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81章 将军视死如归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边关,三十二城。

  木怀成一人单枪匹马,闯进运城。

  城墙之上,是实再疲于应战的大虞将士,他们不解这木怀成到底是发了什么疯,不让他们休息死咬不放也就罢了,单枪匹马来送死?

  当年木景炎在大虞威名赫赫,至少还带了一千人马独闯大虞,可这木怀成比他叔父还要狠,居然敢一人前来……

  “统领,这木怀成是要和我们同归于尽啊!”

  为首之人蹙眉,如今他们大虞皇帝生死下落不明,他们应太后旨意死守三十二城。

  可如今已经丢了七座城池,若是继续丢下去,命也就没了。

  大不了和这木怀成同归于尽。

  城墙之下。

  木怀成一身戎装,手持长剑。

  将军剑眉微凌,一双眸子如若夜空寒星,气场压人。

  木怀成自幼在军营长大,这一身英气是一般人无法比拟的。持剑坐在马上,周身散发的却是死亡的气息。

  他今日既然来了,就没有活着回去的打算。

  为报奉天陛下,他应战死沙场。

  这是他作为将军的荣耀,也是他的归宿……

  有时候,木怀成会想,木景炎这一生征战沙场,最终却死在自己尽忠的陛下手中,那是怎样的悲凉……

  “统领,您下令吧。”城墙上,将士打算应战。

  “像……太像了。”那统领眉心的皱纹深沉了些许,摇了摇头。如今的木怀成,与当年的木景炎,太像了。“奉天木家军,满门忠烈。”

  统领迟疑了片刻,那城下马上的将军,让他想起了当年持剑的少年木景炎。

  那一战,他只是个小兵卒,大虞虽败,可他对木景炎的敬重却透着惺惺相惜。

  当年,木景炎不过十六七岁,年纪怕是比木怀成还要小了些许。

  黑甲战马,红缨战枪。一身戎装铁甲的将军,剑眉寒星。

  “杀……”终究,统领还是下令,要弓箭手准备,然后出城诛杀。

  声音微微发颤,那是统领对木景炎与木怀成共同的悲悯。

  犹记得那少年将军,长相俊朗,本应是潇洒美少年,却偏偏手持长剑血浴战场。

  ……

  “将军!”

  木怀成下马厮杀,身中数箭。

  血液顺着嘴角滴落,脑海中想的,却是朝阳在江南城外放风筝的画面。

  草地,蓝天,还有那一身红衣肌肤胜雪的少女。

  她的眼中透着星光,向往自由。

  “朝儿……”手指发颤的从胸口拿出一块玉佩,那是木怀臣在他临行前给的,说是当年木景炎未曾送出去的遗物,应该属于朝阳。

  他还未曾将这玉佩交给朝阳……

  血液滴落在汉白玉上,艳红与白玉醒目的刺眼。

  “将军!”木家军终是赶来,他们愿与木怀成共存亡。

  “木家军来迟,将军恕罪!”

  “违抗军令……”木怀成蹙眉,他明明下令,不许他们出战。

  “末将不能看着将军去死,救过将军,任凭处置!”副将声音哽咽,起身杀敌。

  木家军,生是木家的人,死也要与将军共存亡。

  “回去!”木怀成不想再背负太多。

  “是朕让他们来的。”身后,萧君泽的声音透着浓郁的低气压。

  快速翻身下马,萧君泽将木怀成护在身后。

  “陛下……”木怀成一惊,抬头看着萧君泽。

  他居然……御驾亲征?

  边关凶险,朝政不稳,他为何不远千里要来三十二城?

  “将军为何一心赴死?”萧君泽垂眸,居高临下。

  木怀成低头,恭敬单膝跪地。

  战场之上,尸横遍野。

  帝王身前,将军恭敬跪地。

  木怀成这一跪,是忠诚于君,更是拜别他的陛下。

  “怀成送亲不利,致朝阳郡主命陨……便是该死。”木怀成用力折断肩口的羽箭,视死如归。

  萧君泽的心口颤了一下,微微蹙眉。

  从他记事起,仅对木景炎有过一面之缘。

  他带白狸逃离皇宫,眼中也是如此视死如归。

  “谁说朝阳死了?”

  木怀成的呼吸瞬间凝滞,握着玉佩的手慢慢握紧。

  朝阳不仅仅没死,而且并不是木家的女儿。

  萧君泽不能将这件事告诉木怀成……

  作为帝王,权衡利弊,他终究是要保证木家忠心,朝政权衡的。

  ……

  南疆,毒谷。

  胤承的毒清了大半,但身体太过虚弱,还在昏迷。

  朝阳去皇宫踩点,回来的时候已经夕阳西下。

  扶摇身姿高挑如玉树,一身红衣站在上山的路上,像是早就摆好动作在等朝阳。

  “公子这是美人计?”跟来采药的阿雅

  撇了撇嘴。“活像是园子里开屏的花孔雀,师父说它那是寂寞难耐,讨媳妇儿的。”

  威胁的瞪了阿雅一眼,扶摇站累了,换了个姿势继续开屏。

  “好巧啊。”见朝阳上山,扶摇笑意盈盈的换了副面孔。

  阿雅很是嫌弃。

  朝阳看了扶摇一眼,这可不像是巧合。

  “为何要来等我?”朝阳淡淡问了一句。

  扶摇想着朝阳看那捏糖人时候的欣喜,投其所好的赶紧跟上去,从路边摘了一根长长的棕叶。“朝儿,你信不信我用这根叶子能变出一只蚂蚱?”

  朝阳觉得扶摇脑子可能有点问题,没有应答。

  可扶摇却不死心,伸手拦住朝阳,将那根长长的叶子从中间划开,左边折圈拉紧,右边重复,一层层叠加。

  朝阳从一开始的不耐烦,到慢慢看直了眼睛。

  这种长长的树叶在奉天是没有的,南疆地势偏南,气温适宜,但比奉天京都要暖和些。

  那明明就是普通的叶子,可在扶摇手中却听话的千变万化。

  很快,一只草编的蚂蚱就放在了朝阳的手心里。

  朝阳惊愕的张了张嘴,她曾经在避暑山庄的藏书阁里看到过,南疆之人擅长草编,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好厉害……”朝阳几乎是发自内心的夸赞。

  “以身相许,我教你。”扶摇笑着俯身,趁机想要占朝阳便宜。

  在见到朝阳之前,扶摇觉得自己比任何女人都好看,所以不会有女人能配的上他。

  但见到朝阳的第一眼起,他就告诉自己,只有这个女人能配得上自己。

  鬼使神差,扶摇在朝阳聚精会神研究草编蚂蚱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啪!”朝阳那双好奇的眸子瞬间充满杀意。

  扶摇见好就收,保命要紧。

  扬了扬嘴角,扶摇揉着打疼的脸跟在朝阳身后。

  只有在看到新奇之物的时候,朝阳眼眸中的专注和惊艳,才像个求知的少女。

  除此之外,她的眼眸一片冰冷。

  冷的让人心疼。

  “不要脸!”扶摇正要去追朝阳,阿雅从身后经过,狠狠的踩了他一脚。

  扶摇疼的跳脚。“你个吃里扒外的小兔崽子,看我不把你扔山下喂蛇!”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