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82章 你爱萧君泽吗?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毒谷。

  朝阳站在山谷上,看着整个毒谷的景色。

  有人说南疆的毒谷是万尸坑,也有人说毒谷到处都是蛇虫毒蝎,是人间地狱。

  可原来,书上写的,也有可能不是真的。

  十五年,她被困奉天京都的避暑山庄,所到最远之处也不过就是京都城外的十三里坡。

  她有无数次站在坡上,望着远处的山河,心生向往。

  “啾啾……”山谷中,有朝阳从未见过的鸟,有朝阳为之惊艳的各色蝴蝶。

  有她从未见过的花儿,也有从未听说过的蛇。

  夕阳西下,透过竹林却有种格外的静谧。

  缓缓闭上双眼,有那么一瞬间,朝阳觉得……选一个安静的世外之地隐居避世,也挺好。

  “朝儿?”

  哗哗的声音传出,朝阳缓缓睁开眼睛。

  扶摇不知何时上了树,用力摇晃那颗满是淡色花朵的树干。

  花瓣如雪般飘落,迷了朝阳的视线。

  缓缓抬手,花瓣和蝴蝶同时飘落在朝阳的手指上,美的像是人间仙境。

  “这是什么花?”

  “晚李,一种比其他花期都晚一些的李子树,结果有微毒,但却是能治病救人的好果子。”扶摇从树上跳了下来,自认为很妖孽的落地,将朝阳困在身后的树干上。

  “你是如何做到没有武功,却总能让我听不见任何动静的?”朝阳对扶摇很感兴趣。

  扶摇挑了挑眉,妖孽的眸子里透着溢于表的骄傲。“我可是天才,一般人做不到。”

  扶摇公子,原本是南疆最有威望的天才,这一点朝阳也有耳闻。

  只不过,传扶摇在十几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从那以后便武功尽废,甚至不能再习武。

  朝阳也试探过扶摇,确实不会武功,但每次靠近,朝阳都需要很久才能察觉他的存在。

  “那年,你生的不是大病,是毒……对不对?”朝阳只是大胆的猜测了一下,抬手去触碰扶摇的脉搏。

  毒谷可是天下毒派始祖,传没有毒谷老者解不了的毒,也没有人能解得了毒谷奇毒。

  扶摇该是中了什么毒,毒谷的谷主都无法替他根除。

  “毒已经解了,不过伤了根基。”扶摇说的很自然,眼中却还是闪烁着异样的神情。

  说不在乎,根本不可能。

  “梦魇……”朝阳惊愕抬头,看着扶摇。

  他中的居然是梦魇之毒。

  与萧君泽体内的毒素相同。

  “是啊……”扶摇耸了耸肩。

  梦魇之毒无解,扶摇也没有萧君泽那般幸运,遇上了一个肯豁出性命为他渡毒的人。

  在没有龙血果的情况下,毒谷谷主能替扶摇解了毒,并留了他这条命,就已经是奇迹了。

  从扶摇现在的情况来看,当年中毒的计量一定是很足的。

  “梦魇是奉天的毒……”朝阳不傻,扶摇让她杀宁河,应该与他中毒有关系吧。

  扶摇十几岁的时候中毒,与宁河入南疆的时间正好吻合。

  在没人渡毒的情况下,扶摇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

  “听说奉天的陛下萧君泽,也曾经中过梦魇之毒,为何他能如此幸运……”扶摇眼眸垂了一下,伸手扯住朝阳的手腕。“早些遇见你。”

  其实,朝阳郡主和亲大虞,南疆原本可不参与,或者只派人去搅浑这潭水便是。

  可扶摇还是去了……

  那是因为,早在奉天同意朝阳郡主和亲之时,他就调查过朝阳和萧君泽。

  朝阳蹙眉,抬手扯住扶摇的衣领,翻身将人压在身后的树干上。“因果不同罢了。”

  早些遇上或者晚些遇上,不过都是因果。

  早些遇上又能如何?因不对果。

  “你爱萧君泽吗?”扶摇一直想问这个问题,在朝阳眼中,仿佛一切都是淡然。

  她对胤承很上心,也很特别,特别的让人心生嫉妒。

  可扶摇能看得出,朝阳对胤承,只是家人和亲人之间的牵挂,除此之外,没有爱情。

  “你可知西域圣女的试炼会要求断情绝爱。”朝阳抬手将还在自己身畔飞舞的蝴蝶抓在手中,慢慢捏碎翅膀。

  美丽但却脆弱的东西,就会让人有种想要摧毁和囚禁的欲望……

  “看看这只蝴蝶。”朝阳看着在地上纸扎的蝴蝶,它的翅膀碎了,那就再也飞不了了。“它那么美丽,但却脆弱。它无法反抗,更无法逃离,在它面前,我就是绝对的权势和力量……这种轻而易举就能将对方摧毁的感觉,会让人上瘾……”

  扶摇看着朝阳的眼睛透着惊愕,明明她那么喜欢这些美丽的蝴蝶,却也能毫不犹豫的捏碎它的翅膀……

  朝阳,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是个怎样的女人……

  若说她心狠,却偏偏又带着善念,若说她心善……

  又与

  其他女子不同。

  “你看,它在挣扎,它很痛苦。”朝阳蹲在地上,眼眶微微有些泛红。“我和我母亲,就像是这只蝴蝶,我们被人折断翅膀,困在囚笼……你觉得,我会爱上一个折断我翅膀的人吗?这只蝴蝶,会爱上我吗?”

  “这叫燕尾蝶,它的再生能力很强,它的翅膀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恢复。”扶摇将那只碎了翅膀的蝴蝶捡了起来,放在手心。

  果不其然,那蝴蝶的生命力很顽强,很快再次震动翅膀,虽然飞的不利索,但却还是惊慌逃窜,再也不敢靠近朝阳。

  “你看……蝴蝶尚且知道远离危险,我为何要爱上一个伤害我的人……”

  扶摇没有说话,脑海中却想着另外一幅画面。

  飞蛾扑火。

  ……

  毒谷,药芦。

  “朝儿……”胤承猛地惊醒,呼吸急促。

  身上的汗水黏腻的厉害,连同空气中都透着一股子苦涩味道。

  “醒了?”老者坐在一旁,满头白发,声音沧桑。

  “您是……”胤承还算客气,但依旧警惕的握紧双手。

  “年轻人,放松些,你的毒没入要害,你对封喉似乎很了解。”

  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毒谷谷主的眼睛,封喉之所以叫封喉,那是因为见血封喉。

  这名号可不是浪得虚名。

  若非胤承对这毒药了解透彻,就算武功再高强,也不会知道第一时间要封锁天门穴。

  “既然如此了解,为何还会中毒?中毒后为何不自行解毒?”谷主深意的问了一句,再次开口。“你是故意的……”

  “不明白您在说什么。”胤承蹙眉。

  “苦肉计?”谷主笑了,胤承的眼睛里藏着太多的秘密。“还是年轻好,敢拿命拼……门外头守着那丫头,是你什么人呐?”

  他明明了解封喉,也知道封喉的解毒和抑制之法。

  “是我……内人。”胤承说朝阳是他的夫人。

  “不像,倒像是兄妹。”老者将药放在胤承手中,没有恶意。“摇儿让救你,我便救你,但毒谷有毒谷的规矩,救了你……若是想出毒谷,那就必须留下一样最珍贵的东西做交换。”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