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88章 见识一下什么是地狱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过段时间吧,毒谷的人都已经派去各地。青鸾是南疆女中最得我外公心意的,她若是死了,你还要想好怎么跟我外公交代。”扶摇压低声音说了一句,走之前又想起了什么。“如果朝阳活下来,通过你们的考验,你要如何……”

  “我西域皇族子嗣凋零,如今选拔圣女已经难上加难,最好的血脉一个都不能放过……”

  “白狸是我西域史上最完美的圣女,她的女儿一定不会差。”

  男人似乎很自信,他的选择没有错。

  “但愿朝阳不会让你失望。”扶摇深意的说了一句,转身离开。

  “当然。”

  西域圣女未定,大业未稳,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如今西域圣女中脱颖而出活到最后的仅有圣月一人,若是朝阳能在宁河手中活下来,才有资格和圣月争夺圣女之位。

  西域圣女,在西域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如今西域皇嗣凋零,圣女便是西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甚至,可以成为西域掌控实权的唯一人。

  不过,朝阳从小没有经历过暗魅楼的严苛训练,是不是圣月的对手……还不得而知。

  但愿,她能撑的过这次的劫难。

  ……

  毒谷。

  扶摇伸手接住一只传信鸟,打开看了一眼。“一切按照计划行事。”

  “主子,那朝阳郡主那边若是撑不住……”暗卫不知道该不该出手帮忙。

  “不必……”扶摇摇了摇头。

  她若是连这次的考验都无法通过,以后的路会更难走。

  若真到了万不得已……

  他会把人带走,就这么藏在毒谷。

  外面的世界,不适合她。

  如果她能顺利通过暗魅楼的考验,那以后要面临的风雨,将会更加严酷。

  “扶摇!”

  暗卫警惕看着外面闯进来的身影,想要动手。

  “你们退下吧。”扶摇示意暗卫离开。

  暗卫犹豫了一下,还是退下。

  “陛下不好好养伤,所为何事?”扶摇依旧是招牌笑容,折扇在手中轻轻打开,嘴角微扬。

  “朝儿呢?”胤承的眼眸有些红肿,声音透着慌乱。“她在哪!”

  也许是预感,胤承心口总是微微刺痛。

  “宁河公主一心想要朝阳的命,以朝阳的性子肯定是要去探查的,这一点陛下不是很清楚吗?”

  扶摇轻轻推开胤承的手腕,笑着再次开口。“何况,与三十二城交界的可不只有南疆和大虞,还有其他可以逃离的选择您不走,却偏偏带着朝阳入了南疆……”

  从一开始,算计朝阳的就绝对不只有他一个。

  “而且,我相信陛下您比我更加心知肚明,入了南疆,朝阳要经历些什么。”

  有些事情,是朝阳的劫难,是她作为白狸的女儿必须要经历的。

  必不可免,也无法逃避。

  胤承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件事,所以……他更加知道朝阳逃不了,无论他带着朝阳去了天涯海角,都逃脱不了朝阳作为西域圣女血脉的宿命。

  “陛下既然做出了选择,那就别辜负朝阳为你的付出,乖乖留在毒谷,等待消息就好。”扶摇眯了眯眼睛,慵懒的坐在一旁的石桌上。

  胤承的双手握紧到咯咯作响……

  他知道这是朝阳的宿命,可他无法做到视若无睹。

  朝阳留在奉天的这些年已经受够了折磨,再经历太多……对她来说太不公平。

  可胤承也明白,如果不经历这些……太多人想要朝阳的命。

  西域暗魅楼就绝对容不下她。

  暗魅楼的法则便是适者生存,只有能活下来的人才有资格成为强者。

  任何想要逃离暗魅楼的人,无论是谁,只要暗魅楼想要他们的命,无人能逃脱……

  包括白狸。

  深吸了口气,胤承快速离开毒谷,往皇宫的方向赶去。

  “主人,大虞的陛下往皇宫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扶摇只知道身边的水槽已满。

  缓缓睁开双眼,手指敲打桌面。“不必干涉……”

  ……

  南疆,皇宫。

  朝阳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漆黑。

  “娘!”呼吸有些急促,嗓子灼热的厉害。

  朝阳会武功,但宁河并没有放在心上。

  朝阳没有经历过暗魅楼专业的训练,也没有经历过严苛的折磨。

  在宁河看来,没有见过真正地狱的人,受到一点点的小挫折,就会以为自己去过地狱……

  突然,不远处有火折子亮了一下。

  “人们总是习惯性的追逐着黑暗中的光……”宁河的声音有些沙哑,安稳的坐在椅子上,点燃了一旁的油灯。“以为那就是救赎。”

  油灯昏黄,足以让朝阳看清周身的一切。

  这里,应该是宁河在后宫私设的刑房。

  手腕和脚腕都已经被铁索绑住,朝阳无法动弹,但武功还在。

  “既不废我的武功,又不想让我痛快的死去,你的目的是什么?”朝阳压低声音,最想知道的……还是宁河的身份。

  朝阳几乎可以确定,真正的宁河公主怕是早就已经死了,如今眼前的这个宁河……应该是西域暗魅楼的人。

  “你这点儿武功,不值得废掉。你母亲在武功尽失以后才有了你,能教给你多少东西?”宁河不是自负,是足够自信。

  朝阳,对于宁河来说还是太稚嫩了。

  “你到底是谁?”朝阳用力扯了下铁链,很难扯断。

  “我没有自己的名字,该怎么告诉你呢?”宁河笑了,起身走到朝阳身前。“我与你母亲是双生胎,准确来说,你应该叫我小姨……”

  朝阳抬头看着宁河,呼吸一滞。

  “可惜啊,我不如你母亲那么幸运,可以正大光明的活在西域圣女的光环之下。”宁河叹了口气,捏住朝阳的下巴。“而我,只能活在黑暗中,做圣女的影子,为她杀人,双手沾满鲜血。”

  朝阳惊愕的抬头看着宁河的双眼,她脸上贴了面皮,看不清本来的容颜,可那双眼睛却充满恨意。

  “朝儿,你见过地狱吗?”宁河的声音透着心疼,伪装的亲近,但却依旧残忍。

  朝阳双手握紧,在她的记忆里,留在奉天的每一天都是地狱。

  被萧君泽伤害和折磨的每时每刻都是煎熬……

  “你没有,你根本没有见过地狱。”宁河冷笑,伸手扯住朝阳的衣领。“真正的地狱,在西域……”

  “嗯……”猛地被摔在地上,朝阳吃痛的哼了一声。

  宁河转身,看着站在角落的北柠。“动手,让我的小朝阳,见识一下什么叫地狱。”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