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03章 朝阳又捡到萧君泽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扶摇幽怨的缠着老者,摇晃着老者的胳膊。

  与在外人眼中的冷漠不同,老者对扶摇这个外孙还是极其宠溺的。

  嗔怒的拍了下扶摇的额头,小声苛责。“哪里有大公子的样子,当年你舅舅在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名满天下,你倒好……”

  “外公……”扶摇就知道他外公要拿他和舅舅比。“外公,您就答应孙儿好不好?”

  “迟了,我已经收她为徒,她自愿留在毒谷三年。这三年的时间,你若有本事,那就自己去追。”老者扬了扬嘴角,转身离开。

  年轻人的天下,他不掺和喽。

  扶摇惊愕的站在原地,第一反应……他外公居然收徒了?

  自从舅舅死后,外公就一直闭关不出,从不出谷。

  将阿雅留在毒谷也不过是看在……

  居然收朝阳为徒?这倒是让扶摇异常惊愕。

  成了毒谷老者的徒弟,朝阳应该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毒谷三千毒卫,三百暗杀,三十南疆女都将听命于朝阳,见老者首徒,如见老者。

  饶有深意的眯了眯眼睛,他倒是真的没有小瞧朝阳。

  这个女人,确实处处让人惊喜。

  只是,还是有些可惜……

  他早就知晓萧君泽会被追杀,也早就知道木怀臣一定会带着萧君泽前来。

  就算是阿雅不告诉朝阳,他也会想办法让朝阳知道萧君泽来毒谷的消息。

  他一方面想看看朝阳怎么做,救还是不救萧君泽。

  另一方面,他让老者跟朝阳提一个条件,让她嫁给自己为妻,留在南疆……

  可惜,老者并没有同意。

  不过也好,终究老者还是将朝阳留在毒谷三年。

  这三年,他也好近水楼台先得月。

  得意的扬了扬嘴角,扶摇又是一副孔雀开屏的架势。

  ……

  后山,脚下。

  “阿雅,你看看这是什么。”朝阳将手中编织的蚂蚱放在阿雅眼前。“别不开心了,扶摇跑得快,不然姐姐一定把画像给你抢回来。”

  阿雅惊喜的看着那只蚂蚱。“扶摇会编,但他坏,姐姐也会,真厉害。”

  孩子总是单纯的,有些新鲜玩意儿就暂时忘记了悲伤。

  朝阳笑了一下,她只是过目不忘……

  扶摇编过一次,她便记住了。

  “姐姐,你看上面的那朵花,那叫长生草,毒谷人杰地灵,开花的长生草只有毒谷后山才有。”作为回报,阿雅给朝阳只了长生花。“吃了那花,姐姐的伤会好的快一些。”

  朝阳惊喜的看着那开花的长生草,她在医绝的百草篇目中看到过这种开花的长生草,是治疗外伤顶级的好药。

  “姐姐小心,会有毒蛇。”

  大自然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的,名贵珍稀的草药附近都有毒蛇虫蚁。

  朝阳旋身上了峭壁,用榔头一点点往上爬。

  那峭壁太滑,没有落脚点,朝阳好不容易抓到那花,却脚下一空,只能坠落。

  “姐姐!”

  见朝阳掉落深坑,阿雅紧张的喊了一声。

  “阿雅,我没事……”朝阳吃痛的揉了揉胳膊,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

  低头看了眼身下,朝阳吓得立马站了起来。

  她掉落深坑居然砸到了人?

  仔细看了一眼,朝阳惊愕的瞪大眼睛……

  萧君泽。

  心口突然一紧,朝阳惊慌的将萧君泽扶了起来。

  萧君泽身上穿的是木怀臣的衣服,这说明……木怀臣穿了萧君泽的衣服引开了杀手。

  “哥哥……”朝阳有些担心木怀臣。

  本想将萧君泽仍在深坑自生自灭,可朝阳起身寻找出路,却发现没有地方可以上去。“阿雅,我受伤没有力气爬上去,我去其他地方找出路,你千万不要告诉扶摇我掉在深坑,好吗?”

