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21章 萧君泽拼命救朝阳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朝阳踏进蛊村,整个村落凄凉的厉害。

  四周店铺无一开门,整个街道人迹罕见。

  几个路过的樵夫猎人都要拉紧担子,快走几步。

  “姑娘,不能进,这蛊村不是好地方,走吧。”有个心善的老人,拦住朝阳,不让他进蛊村。

  “爷爷,这蛊村为什么这般荒凉?”

  蛊村离毒谷这么近,如果蛊村的人犯了毒谷的禁忌肯定是要被清理门户的,为什么还敢如此猖狂。

  “这蛊村有人拿活人练蛊,三年前冥顽不灵被毒谷老者斩草除根,这会儿……闹鬼。”老者小声开口,看了看天色。“快走吧,别进去。”

  朝阳点了点头,还是进了蛊村。

  她不信鬼神,萧君泽身上有她留下的追踪粉,她手中的蛊虫能感应,他确实就在这个方向。

  一路追到破庙外,几个村民正在谈价格。“这虽然是个傻子,好歹是个活人,说好了活人十两银子一两都不能少,否则我就去毒谷老者那告你们,说你们是蛊村余孽,拿活人练蛊!”

  两个穿着白衣带着头蓬遮帽的男人冷眸看着几个村民,将钱拿了出来。

  几个村民掂量了一下,冷笑。“早点拿出来不就好了?”

  说完,转身要走。

  两个白衣人互相看了一眼,冷笑,手中放出两只小虫,小虫飞了起来,落在两个村民的耳朵里,慢慢钻了进去。

  朝阳蹙眉,她跟随老者学习控蛊之术,已经能基本确认那是毒蛊中的阴蛊。

  蛊虫分为两类,一类可以为医者所用,帮医者治病救人,称为益蛊。

  另一种就是专门阴毒害人的阴蛊,视为狠毒之术,要慎之又慎。

  “那傻子居然值十两银子,嘿……”

  “这傻子不知道还手,还死死的护着怀里的东西。还以为什么值钱的东西,一个破布包,呸!”

  几个村民从朝阳躲藏的树下经过,将一个脏兮兮的锦囊扔在了地上。

  朝阳原本想出手救这几个村民,可看清地上的锦囊后,眼眸瞬间暗沉。

  人性分善恶,因果自有循环,她何必多管闲事。

  一切都是他们咎由自取。

  如果他们不起歹心,这几个练蛊之人就伤不了他们。

  跳下树干,朝阳将锦囊捡了起来,往破庙走去。

  “什么人!”

  朝阳刚走进破庙,白衣控蛊之人就冲朝阳袭了过来。

  旋身闪过,朝阳被破庙中的景象震惊。

  这破庙与外面的荒凉简直判若两个世界……

  庙中供奉的是南疆的苗疆女神像,蛇尾人身,手中拖着练蛊盅。

  神像下供奉着琳琅满目的贡品,烟火旺盛。

  “方才几个村民送来的傻子是我的人,还来。”朝阳伸手要人,眉宇间的杀意极重。

  他们最好好没有对萧君泽下手,否则……她会替老者清理门户。

  “杀了她。”另一个白衣人说了一句,转身走到神像后,走进密室。

  朝阳一脚踹开身边的人,躲过他的毒针。

  那人一看朝阳难以对付,就扔出阴蛊对付朝阳。

  可那些阴蛊却不敢近朝阳的身。

  “你是毒谷的人……”那人惊慌开口,只有身上有毒谷蛊王的人,才能让阴蛊不敢近身。

  “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朝阳抬手扼住那人的脖子,用力扔在了神像上,把人打晕。

  走进密室,朝阳警惕的看着四周。

  密室的环境阴暗,空气中弥漫着腐烂的臭气。

  走了几步,朝阳捂着口鼻差点作呕。

  硕大的血池中满是黑色的蛊虫,而血池正中被铁链紧紧缠绕着一个看起来十多岁的少年,那少年满身血污,身上还有蛊虫攀爬,异常诡异可怖。

  而被抓来和卖来的其他人都被关在了铁笼里。

  朝阳听老者讲过,这是古法中最阴毒的一种练蛊方式,在孩童还未满周岁的时候就将他困在血池中,被血气浸染,让他与蛊虫共生,融为一体。

  成功炼制成蛊人的孩童要从周岁一直被折磨到十几岁的年纪,只有长时间的蛊人共生,才能让人和蛊虫彻底融合。

  一旦蛊人成功炼制,这意味着他的周身连头发丝都带着攻击性和嗜血性,无人能近身。

  他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身体和毒性,根骨也比普通人要更诡异可怕。

  “既然已经被你发现了,那我就不能让你活着离开了。”身后,大铁门重重坠落。

  “娘子!”傻子惊慌的喊着朝阳,满身满脸都是被打的血迹。

  朝阳在铁笼中一眼就看到了头发板寸的萧君泽,那个发型格外显眼。

  确定萧君泽无事,朝阳松了口气。

  这个傻子……

  别人卖了他,他可能还在帮对方数钱呢。

  真不知道曾经精明善于算计的萧君泽,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

  “你拿活人练蛊,还拿这些人做食饵来喂养这个蛊人,你们简直丧心病狂,毫无人性!”朝阳握紧手指,声音透着杀意。

  “你是毒谷的人?”那人冷笑,将遮帽摘了下来。“练蛊本就是阴毒的事情,不牺牲少数人,如何拯救更多人?”

  “疯子……”朝阳警惕后退,仔细看着四周。

  “既然是毒谷的人,那我就更不能留你了……你说我炼蛊人残忍,你以为毒谷老者是凭借着什么一统南疆武林?我的师父与老者是同门师兄弟,他害死同门,对我们赶尽杀绝,你如今却站在这里谴责我们?”

  朝阳不知这些人与毒谷之间的恩怨,大概也能猜到,他们在毒谷脚下的蛊村炼制蛊人,这是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这蛊人若是成熟,他们是打算用这蛊人对付毒谷……

  也就是对付她的师父,毒谷老者。

  “我只想带走我的人。”朝阳指着萧君泽。

  “你们一起留下吧。”那人笑了一声,示意身边的人动手。

  “娘子小心!”萧君泽惊慌的用力晃动铁笼,想要出去。

  那铁笼被铁链拴住,萧君泽只想救朝阳,暗下用力就将铁链挣断。

  笼子里的人一个个都惊慌的跑了出去,密室一片混乱。

  朝阳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将一人踹进血池,很快,血池中的蛊虫就将那人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下。

  “娘子!”萧君泽惊慌的跑了过来,从背后紧紧护住朝阳。

  “你!”朝阳呼吸一滞,后背一阵刺痛。

  白衣人手中的剑刺穿了萧君泽的肩膀,连朝阳的后背一同刺伤。

  “嘭!”生生掰断了刺穿自己的长剑,萧君泽摔在了地上。

  “萧君泽……”朝阳手指发颤的喊了一声,快速出手,将那人刺穿肩膀钉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哗啦……”血池中,那蛊人突然动了一下,铁链发出哗啦的声响。

  那白衣人脸色瞬间惨白。“撤!他醒了!”

  仿佛,那蛊人是个多么可怕的魔鬼。

  很快,原本杀朝阳的人都拼命逃走,一个不留。

  白衣人被钉在了墙上,拼命挣扎想要逃走,但已经晚了一步……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