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84章 萧君泽朝阳见面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宁河眯了眯眼睛,纤弱的手指抬起,去触碰萧君泽的衣衫。“好弟弟……宫中寂寥,那老皇帝早就是垂暮之年,如今更是要靠药物才能度日……”

  萧君泽脸色沉了一下,抬手扼住宁河的手腕,暗下用力,警告她不要有太过分的举动。

  “阿泽,你体内,有南疆的毒蛊……”宁河笑的深意,像是在和萧君泽讨价还价。

  “嘭!”

  突然,不远处传来响声。

  朝阳易容后,穿着一身宫女服,惊愕的捂住嘴。

  她本不会这般大意,可那人……分明就是萧君泽。

  惊慌的转身想要逃离,在她的角度看过去,宁河与萧君泽的动作,极其暧昧。

  两人的关系,似乎并不是姐弟那么简单。

  “什么人!”宁河冷眸看着远处,快速出手。

  朝阳闪躲,惊愕的看着面容狠厉的宁河。

  她对宁河也曾经有过耳闻,听说先天体弱不适习武,养在长孙皇后身边温婉识大体。

  可眼前的宁河公主却对她处处杀意,武功极高。

  而且……宁河的招数,似乎有些眼熟。

  像极了她母亲曾教过她的必杀技……

  见朝阳愣神,宁河用力勾指,冲着朝阳的命门袭了过去。

  “她是我的人。”

  朝阳还没反击,萧君泽就伸手抓住了宁河的手腕,将她护在了身后。

  朝阳蹙眉,萧君泽认出她了?

  有些厌恶的蹙眉,朝阳用力握紧双手提醒自己不要慌。

  “你的人?”宁河的脸色暗沉,杀意不减。

  “既入皇宫,自然要有自己人在宫中。”萧君泽用力将宁河推了出去,摆明了要护着朝阳。

  “既然如此,那就看好你的人!”宁河深意的看了朝阳一眼,冷笑。

  萧君泽什么都没说,拉着朝阳的手,快速离开。

  看着朝阳与萧君泽离开,宁河并没有让人阻止。

  萧君泽的人?

  呵,当她是个傻子吗?

  “跟上去。”低沉着声音吩咐了一句,宁河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杀了她。

  ……

  宫墙外。

  萧君泽拉着朝阳的手腕,不肯松开。

  朝阳警惕的看着萧君泽,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认出自己。

  “朝儿。”出了宁河的暖阁,萧君泽就将人抱在了怀里,用力抱紧。

  “公子认错人了。”朝阳的脸色沉了一下,胤承的易容术堪称完美,萧君泽是如何认出她的?

  萧君泽与宁河绝对关系不简单,之前还让人杀她灭口……

  现在这般……难道是为了试探?

  “公子是何人?多谢今日救命之恩。”朝阳快速远离萧君泽,不知道他突然来南疆的用意。

  是冲着她来的,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朝儿……”萧君泽声音有些沙哑,就算是改变了容貌,他也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朝阳。

  这双眸子,不会看错。

  “公子自重!”见萧君泽触碰自己的脸颊想要寻找易容的漏洞,朝阳警惕后退。“公子,我不会将您与娘娘的事情说出去,还请放我一条生路。”

  萧君泽眼底闪过一丝失落,脸上没有任何破绽,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趁着萧君泽愣神,朝阳想要逃离。

  “嗯!”嘭的一声闷响,朝阳被萧君泽强行摔在了墙上。

  那一下,感觉五脏六腑都在镇痛。

  “还敢回去?”萧君泽蹙眉,强行将朝阳困在身前。“已经被发现了,还要回去送死?你是谁的人?为谁做事?”

  “公子又是谁?这里是南疆后宫,您似乎不是南疆人,如何能出现在后妃暖阁!”朝阳警惕的看着萧君泽,大不了鱼死网破。

  萧君泽脸色沉了一下,见朝阳不肯承认自己的身份,又不想将她弄疼,只好罢手。

  朝阳警惕的看着萧君泽,转身快速离开。

  他应该没有认出自己吧?否则……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能不灭口。

  萧君泽看着朝阳离开,一拳打在宫墙上,血液顺着指尖滴落。

  是谁指引朝阳,让她入宫招惹这个女人?

  该死……

  她到底知不知道危险,又知不知道自己已经入了别人的全套。

  “陛下,她是跟着舞姬一起入宫的,明日会在盛会上献舞。”身后,暗卫小声开口。

  “宁河已经发现了她,今夜定然会动手,保护好她。”

  “是!”

  ……

  悄然回到南苑,朝阳蹙眉躺回床上。

  因为明日一早献舞,身边的舞姬全都睡了。

  “嗖!”一声闷响。

  朝阳旋身躲过,看着扎在墙上的暗器,眼眸一凌。

  这是不放心,又来杀人灭口了?

  朝阳警惕躲

  在暗处,用湿布捂住口鼻。

  外面扔进来的烟雾有毒。

  烟雾散去,可外面依旧没人进来,之听见几声闷响。

  “咔……”

  房门被打开,一个黑衣人走了进来。

  朝阳快速出手,但被那人躲开。

  微微蹙眉,那人眼眸警惕的盯着朝阳,快速转身逃离。

  朝阳俯身从地上捡起一块令牌,那是在打斗的过程中从杀手身上掉落的。

  暗卫营……

  果然是萧君泽的人。

  手指慢慢握紧,朝阳冷笑了一声。

  萧君泽,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她死。

  ……

  南疆,皇家驿站。

  萧君泽回到住处,胸口的闷痛便开始变本加厉。

  蛊毒发作越来越频繁,他的身体也在慢慢虚弱。

  “陛下,这样下去……”暗卫担心萧君泽,这样下去他的身体会先撑不住的。

  摇了摇头,萧君泽示意暗卫动手。

  定期刮骨疗毒,他还能撑一段时间……

  “陛下,不出您所料,她的人动手了。”

  萧君泽忍着疼咬住绢布,额头满是汗珠。

  “解决了?”

  “对方还没有察觉朝阳郡主的真实身份,派去的都是些好对付的人。”暗卫点头。

  萧君泽也了然,若是那女人知道了朝阳的真实身份,怕是要将她挫骨扬灰。

  “我们查了朝阳郡主入宫的线索,与毒谷有关。”暗卫说的很隐晦,毒谷老者不谐世事自然不会参与这些阴谋权斗,南疆最难对付的,是毒谷未来的继承人,大公子扶摇。

  “护好她,如若事态无法控制,无论用什么手段,带走她。”萧君泽的眼眸暗了一下。

  他本想给朝阳自由,可外面的自由虽然满是诱惑,可却步步致命。

  在鞭长莫及之处,如若萧君泽没有自信能护住朝阳,就算是用极端的手段,他也必须把朝阳带走。

  “陛下,郡主会不会查到宁河公主的真实身份?”

  萧君泽摇了摇头。“她应该还不知道……”

  从朝阳的表现来看,她应该还不知道宁河的底细。

  “但引她入宫的人……一定别有用心。”

  而且,心思极深。

  毕竟,连朝阳这么聪明的人,居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一步步走进了别人的陷阱。

  而吸引她入陷阱的诱饵,怕是早就已经埋好。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