  朝阳紧张的握紧双手,她不信任扶摇。

  那些刺杀萧君泽的杀手能入毒谷,和扶摇脱不了干系。

  侧目看了萧君泽那张没有血色的脸,朝阳咬了咬唇角。

  木怀臣拼死救他,就这么让他死了,对不起哥哥……

  “我是为了哥哥才救你。”朝阳小声说了一句,摸了摸萧君泽的额头,果然发烧了。

  看了眼手中还紧紧抓着的长生花,朝阳一脸惋惜。“可惜了,好东西都赏给你了。”

  真不知道萧君泽是什么运气,次次快死都能遇见自己。

  叹了口气,朝阳想……这大概就是她母亲所说的劫吧。

  将萧君泽拖到了相对安全的地方,朝阳找地方生火,将药碾碎,敷在萧君泽的伤口,然后去山洞深处滴水的地方找水源。

  “木怀臣……别死……”

  “母后,别离开我……”

  “朝儿……”

  萧君泽在昏迷中挣

  扎,他梦到了所有他在乎却离他而去的人。

  “朝儿……”

  “母后……母后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抛下泽儿,母后……”

  “母后,泽儿会听话,不要跟他走……”

  “母后,为什么你要跟他走,丢下泽儿……”

  朝阳用树叶接水,回来的时候听见萧君泽在说胡话。

  小声听了一会儿,朝阳极不情愿的将水放在萧君泽嘴边,小心翼翼的滋润他已经干裂到出血的唇瓣。

  “朝儿……”

  萧君泽在昏迷中喊了朝阳的名字,水倒的有点多,萧君泽差点把昏迷中的自己呛死。

  朝阳愣了一下,赶紧拍着萧君泽的后背。“报应……”

  朝阳相信因果报应,这就是萧君泽以前伤害她的报应。

  眼眸沉了一下,朝阳转身不去理会萧君泽。

  本以为自己已经释然,可原来……有些伤痛根本无法释怀。

  “朝儿……”萧君泽痛苦的蜷缩起身体,挣扎的喊着朝阳的名字。

  朝阳这才发现萧君泽的脑后全是血迹。

  方才拖他的时候没有发现。

  倒吸一口凉气,朝阳起身看着深坑顶。

  难道萧君泽也是从上面摔下来的?

  还摔倒了脑袋?

  其实,是朝阳砸在萧君泽身上的时候发生了二次碰撞……

  朝阳紧张的试探萧君泽的脉搏,查看伤势。

  这人……真是命大。

  “朝儿……”萧君泽紧紧的抱着身边的温暖,不肯松开。

  朝阳扬手想要打萧君泽,可他现在的情况,一巴掌都可能要了他的命。

  “奉天陛下,得罪了……我也是为了救你命。”萧君泽的发丝凌乱,朝阳根本看不到伤口,无奈之下只能……剃发。

  要是萧君泽醒来发现自己的脑袋成了光头,会不会杀了自己?

  莫名,朝阳心情好了些许。

  从身后掏出匕首,朝阳轻轻隔断萧君泽伤口处的长发。

  萧君泽昏迷中居然异常的配合,紧紧的抱着朝阳不肯松手。

  “朝儿,我错了……”

  朝阳剔着头发的手顿了一下,眼眸没有情绪变化,继续动刀。

  小心翼翼的处理着脑门上的伤口,朝阳倒吸一口凉气。

  她若是没有采药,没有发现萧君泽。

  他在这深坑绝对活不过今晚。

  “朝儿,痛……”

  不知道是不是碰到了萧君泽的伤口,他无力的睁开眼睛,眸子却诡异的澄澈。“朝儿……”

  朝阳心口一颤,紧张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这样都能醒?她剃光了萧君泽的头发……以萧君泽的脾性,会不会生气杀了自己?

  要知道,帝王是很在意自己头发的,长发代表长生……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