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17章 相互之间互相利用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来接你离开。”朝阳的视线很平静,说话声音也没有多少情绪变化。

  可周身的气压却已经和以往不同。

  她在乎的人,渴望的温暖……都已经被别人一点点的踩碎,毁掉……

  她想要的自由,永远都无法真正得到。

  如果她的自由是建立在这些人的牺牲上,那她……宁愿永困地狱。

  以前,是她太幼稚了,一心只想着逃。

  她就像是被人抓着风筝线的风筝,哪怕飞的再远,都不会真正的自由。

  她要除掉沈清洲,除掉一切隐患,将所有会对她动手的人,赶尽杀绝……

  小时候,白狸经常教她,斩草要除根,否则春风吹还生……

  一直到离开奉天之前她都不明白,为什么要做到那般残忍。

  如今,她明白了……

  她在乎的人还在,不除掉那些隐患,她无法自由。

  “朝儿……”萧君泽紧张的看着朝阳,她……接他离开。

  “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朝阳低头看着萧君泽,将拿来的盒子打开。

  “我……是,皇帝!”萧君泽眼睛灼灼的看着朝阳。“我,很厉害哦……”

  朝阳无奈的笑了一下,还记得自己是皇帝。“现在开始,你要想活下去,不许让任何人知道你的身份,知道吗?”

  萧君泽一脸茫然但还是点头。“朝儿说的,我都听……”

  “我帮你易容,带你出谷,从现在开始,你跟着我……”朝阳要带着萧君泽,她要护他,然后让他回到奉天。

  他要让萧君泽和沈清洲……势均力敌。

  “好!”萧君泽用力点头,紧紧的抱着朝阳。

  朝阳眼眸沉了一下,在萧君泽的手腕上扎了一针。“我再警告你一次,不想死,就离我远一点,对我客气点!”

  萧君泽瞬间疼的眼泪汪汪,眼眶红肿的厉害。

  朝阳不知道扎了他什么穴位,手麻无力。“朝儿!手坏了,呜呜……”

  “一个时辰就好了,不许哭!”朝阳冷声呵斥,在萧君泽的脸上动用易容术。

  白狸教的易容术,只有胤承能识破。

  胤承已经离开毒谷,就算是扶摇也不会看出破绽。

  “呜呜……”萧君泽忍着,还想哭。

  朝阳瞪了萧君泽一眼,起身先从坑洞爬了出去。“上来。”

  萧君泽抬头看了眼伸手的朝阳,心口微微有些发涩。

  如若朝阳真的恨他,这个时候不应该杀他灭口吗?

  “朝儿,我害怕……”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萧君泽一脸不敢爬的样子。

  “怕什么怕,那把扔在这里饿死好了!”朝阳有些没耐性。

  萧君泽鼓了鼓腮,见好就收。

  朝阳蹙了蹙眉,见萧君泽真的爬不上来才伸手拉了他一把。

  她现在……是要利用萧君泽对付沈清洲的,那么萧君泽就是她最重要的棋子,这颗棋子,她必须要物尽其用。

  深意的看了眼极其狼狈爬出来的萧君泽,朝阳别开视线。

  是他……先利用自己的。

  “走吧。”她要带萧君泽去山下,老者不会同意外人住在毒谷,哪怕是个傻子。

  把萧君泽安置在山下,她也好掌控一些。

  “朝儿,我们要去哪。”萧君泽紧张的抱着朝阳的胳膊,不肯松开。

  “去山下。”朝阳甩了甩胳膊,没有把萧君泽甩开,雨大地滑,她也没有强行把人推开。

  “朝儿,我害怕……”萧君泽说,他害怕夜晚一个人入睡。

  “习惯了就好了……”朝阳讽刺的笑了一声,害怕一个人入睡?当初把她伤成那个,还不是扭头就走……

  连新婚夜也是她一个人度过。

  “朝儿,别走。”

  山脚下茅屋,萧君泽苦苦哀求。

  朝阳是不可能留下的,想都不用想。

  “把这些药喝了,换上这些衣服。”朝阳给萧君泽准备了南疆农家的衣服,他现在狼狈的样子也不会有人联想到奉天的皇帝。“不管任何人问你都不许和他们说话,装哑巴听懂了吗?”

  “哑巴?”萧君泽捂住嘴,快速点头。

  “若是让我发现你没有好好听话,我就不会再来看你了。”朝阳威胁。

  “我不会的,不会的。”萧君泽快速摇头。

  “好好待在这,不许乱跑。”朝阳交代了几句,将萧君泽关在门内,犹豫了一下,还是锁上了屋门。

  萧君泽还在拍门,想让朝阳留下,可朝阳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径直离开。

  “姑娘,是陛下让我留在您身边,以后任何事情您吩咐便是。”身后,胤承留下的影卫跟了上来,恭敬开口。

  “看好他,不许这个傻子离开,但不要过多干预。”朝阳冷眸说了一句,再次开口。“替我联络奉天的兵部工部两位侍郎,将这个交给他们。”

  朝阳

  将萧君泽身上拿走的玉佩,放在了影卫手中。

  如今奉天已经是沈清洲的囊中之物,她要开始替萧君泽谋划了……

  在萧君泽回到奉天之前,她要将一切道路都提前铺好。

  ……

  茅屋内。

  萧君泽晃了晃房门,在门缝中看着朝阳和影卫离开。

  垂眸坐在地上,萧君泽头晕的厉害。

  朝阳……应该已经知道木怀成出事的消息了。

  她,终于决定要对沈清洲下手了吗?

  抬手捂着双眼,萧君泽内心有些矛盾。

  他和朝阳……如今只能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了吗?

  萧君泽知道,朝阳想要利用他回到奉天,与沈清洲为敌。

  他也在利用朝阳……帮他铺路。

  “陛下,木怀成将军已经安置好了……”窗外,暗卫小声开口。“您要不要跟属下离开?”

  萧君泽沉默了很久,声音沙哑。“不必了,让木怀成务必不要露面。”

  “若是木怀成将军……”若是木怀成知道朝阳为了替他报仇而算计沈清洲,会不会担心。

  “就算木怀成没有出事,朝阳与沈清洲为敌也是迟早的事情……”他不过是……没有办法。

  他让木怀成假死离开,是救木怀成。

  是为木家……留住这条血脉。

  木怀臣生死未卜,他不能让木怀成再出事了。

  就算将来朝阳知道木怀成没死,不理解他,恨他……他也只能这么做了。

  大虞的皇帝算计一切,引起边关战事,太多人虎视眈眈,都想要木怀成的命。

  只有木怀成死了,边关才能大乱。

  他不能再失去木怀成了……

  垂眸沉默了很久,萧君泽很想带走朝阳,告诉她……胤承也在骗你,他也在利用你。

  你身边所有的人都想骗你……

  可他不能,朝阳还向往着阳光,不能打破她全部的希望。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