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83章 萧承恩未死却失忆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南疆的皇宫与奉天不同,宫婢都是从小培养,我很难混进去。”

  扶摇从树上摘了一朵花,插在朝阳的发髻之上。“我有办法让你混进去。”

  朝阳抬手想去摘那花,却被扶摇伸手握住手腕,一脸撒娇。“好看……”

  朝阳蹙眉,总也拿扶摇没有办法。

  这个人可是南疆的大公子,她是碰也碰不得,杀也杀不了。

  何况还在毒谷的地盘上。

  “父皇每逢玉兰节便会让花柳苑的人入宫献舞,我可以帮你混进去。”扶摇坐在秋千上,前方便是毒谷的万丈悬崖。

  ……

  入夜。

  毒谷的夜晚异常的安静,连虫鸣声都刺耳的厉害。

  朝阳睡在榻上,多少有些不安稳。

  门被轻轻推开,胤承撑着身体缓缓走进。

  “朝儿……”胤承小声唤了一句。

  朝阳睁开眼睛,猛地坐了起来。“胤承……”

  “我没事。”胤承冲朝阳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拉她离开。“趁着夜色,我们离开这。”

  朝阳伸手拉住胤承,冲他摇头。

  她答应了扶摇。

  如今胤承的毒素虽然解了,但他们若是想在南疆安稳离开,还不能得罪扶摇。

  “朝儿……”胤承蹙眉,定然是朝阳答应了扶摇什么事情。

  “有件事,我需要弄清楚。”朝阳垂眸,没有要逃走的意思。

  她想弄清楚,宁河公主和她母亲之间,到底是怎样的仇恨。

  ……

  奉天,无名谷。

  南疆女青鸾抱着草药在山洞中进进出出。

  萧承恩与她从悬崖坠落,好在这下方有水流,勉强保住了一条命。

  可萧承恩到现在都没醒过来,身上断裂的骨骼也没有完全愈合。

  “王爷,您快些醒过来。”青鸾小声呼唤,声音有些哽咽。

  萧承恩坠落前,还在用身躯护着她。

  这份情她要如何还。

  “啾啾……”

  山洞外,有传信鸟的声音。

  青鸾警惕蹙眉,快速跑出山洞查看。

  “咳咳咳!”青鸾刚走,萧承恩就咳嗽了起来,疼痛让他眉心微蹙,长时间的昏迷使人消瘦。

  缓缓睁开眼睛,萧承恩满是浑浊的眸子渐渐变得清澈。

  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每动一下全身疼痛到麻木。

  茫然的看着四周,萧承恩突然头疼的厉害。

  这是什么地方……

  他是谁?

  为什么,会满身是伤?

  扶着山洞壁站了起来,萧承恩慢慢往外走去。

  ……

  南疆,毒谷。

  胤承离开朝阳的房间,伸手抓住远处袭来的传信箭。

  信上说木怀成居然不打了,带兵镇守夺走的边关七城……

  前几日还为了朝阳疯狂厮杀,他等的就是木怀成死,大虞和奉天彻底动乱。

  他并没有让人传信给木怀成朝阳未死的消息……

  “你的人擅闯毒谷,以为我毒谷是随随便便进出的地方吗?”

  不远处,扶摇一身冷冽,眼中透着寒光。

  与白日里在朝阳面前的状态不同,此时的扶摇就像是一嗜血的妖孽。

  胤承蹙眉,他居然丝毫没有察觉南疆这个废物的存在。

  用力碾碎手中的密函,胤承的脸色同样难看。

  两人一人红衣似妖,另一人白衣如神邸。

  剑拔弩张。

  “大虞陛下,你带朝阳离开,究竟是何居心?”见胤承不说话,扶摇的话语透着威胁。

  “故意将朝阳留下,与宁河见面,公子又是何居心?”

