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91章 宁河白狸与木景炎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宁河眼眸深沉的握紧双手,偏偏对方是帝辛,她不能动手。

  “公主……”北柠捂着伤口,呼吸有些急促。“他是……”

  宁河的武功不在白狸之下,若是常人敢这般嚣张早就被宁河拧断脖子。

  可这个男人……

  气压比萧君泽还要可怕。

  “大虞的皇帝,帝辛。”宁河深吸了口气,手指握紧到发颤。“没有这个人,我活不到今天。”

  北柠惊愕了许久,眼底闪过一丝心疼。“娘娘……是我的错,让萧君泽带走了朝阳。”

  “无妨,本来……我也没想要她的命。”宁河眼眸沉了一下,转身走出刑牢。

  朝阳是木景炎要保护的人,她……就算是再恨,也不能真的杀了她。

  “好好养伤。”宁河压低声音说了一句,自顾关上房门。

  北柠担心的想要说些什么,抬起的手慢慢落下,转身蜷缩在暖阁外的角落里,守着宁河。

  她担心,那个大虞的皇帝若是找不到朝阳,会不会回来伤害宁河。

  暖阁内。

  宁河伸手接下自己脸上的面皮,手指轻轻触碰那道疤痕。

  当年,她与白狸是所有圣婴中为数不多的双生胎。为了选拔圣女,所有的圣婴在出生之后都要被扔进试炼场。

  那才是真正的地狱。

  及笄之前,所有人都要接受最严苛的训练,互相残杀。

  血缘,有时候真的是无法说的默契。

  她与白狸,也在众多圣婴之中脱颖而出,一路拼杀到了最后。

  那时候,白狸很护着她,无论什么事情都要冲在前面,保护她,让着她。

  她已经习惯了被姐姐保护的滋味,以为白狸给她的,就是理所应当的……

  直到后来,所有圣婴拼杀到了最后,只剩下了她和白狸两人。

  以暗魅楼的规矩,圣女只有一个,也只能留下一个。

  阁主让她们两人互相残杀,可她们……谁都下不去手。

  “小一,杀了我。”

  圣婴没有名字,也不配拥有名字。

  可小一这个称呼是白狸给的……

  她说,小一,你是我唯一的亲人。

  是这个世界上另外一个我,我们就像是彼此的影子,永远都不能分离。

  她们团结在一起,杀了那些训练她们的人,想要逃出地狱,逃出牢笼。

  那是第一次,她们两人从地下试炼场逃了出来……

  第一次见到阳光,第一次见到蓝天白云。

  “小一……”白狸兴奋的喊着,环顾四周。“我们逃出来了!”

  可那时候的她们不懂,那不过是从一个试炼场,逃到了另外一个试炼场。

  从十七层地狱,闯进了十八层地狱而已。

  “身为圣女,要断情绝爱,既然你们都想让对方活下去,那就喝了这碗忘情水。”

  “从此以后,你们两人之中,只能有一人‘活’着,另一人必须做对方的影子,为对方杀人,活在对方的一切光环之下。”

  独自舔舐伤口。

  ……

  坐在黑暗中,宁河触碰自己疤痕的手指有些冰冷。

  忘情水,断情绝爱?

  不过是暗魅楼用来骗人的把戏而已。

  人有七情六欲,谁又能真正做到断情绝爱?

  她做不到,白狸同样做不到!

  只是,白狸比她的心更狠罢了。

  “姐姐,你死了,你的女儿就要替你承受一切……”宁河的眼眸透着恨意,双手握紧到掌心出血,暗红的血液顺着指缝涌出,触目惊心。

  宁河恨白狸……

  她不是恨自己身为影子只能活在她的光环之下。

  她只是恨白狸骗她,从始至终一直都在骗她!

  白狸,确实是暗魅楼最优秀的圣女。

  她当之无愧!

  因为不需要忘情水,她天生就是断情绝爱之人。

  什么亲情,友情,爱情……

  在她眼中不过都是利益的跳板!

  曾经,白狸保护她也是为了自己能更好的活下去,让那些圣婴的注意力不集中在她自己一个人身上。

  那时候白狸就清楚,她们互相残杀,暗魅楼背后的眼睛时时刻刻都在盯着她们。

  所以,她要出彩,却不能太过出彩。

  怪只怪自己太傻,以为这个好姐姐真的处处都在让着自己……

  可无形中,好姐姐的保护只是慢性毒药,温水煮青蛙,让她慢慢放松了警惕,放弃了抵抗而已!

  要说狠,还是白狸最狠啊……

  这样的女人,又能生出怎样的女儿!

  若不是因为木景炎,她绝对不会让朝阳活着!

  明明,当年在西域救了木景炎的人是她……

  明明与木景炎在情花谷的人也是她……

  只因为

  她是影子,就要眼睁睁的看着木景炎,一生都在为了白狸而奔波追逐!

  甚至……

  为了白狸而死。

  不,确切的说……木景炎死在白狸手里。

  “嘭!”宁河全身发颤的将桌上的物件全都摔在地上。

  每当想到木景炎,宁河的心脏就像是中了剧毒一般,生疼的厉害。

  “白狸!”这些年,她靠着对白狸的恨意活着。

  可为什么,朝阳偏偏是木景炎的女儿!

  为什么……

  ……

  殿外,北柠被里面的响声惊醒,猛地站了起来。

  双手握紧到发抖,北柠眼眶泛红的守护在窗外,并没有推门进去。

  朝阳被带走也是她故意而为之,因为北柠知道……朝阳是木景炎的女儿,就算是宁河再恨白狸,都不会真的要了朝阳的命。

  留着也不过是互相折磨。

  ……

  暖阁。

  将所有的摆件都摔在地上,宁河从床榻的暗格里拿出一封书信。

  带着血的手指微微有些发颤,宁河紧张的赶紧在身上擦了擦,生怕将那张书信弄脏。

  “一切恩怨始于你我,终于你我。与白狸无关,与她腹中孩子无关。此生虽负你,来世偿还。

  木景炎”

  木景炎……

  宁河呼吸灼热的拿着那封书信,身体慢慢蜷缩在角落里,抱着自己哭的像个孩子。

  果然,情劫才是她和白狸这辈子最大的劫难。

  “朝阳……”

  这个名字,一听便是木景炎取的。

  因为他曾对白狸说过,我替你驱散黑暗,带你迎接光明……

  到底是上辈子积攒了多少的好运气,才会让白狸一个人占尽了光华,受尽了宠溺,完全得到那个男人的心。

  “木景炎,我未曾食,也不曾要你女儿的性命,可你知道吗?如今她所经历的一切,都不是地狱,真正的地狱,是情劫……”

  但愿朝阳像她母亲那般心如磐石,断情绝爱,否则……又怎么可能真正一生顺遂。

  “木景炎……”

  宁河无力的依靠在角落里,抬起手指看着指缝间透过的微光。“景炎……”

  “阿炎……”

  苦涩的笑了一声,宁河声音渐渐无力。“下辈子也不需要你偿还,这辈子更没想过要和你在一起,我只是个见不得光的影子,一生都要替白狸活着,我太脏……”

  而木景炎,太美好。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