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22章 萧君泽朝阳生死一线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血池中,蛊人身上的铁链一根根崩断,血水中的蛊虫都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快速远离中央的人类少年。

  眼睛缓缓睁开,比常人要深邃些许的瞳孔透着诡异的深绿,像是蛇类的眼睛,又像是丛林中带有剧毒的蜥蜴。

  朝阳倒吸一口凉气,她听扶摇说过,这种从小时候开始没有吃过一天母乳……靠慢性积累的剧毒、蛊虫存活的蛊人是没有感情的。

  他的眼中只有杀戮,血液,食物。

  这样的人留在手中是极其强大的杀人工具,但却不好掌控,极易反噬自己。

  听说当年南疆的圣祖皇帝造反之时,就将蛊人放进皇宫,然后让叛军包围整个皇宫不许任何人进出。一个蛊人……一夜之间,屠尽满城皇族,守卫,羽林军……

  那是一场屠杀的盛宴,也是一场惨绝人寰的猎杀游戏。

  操控者站在高台之上,看着整个皇宫弥漫着血腥,杀戮,惨叫,如同人间炼狱。

  “萧君泽……”

  蛊人从血池中走了出来,极快的移动到白衣男子身前。

  那人惊恐的看着满身是血的蛊人,深知自己已经无法逃离。

  “啊!”一声惨叫。

  那蛊人生生将白衣人的脑袋捏碎,饥渴的吞噬着他身上喷涌而出的新鲜血液。

  朝阳忍着想吐的意思,扶着萧君泽想要趁机逃走。

  可那些人为了防止蛊人逃离,四周的重铁大门已经全部封死。

  “放我们出去!”朝阳惊慌的喊着,这个人实在太强,身手太快,她根本不是对手。

  铁笼外,几个白衣人警惕的持剑,冷眸看着朝阳。

  他们不会在这个时候打开铁门。

  “要怪就怪你不该来……”铁门外,之前被朝阳打晕的白衣人冷声开口,看戏一般的瞅着铁门内的情形,就等着看那蛊人怎么杀死朝阳和那个傻子。

  “走……娘子快走……”萧君泽撑着肩膀,呼吸有些急促的指了指上方。

  朝阳抬头看了一眼,这密室上方有个四方的暗门,应该是破庙石像的位置,可以逃出去。

  可她能逃走,萧君泽受了伤……走不了。

  “走……”萧君泽声音发颤的推开朝阳,他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蛊村居然会有这么可怕的杀戮武器。

  啃食了白衣人,那蛊人的瞳孔快速收缩,明显嗅到了血腥气。

  萧君泽胸口的血液还在涌出,吸引了蛊人的注意。

  “走啊!”

  蛊人冲着萧君泽的方向袭了过来,带着浓郁的血腥和死亡的压迫。

  萧君泽出手困住蛊人,给朝阳争取逃走的时间。

  “嗯!”蛊人的双手锋利如刀刃,重重的冲着萧君泽的后背抓了下去,深可见骨。

  萧君泽吐了口血,被狠狠的甩了出去。

  视线有些模糊,他自己也没有预料到这个变故……

  这次,怕是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萧君泽!”朝阳爬到上方,手已经触碰到出口,可她走了……萧君泽必死无疑。

  萧君泽靠在墙壁上,冲朝阳笑了一下……

  她能活下来,也好。

  就这么死了,倒是省了继续勾心斗角精于权谋的活着。

  蛊人一步步靠近萧君泽,想要捏碎他的脑袋。

  “嘭!”一声闷响,朝阳从上方跳了下来,将蛊人重重的踹在了墙壁上。

  墙壁有一道凸起,将蛊人的眉心划破,血液涌出。

  朝阳快速后退,许是从小与蛊虫为伍的原因,蛊人的血液是黑绿色的,异常可怕。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蛊人歪着脑袋愣在原地,似乎从前从未受过伤。

  收缩瞳孔看了朝阳一眼,蛊人调转了方向冲着朝阳袭了过去。

  对方身形太快,朝阳和萧君泽都没有反抗的能力。

  难怪当年南疆皇族那么多高手保护都让一个蛊人灭了全部……

  在这种炼制环境下还能活下来的,已经不是人了。

  “朝儿……”见蛊人扼住朝阳的脖子,将人生生提了起来,萧君泽呼吸急促的喊了一声,捡起地上的长剑,几乎拼劲全部力气冲了过去,从背后刺穿蛊人的心脏。

  “咳咳咳……”朝阳被摔在地上,拼命咳嗽。

  差一点,她的脖子就要被这蛊人捏碎了。

  萧君泽也摔在地上,往朝阳的地方爬……

  他如今脸上被朝阳易容,本就普通,短短的头发,满身伤口血肉模糊的身躯狼狈到了极致。

  拼命的撑着身子爬到朝阳身前,萧君泽伸手把朝阳抱在怀里,紧紧护住。“没事了……”

  朝阳惊魂未定,呼吸急促,那一瞬间她已经来不及思考萧君泽这话是痴傻状态,还是清醒状态。

  铁笼外,几个白衣人震惊的看着牢笼内的一幕,凭借他们两个人……居然能杀掉蛊人……

  “萧君泽……”感受到抱紧自己

  的身体慢慢松散,朝阳的声音透着浓郁的急迫。

  萧君泽终于还是失去了意识,摔在了地上。

  ……

  蛊村外。

  扶摇带着阿雅出来寻朝阳,晃动了下手中的摇铃,扶摇脸色沉了一下。“朝阳进了蛊村。”

  “姐姐身上的摇铃蛊死了。”阿雅小声开口,手中摇铃中的传信蛊发出悲鸣。

  扶摇心口一颤,朝阳出事了。

  “找!”冷声说了一句,潜藏在暗处的暗卫快速冲进蛊村,四下搜索。

  “这里面……不对劲。”阿雅小小的身躯走到破庙前,脸上透着惊恐。“扶摇……里面……可怕。”

  扶摇也从破庙中感受到了浓郁的血腥气,心口一颤。“朝儿……”

  ……

  地下密室,几个白衣人见蛊人已死,愤恨却无能为力。

  谁曾想两个人就能杀掉蛊人……

  “撤,毒谷的人找来了。”白衣人身后,望风者小声开口。

  白衣人不甘心的看了躺在血泊中的蛊人一眼,转身快速离开。

  那是他们父辈几代人的心血,就这么功亏一篑。

  要知道,养出这么一只马上成年的蛊人要费劲多少的心血,牺牲多少的纯种血蛊……

  就这么被毒谷的人毁了,让他们如何不恨!

  “朝儿!”

  朝阳惊慌的帮萧君泽止血,听见密室上方有人在喊她的名字,是扶摇。

  “扶摇!我在下面!”

  扶摇警惕的听着动静,让人将佛像移开,就看见朝阳和一个满身是血的人在坑洞下面。

  “朝儿!”扶摇心口一颤,让人下去救人。

  “什么情况?”

  “快去告诉师父,有人在蛊村炼制蛊人,不过……那蛊人似乎已经被我们杀死了。”朝阳的心跳还未平缓,被救出以后,从洞口看了眼血泊中躺着的蛊人。“是他救了我,山下的那个傻子。”

  “蛊人……”扶摇的脸色惨白的吓人。“先回毒谷,让外公来!”

  几人扛着受伤的萧君泽离开,坑洞中躺在血泊中的蛊人突然动了一下。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