只剩枝叶,再无花开了。

  莫名有些凄凉,萧君泽苦涩的低头笑了一下。

  如果从一开始……他便认出朝阳,朝阳会为了他留下吗?

  大概……会吧?

  可朝阳是该翱翔的鸟儿……强行困在深宫,真的就是她想要的吗?

  可惜,这个世界不会有如果。

  他错了,就是错了。

  他伤害了朝阳,便永远都留不住她的心了……

  可他还想留住朝阳,那便注定只有互相伤害了。

  就像沈清洲强行留住白狸那般。

  互相伤害也好……

  只要朝阳能留在他身边。

  手指慢慢握紧,萧君泽转身看着阿福。“下令……无论朝阳郡主身在何处,背后护着就好,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干涉。”

  他给朝阳想要的自由,但在外面自由够了,是要回家的。

  他绝不允许他的朝阳,属于任何男人,也不允许她心中有别人。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