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97章 阿雅是萧君泽的女儿?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请求先生,救我奉天陛下……”木怀臣恭敬跪地,双手作揖。

  老者蹙了蹙眉,明显有些诧异。“你……竟不是为了自己而来?”

  木怀臣垂眸,摇了摇头。“求先生救我家陛下……”

  老爷脸色沉了一下,看了萧君泽一眼,明显是中了毒蛊,而且……一箭穿心。“此人身体以凉,药石无医,何必浪费一次机会。”

  曾经,毒谷老者在西丘白岭的药谷见过木怀臣。

  药谷有奇药,木怀臣便是去寻药材的。

  那时候,他因大意不小心跌落山谷,断了一条腿,是木怀臣因机缘巧合救了他,并且让影卫帮他上峭壁采药。

  他欠了木怀臣一个人情,也看出木怀臣身患重疾。

  他给了木怀臣一个机会,让他在二十八岁之前入毒谷,他可尽全力帮他逆天改命,除去病根。

  可机会,只有一次。

  他们毒谷也是有规矩的。

  木怀臣天生身子骨弱,他的病乃是天疾,本活不过二十八岁,如今日子越来越近,他算到木怀臣要来,却没想到他会为奉天的皇帝求药。

  “先生,求您救救陛下。”听闻南疆毒谷老者有起死回生之力,木怀臣跪地磕头,声音急迫中透着恳求。

  奉天如今新旧交替,朝中一片混乱,各方势力蠢蠢欲动,多是狼子野心之人。

  若是萧君泽出了事……

  整个奉天就乱了。

  “你知道我毒谷的规矩。”老者声音低沉。

  木怀臣重重磕头,额头已经磕破。“晚辈知道,当初先生给了晚辈一次续命的机会,晚辈愿意拿出来,恳求先生救救我们陛下。”

  老者摇了摇头。“那你便会死。”

  这是在用命,换命。

  可惜,毒谷的规矩不能破。

  他也没有办法。

  “先生……”

  “我毒谷不救他国皇室之人,你回吧。”老者转身,关闭房门。

  “先生!先生求求您……”木怀臣跪在地上,惊慌的上前,不停的磕头。“先生,求求您……”

  萧君泽不能死……

  他与萧君泽从小一起长大,他不仅仅是太子伴读,更是萧君泽唯一信任的玩伴和兄弟。

  即使君臣有别,他依旧不能眼睁睁看着萧君泽死去。

  “先生……”

  “我师父说了,不救他国皇室。”阿雅从朝阳处回来,奶声奶气,蹙眉开口。

  “先生……”木怀臣的声音透着浓郁的恳求,再晚一点……萧君泽就真的无救了。

  阿雅盯着木怀臣瞅了一会儿,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萧君泽。

  歪着脑袋看了一会儿,阿雅小脸一沉,跑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一看见萧君泽,她就想跑。

  阿雅是在毒谷长大的,扶摇很臭屁,但是扶摇对她很好。

  毒谷老者性子古怪,但也将她捧在手心里宠着。

  阿雅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别人都有爹娘,她没有。

  扶摇的母亲,漱玉皇后死的时候,给了阿雅一副画像,说那是阿雅的娘亲留下的,上面就是阿雅最亲的人,总有一天,他会来接阿雅回家。

  阿雅日日盼着,盼了很多年,也盼了很多天。

  总也没盼到那人来。

  可今日,阿雅见地上那个半死不活的人,突然害怕了……

  他和画上的人,好像。

  ……

  毒谷后院。

  阿雅害怕了,扶摇不在,她不知道要躲去哪里。

  推开朝阳房间的门,阿雅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换了药,朝阳早就已经没有了困意,见一个幼小奶萌的身影跑进房间,钻到她的床头边,朝阳下意识笑了一下。

  “小家伙,你藏在这里做什么?”

  阿雅没有说话,但朝阳却听见了抽泣声。

  朝阳楞了一下,紧张的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阿雅?”

  拖着沉重的身体,朝阳忍疼走到床边。

  月光冷白,照在那张奶萌可爱的小脸上。

  “怎么……”朝阳有些不解,不知道谁欺负了孩子,怎么哭成了这样。“谁欺负你了?扶摇?”

  “有个人,求师父救一个死人。那死人……像阿雅要等的人。”阿雅小心翼翼的从衣服里掏出一副刺绣,打开让朝阳看。

  映着月光和微弱的烛火,朝阳的呼吸瞬间凝滞。

  那幅画,是魅绣所刺。

  当然,不只是魅绣的刺绣技艺让朝阳惊愕,上面的人……

  分明就是看起来稚嫩些的萧君泽。

  “阿雅……你几岁了?”

  “师父说,我比一般孩子个子要高,我今年五岁半。”阿雅抽泣着开口。

  “五岁半……”朝阳算了算时间,萧君泽束发之年……

  在奉天,太子束发之年皇帝会赏赐他

  第一个女人,也叫床伴。

  朝阳记得很清楚,那年萧君泽是在避暑山庄行冠礼,与陛下赏赐之人行房。

  先帝对萧君泽还算用心,床伴也是从避暑山庄挑选。

  床伴不是选妃,只需侍奉,若是太子喜欢便留在身边当侍奉丫头,若是太子不喜欢,那便继续留在山庄劳作。

  那一年,朝阳还只是个懵懂无知的少女,她不知道什么叫束发,更不懂什么是奉天的冠礼。

  山庄的嬷嬷告诉她,冠礼就代表着太子长大了,成人了,可以和女人在一起做些亲密的事情了……

  那时候的朝阳心里是有萧君泽的,她爱慕着那个心地善良的太子,嫉妒的不想让他与任何女人过于亲密。

  可她没有任何办法阻止,只能一个人躲在后山哭了一夜。

  后来,听说萧君泽没有带走那个婢女,那个婢女也在萧君泽冠礼后,彻底从避暑山庄消失。

  山庄有传,说那婢女没有按照规定服下避子汤,想借着这次的宠幸怀上太子的孩子,飞上枝头。

  也有人说那女人惹怒了宫里人,偷偷有了孩子,让人秘密处理了。

  传虽是空穴来风,朝阳早些时候是不信的……

  可现在,一个五岁多的小女孩就在自己眼前,连朝阳都开始怀疑了。

  “可有人告诉你,这画中之人是你什么人?”朝阳声音紧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关心这些。

  阿雅是谁的孩子,是不是萧君泽的孩子,和她有什么关系?

  “家人。”阿雅低头。

  摸了摸魅绣留下的暗纹,朝阳捂着伤口后退了一步,深吸了口气。

  阿雅,居然是奉天的公主。

  还是萧君泽的女儿……

  那暗纹表达的是,君泽,将我的女儿带回家。

  可是不应该啊……

  魅绣是西域三绝之一,母亲白狸已经死了,无人还知晓魅绣的绣技。

  如若阿雅真的是萧君泽的女儿,她的母亲根本不可能会这刺绣。

  “他要死了,他在药芦。”阿雅哭着指了指画上的人,她不会看错的。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