  明知道宁河恨白狸入骨血,若是朝阳落在这个疯女人手中,后果不堪设想。

  “若是有一天,朝儿知道你我都在利用她,你猜……”扶摇冷笑,走到胤承身边。

  “朝儿岂是你能叫的,我们不一样。”胤承抬手扼住扶摇的命脉,就算是他中毒重伤,也绝对能轻而易举杀了扶摇这个不会武功的废物。

  但扶摇却并不担心胤承会动手,冷笑讽刺。“怎么?你的利用格外高贵?”

  胤承懒得跟扶摇解释,用力把人推开,径直离开。

  ……

  奉天,山村。

  青鸾回到山洞,发现萧承恩不见了。

  惊慌的摔在地上,跌跌撞撞的到处寻找着萧承恩的身影。

  “弈尘!”青鸾喊了萧承恩的乳名,这名字他只允许他王妃喊过……

  一路追到山村集市,青鸾才在众人中看到了那个高大的身躯。

  萧承恩有些茫然的站在人群中,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他好像忘记了很多事情,可心为什么一直隐隐作痛?

  心口的位置好像被掏空,他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

  人或物吗?

  “婉儿……”声音微微有些沙哑,萧承恩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喊这个名字。

  婉儿,是谁?

  “王爷……”青鸾惊慌的追了过去,用力把人抱紧,声音发颤。

  萧承恩有些茫然,双手发麻的看着抱紧自己的陌生人。

  有些熟悉……

  “你是?”

  青鸾的身体瞬间僵硬,惊愕的抬头看着看着萧承恩。

  萧承恩蹙了蹙眉,突然一瞬间头疼欲裂。

  “王爷!”见萧承恩扶着脑袋蹲在地上,青鸾惊慌又心疼。

  “婉儿……”萧承恩在喊裕亲王妃苏婉儿的名字。

  青鸾要触碰萧承恩的手僵了一下,泪水在眼眶凝聚。

  “王爷……”青鸾手指发颤。

  “你是谁?这是哪?我是谁……”萧承恩捂着脑袋,一连问了三个问题。

  “弈尘……”身体僵硬了很久,青鸾都没有接受萧承恩失忆的事实。“我是婉儿……”

  声音多少有些没底气,青鸾的呼吸都透着灼热。

  婉儿,这两个字对青鸾来说是枷锁。

  萧承恩失忆了,心中却只有裕亲王妃。

  青鸾也清楚,萧承恩从未爱过她……

  “婉儿?”萧承恩的身体慢慢放松,抬头看着青鸾,突然用力将她抱紧在怀里。“婉儿……”

  他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要把她抱紧。

  青鸾的眼泪终于滚落,即使当着别人的替身,也私心的想着留住这片刻真正的拥抱。

  曾经,萧承恩对她只有欲望,那是一种很纯粹的欲望,男人对女人的欲望。

  可现在的拥抱,有温度……

  让人更加迷恋,贪婪的想要留住这份温暖。

  “婉儿……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弈尘,我们先回去,我慢慢跟你解释好吗?”青鸾柔声安慰。

  不记得了,其实也好。

  他们能活下来,已经是上天的恩赐。

  ……

  南疆,皇宫。

  朝阳穿着舞女的衣裙,混入宫中。

  入夜,趁着所有舞女熟睡,朝阳打晕一个宫女,换上她的衣服,往宁河公主所在的云香阁走去。

  “娘娘,更衣……”

  芙蓉帐暖,温泉美景。

  水雾之中,女人肌肤皙白如玉,纤纤脚腕,盈盈一握。

  从水中走出,宁河曼妙的身姿让宫女都有些微微脸红。

  “你来了……”听见暗处有动响,宁河也不着急穿衣,让身边的婢女退下。

  屏退众人,黑暗处一个身影走了出来。“你想如何。”

  “姐姐的阿泽……都这么高了。”宁河的发丝湿润,还在滴水。

  抬头看着已经高大到需要仰视的萧君泽,如今倒是有了几分帝王的气势。

  “穿好你的衣服。”萧君泽蹙眉,有些厌恶宁河公主故意的靠近与撩拨。

  宁河像是有些失望的,悠悠开口。“你我是姐弟,幼时也未曾避嫌。”

  “是不是姐弟,你最清楚。”萧君泽冷声开口。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