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35章 扶摇要娶朝阳为后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前一天大雨,今夜月光清亮。

  毒谷在南疆处于人杰地灵之处,有着最好的脉落,最神秘的色彩。

  “嗷!”

  后山时长传出动物的嚎叫,乌鸦四处乱飞。

  一个黑色身影极快的闪过,抓住一只乱飞的鸟,胡乱的想要塞在嘴里。

  “放下!”小阿雅一脸生气,命令的指着身前的蛊人。

  蛊人将鸟含在嘴里,乖乖蹲在阿雅身前,犹豫着要不要吞下去。

  “阿木!”阿雅生气的跺脚。

  小阿雅给蛊人取了名字,她的小青蛇和小蜈蚣都有名字,那蛊人也要有名字。

  见阿雅真的生气了,蛊人乖乖将鸟吐了出来。

  “不能吃生的,要烤熟。”阿雅从地上捡起那只被咬死的鸟,拍了拍蛊人的脑袋。

  蛊人很受用的拿脑袋蹭着阿雅,周身一点攻击性都没有。

  自从上次在山洞昏迷以后,阿雅就发现这个蛊人也没有那么可怕了,自己满身是血他都没有攻击自己。

  阿雅开始试着和蛊人做朋友。

  “阿木你要听话,藏在着树林中,不许出现在任何人面前。”阿雅和蛊人说话,他已经能大致听懂。

  他只听阿雅的,也只能听懂阿雅的话。

  “嗷!”

  突然,毒谷后山不远处又传来哀嚎。

  像是野兽,又像是其他。

  阿木双目瞳孔快速收缩,他能听的出,那是同伴的哀嚎。

  “嗷!”阿木也喊了一嗓子。

  阿雅惊慌的捂住阿木的嘴,害怕的看着四周。“阿木!快藏起来!”

  果不其然,听到动静以后,谷中的暗卫开始行动。

  阿木听话的飞快跑回山洞。

  “什么人!”暗卫冷声开口。

  “是我!”阿雅从草丛中跑了出来,冲暗卫甜甜的笑了一下。

  “小姐,这么晚了……”暗卫松了口气。“太危险了,又到了这个季节,死亡谷那位开始发疯,若是他不遵守约定跑出死亡谷,会很危险。”

  这些年,毒谷一直忌惮死亡谷,在死亡谷外围也增加了层层看守,就是怕里面的蛊人有一天会不会跑出来。

  “我们方才听到有蛊人的嘶吼就在附近,还以为他跑出来了!”

  几个暗卫吓得脸色苍白。

  “怎么会呢,蛊人很听话的。”阿雅一脸不解。

  她也听爷爷说起过五毒谷的蛊人,每年这个时候,那个蛊人都会对着月光哀嚎。

  阿雅虽然小,但她也能看得出来,爷爷每年在这个时候都会将自己关起来,不出药芦,谁都不见。

  “小姐您真可爱……”几个暗卫吓得一身冷汗,蛊人听话?

  开什么玩笑?

  曾经南疆的皇族高手全都死于蛊人之手。

  那是一场杀戮的盛宴!

  ……

  药芦。

  四周传来哀嚎,萧君泽假装自己害怕,窝在朝阳身边,往她怀里拱。

  朝阳坐在树下,看着月光,吹着手中的笛子。

  笛声悠扬,朝阳没有推开萧君泽。

  他……就是个傻子而已。

  痴傻的萧君泽,显然比没有痴傻的萧君泽更招人怜惜。

  何况,蛊蝶马上就要成熟了……

  她可能,永远都见不到这个傻子了。

  “最近南疆小暑,死亡谷附近不安全,毒谷就在死亡谷身后,不要随意出谷,尽量不去后山。”扶摇从药芦走出,蹙眉看着朝阳身边的傻子。“真想把这个傻子扔去死亡谷喂蛊人。”

  “每年那个蛊人都会这么疯狂?”朝阳有些不解。

  “嗯。”扶摇点头。

  “为什么?”朝阳起身,听着空荡环境中传来的丝丝哀嚎,似乎透着浓郁的悲伤。

  “因为……小暑那天,是我外婆的忌日。”扶摇抬头看了眼月色,笑的有些凄凉。“都说蛊人无心是个杀戮怪物,可这个怪物却比任何人都要有心……”

  朝阳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大概懂了。

  这就是扶摇以前给她讲过的那个凄美故事。

  “朝儿,天下战乱不断,南疆之外危险重重,你有没有想过……”扶摇看着朝阳,想给她一个最好的解决方式。

  “风雨欲来,何惧……”朝阳摇头。

  “老皇帝就要撑不住了,我登基在即,你可愿嫁我为妻……有南疆皇后的身份在,那些人想动你就会先顾忌南疆。”扶摇紧张开口,上前了一步。

  朝阳的眼眸透着惊愕,感觉扶摇是疯了。“我留在毒谷会给毒谷招惹麻烦,若是成了南疆皇后,你猜他们会不会群起而攻之。”

  当年的西域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西域若不是及时将圣女送去奉天,缓解了各国的虎视眈眈,那如今……怕是早就已经没有西域的存在了。

  “我可以护你。”扶摇伸手拦住朝阳,想让

  朝阳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

  “你知道当年我母亲入了奉天,为什么没有被皇帝强行留在后宫为妃吗?”朝阳笑了一下,就当扶摇在开玩笑。

  扶摇蹙眉,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为君者,重权衡。

  娶了圣女,无疑是在挑衅那些觊觎西域宝藏的人。

  圣女在奉天过得越是不好,那些人越是放心。

  因为他们知道,圣女并没有将三绝兵法交给奉天的皇帝。

  这也是为什么,白狸死后……朝阳作为唯一的圣女血脉,成了各国争抢和得不到就要毁掉的对象。

  “那是奉天的皇帝没本事保护你母亲,奉天萧家从始祖皇帝开始就是靠女人上位,他不敢也不配!”扶摇的话很有攻击性,对萧家仿佛蕴藏着怨恨。

  朝阳也知道,老者和扶摇对奉天都没有什么好感,据说老者的儿子就是死在奉天先帝手中。

  奉天原本并不是萧家的天下,萧家始祖是在娶了公主之后造反登基,这才改了国号奉天,有了如今的百年基业。

  “娘子是我的!”

  朝阳都快把萧君泽忘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扶摇的话刺激到他了,爬起来就扑到了朝阳怀里。

  萧君泽眼眸暗沉了一下,有些不悦。当着他的面儿说他们萧家祖宗,这个扶摇实在卑鄙。

  “这傻子哪来的?”扶摇伸手就想把萧君泽拽开。

  “我的人。”朝阳蹙眉,警惕阻拦。

  萧君泽趁机躲在朝阳身后,冲扶摇伸舌头做鬼脸。

  扶摇磨了磨后槽牙。“别让我逮住。”

  “堂堂南疆大公子,别和一个傻子一般见识。”朝阳有些想笑,两个人看起来都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朝儿,我说的话你考虑一下,我是认真想要娶你的。”抛开算计,他是真的想要娶朝阳。

  朝阳垂眸,摇了摇头。“朝阳不愿入后宫。”

  即使她要为了对付沈清洲,对付暗魅楼……不得已而权谋算计。

  但她绝对不会入任何人的后宫,无论是谁。

  后宫,对于朝阳来说,是牢笼。

  是困住她的地狱之门。

  她怎会自寻死路。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