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90章 萧君泽带走朝阳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暖阁外。

  宁河趴在榻上,身材凹凸有致。

  暖中帐暖,昏黄的烛火,美人如斯。

  “娘娘夜深了,您早些睡吧。”婢女小心翼翼来吹灯,恭敬退了下去。

  “你听见了没,有人在惨叫?”

  “别吓人……”

  几个婢女小声嘀咕,这暖阁以前可是冷宫,可住进冷宫的人不是疯了就是死了。

  但这宁河公主不但主动搬进冷宫,居然还在这冷宫过的有声有色,陛下那边也宠溺有加……

  “呼……”突然,一个黑色身影闪过。

  婢女吓得尖叫一声,紧张的看着四周。“刚才是有人吗?”

  “别胡说!”另一个婢女吓得腿软,加快了脚步。

  ……

  暖阁内。

  宁河笑意的敲打着床榻边缘,有人沉不住气了呢。

  “南疆皇宫虽然没有奉天那般严禁,可毕竟也是皇宫,这后宫之人寂寥,阿泽一次次闯我闺房,可容易让姐姐误会哦……”宁河声音慵懒,透着浓郁的魅惑。

  “人呢?”黑暗中,一个高大的身形走了过来,直接扼住宁河的脖子,重重摔回了榻上。

  宁河的呼吸瞬间凝滞,想要反抗却被对方控制。

  不是萧君泽……

  “人呢?”胤承的耐性有限,他不想和这个女人多说废话。

  “帝辛……”宁河眼底闪过一丝惧怕,一个从地狱出来的人,连见了魔鬼都不会害怕……

  可帝辛,这个从小在奉天长大的质子,却总是让她莫名心口发颤。

  “你想让我问第三遍?”胤承的眼眸透着浓郁的低沉,手上的力道越发浓郁。

  窗外,胤承与宁河纠缠,另一个身影一闪而过。

  ……

  地下刑牢。

  血液顺着脚趾间往下滴落,朝阳身上已经伤痕累累。

  “看不出来,你挺能抗。”北柠冷笑,将朝阳指甲缝里的银针用力拔了出来。

  朝阳已经没有力气喊叫,嘴角的血迹滴落在地上。

  “看你能不能撑到明天……”北柠扬了扬嘴角,从桌上拿起一个黑色的小瓷瓶,打开以后,爬出几只黑色芝麻大小的虫子,往朝阳指尖的伤口处爬了进去。

  “嗯……”

  朝阳疼的用力挣扎,刑架上的铁链哗啦作响。

  “这种蛊虫专门啃食人的血肉,连南疆最强的将军都撑不过两个时辰。”北柠冷笑。“明日一早,我来帮你收尸……”

  “你……怕是要失望了……”朝阳眼眸暗沉,呼吸越来越弱。

  “嘴硬。”北柠不屑的转身,径直离开。

  等北柠离开,朝阳咬着牙将衣袖上的银针拔了出来,忍着疼痛将锁住她手腕的锁链打开。

  “嘭!”朝阳摔在了地上,疼的用力蜷缩。

  “咔……”地牢的门再次被人推开。

  朝阳全身警惕的握紧地上的铁链,如若被发现,只能鱼死网破……

  “朝儿!”

  闯进刑牢,萧君泽的声音透着浓郁的惊慌。

  “朝儿……”铁链冲着萧君泽的方向甩了过来,被萧君泽快速躲开。

  朝阳呼吸急促,脸色惨白如纸,全身已经被血液浸透。

  手中的刑具摔在地上,朝阳眼眸发颤的看着萧君泽。“萧君泽……”

  怎么会是他?

  “你是来杀我的……?”朝阳呼吸急促,慢慢后退。

  萧君泽惊慌的上前,将朝阳抱在怀里。“朝儿……”

  手指微微有些发颤,那一瞬间萧君泽的大脑有些空白。

  曾经,他也无数次伤害过朝阳,折磨她。可现在,他看着朝阳满身是伤体无完肤,心口像是被人狠狠扎了一刀子。

  若不是理智还在,他恨不得冲出去杀了宁河。

  “朝儿……”萧君泽心疼的不知道该怎么触碰朝阳,将人抱在怀里又怕弄到她的伤口。

  眼眶开始泛红,萧君泽的眸子被怒意充斥。

  起身将朝阳横抱在怀里,气压低沉的往外走。

  “皇宫禁地,来者何人?”

  刑牢外通着暖阁的温泉后花园。

  从假山的山洞走了出来,萧君泽冷着眸子看着拦在外面的北柠。“不想死就滚!”

  “陛下,此乃南疆皇宫,您夜闯后宫禁地还想带走娘娘的人,是不是应该给个说法?”北柠这才看清了对方的身份,心口一颤,还是冷着气压开口。

  萧君泽根本没有理会北柠,径直离开。

  “陛下!这个女人您不能带走,得罪了。”北柠眼眸一沉,示意暗处的暗卫动手。

  数十个暗卫冲着萧君泽的方向袭了过来。

  萧君泽的眸子里透着寒光,眉宇间的杀意浓郁到极致。

  几个暗卫心口一颤,剑锋微偏。

  朝阳被萧君泽闪躲时触碰了伤口,疼的轻哼了一声。

  半昏迷中,朝阳并没有完全丧失意识。

  北柠放在她血肉中的不是毒蛊,但那虫子只要在血肉中就能让人生不如死的疼痛。

  有些看不懂萧君泽了,他是在做戏吗?

  还是说……突然改变了主意不想让自己死的这么痛快了?

  听到怀中人轻哼疼痛,萧君泽倒吸一口凉气。“朝儿,等我一下。”

  小心翼翼的将朝阳放在角落,萧君泽一脚踹起地上的长剑,寒光闪过。

  暗卫警惕的后退,谁都不敢轻易再对萧君泽动手。

  “处理干净,别弄出动静。”扔了手中的剑,萧君泽看着落在他身后的暗卫。“斩草除根。”

  ……

  暖阁。

  胤承从暖阁闯了出来,四处寻找朝阳的身影。

  “你来晚了,人我已经杀了。”宁河冷声开口,捂着脖子慢慢从床榻上站了起来,眼眸透着冷冽的光。

  胤承一脚踹开暖阁的暗门,被迎面而来的血腥气刺痛了心口。

  手指有些发颤,双脚发麻像是不敢迈出第一步。

  若是里面的场景让胤承无法接受,他该怎么面对朝阳……

  明知道朝阳一定要经历这些,可还是会忍不住……起了杀心。

  “帝辛,你乃堂堂大虞皇帝,却为了一个女人如此莽撞横冲直撞他国后宫,若是南疆王知道了,定然也饶不了你。”宁河握紧双手,想要和胤承动手。

  “娘娘……”

  刑牢中,是北柠的声音。

  宁河心口一慌,快速跑进密室,就看见北柠受了伤,满身是血摔在地上。“谁伤了你?人呢?”

  “萧君泽……”

  带走朝阳的人是萧君泽。

  ……

  胤承走进刑牢,看着满地的血迹与刑具,手指与牙关都在打颤。

  “宁河公主……朝阳是我的人。”深意的说了一句,胤承快步从密道离开后宫。

  他要尽快找到朝阳,她现在一定很痛苦……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