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36章 蛊人昆仑的凄美爱情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萧君泽躲在朝阳身后,抱着朝阳的手指微微有些发麻。

  朝阳不愿意入任何人的后宫,他明白……

  可他,不想放手。

  更不想让朝阳走。

  如果这次他能活下来……

  他可能,注定还要做伤害到朝阳的事情。

  他心甘情愿让朝阳利用,也可以心甘情愿为朝阳做任何事情。

  但朝阳必须留在他身边,绝对……不能离开。

  哪怕折断她的翅膀,困在笼子里……

  哪怕互相折磨,哪怕朝阳恨他一生……

  他也不会让朝阳离开自己。

  那一刻,萧君泽终于能体会沈清洲当年为何要用那么卑劣的手段困住白狸了。

  白狸是一个比朝阳深不可测的女人,沈清洲为了困住她,废了她的武功,折了她的翅膀,用朝阳的命将她绑在身边。

  虽说是沈清洲在折磨白狸,可白狸又何尝不是在折磨沈清洲。

  “嗯……”后背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萧君泽无力的摔在了地上,心跳开始加速。

  朝阳心口一颤,惊慌的转身,快速扯开萧君泽身上的衣衫。

  蛊蝶已经成熟,萧君泽后背的伤痕处开始有活物涌动。

  “坏了……”许是这段时间月光太好,蛊蝶的成熟期比以往来的早了些。

  老者是按蛊蝶成熟的日子来闭关的,这段时间,老者谁都不见。

  “师父……”朝阳惊慌的起身,想要让老者出关。

  “朝儿,我师父每年小暑都要闭关一整天,他不会出来也听不见。”药芦下方的密室,谁都进不去。

  除非老者自己想出来,否则……

  朝阳的心跳有些加速,这可怎么办……

  她没有把握能保住萧君泽的命。

  “蛊蝶要成熟了……”扶摇看了眼萧君泽的后背,微微蹙眉。

  这个傻子……

  脸色沉了一下,扶摇的视线落在朝阳脸上。

  可朝阳太担心萧君泽的生死,忘了隐藏萧君泽的身份。

  扶摇不是傻子,看萧君泽后背的箭伤就能看出他的真实身份……

  手指慢慢握紧,扶摇什么都没说。

  萧君泽在南疆的地盘上失踪,他死了对各国来说都是好事。

  奉天一乱,各国的注意力都会放在奉天身上。

  弱肉强食,这是各国相处的铁律。

  强国占据主导地位,弱国乱国,只能被豺狼虎豹盯上,被动挨打。

  扶摇私心自然是想要萧君泽死,最好是死得干干净净,彻彻底底……

  “蛊蝶一旦成熟,没有人能活下来,外公骗你,他只有这三个月的寿命了。”扶摇小声开口,手指轻轻触碰萧君泽后背的伤。“师父该是怕你伤心故意没有告诉你,蛊蝶孵化破茧,它会在宿主体内乱窜,当它们不需要宿主的时候,宿主的五脏六腑都会被蛊蝶攻击,最后爆体而亡。”

  “嗯……”萧君泽摔在地上,心脏疼的越发厉害。

  “不可能……”朝阳呼吸有些发颤,紧张的看着扶摇。“不可能,师父不可能骗我的。”

  “没有例外。”扶摇冲朝阳摇头。“他活不过今夜,蛊蝶会在月光最好的夜晚破茧而出,宿主会死。”

  从没有被寄居蛊蝶之后还能活下来的人,这一点扶摇没有骗人。

  而且,扶摇是希望萧君泽死的。

  就算萧君泽能撑住疼痛活了下来,扶摇也会想办法杀了萧君泽。

  对于扶摇来说,萧君泽是他的对手……

  他没有那么伟大,要和对手公平竞争对峙战场。兵不厌诈,不费吹灰之力彻底解决奉天君主,这对于他来说……百利无害。

  “他不会死……”朝阳有些手足无措,紧张的将萧君泽扶了起来。“水……蛊蝶最讨厌水,我们去温泉……”

  朝阳突然想起来,蝶类蛊虫最讨厌破茧的时候有水,只要她带着萧君泽泡在温泉中,也许会有一线生机。

  “朝儿,不要做无用功了,他活不了。”扶摇深吸了口气,有些替朝阳不值。“只是一个傻子而已,你何必……”

  萧君泽在奉天的时候对朝阳并不好,为什么朝阳现在要这般护着他。

  明明,趁着萧君泽痴傻要了他的命才是最好的选择。

  “师父说,医者,救死扶伤,无论是傻子还是帝王,都有权利被救治!”朝阳背着萧君泽往温泉的位置走。

  何况,萧君泽对她来说还有用处。

  他不能死。

  ……

  南疆,死亡谷。

  悲惨的哀嚎声在空气回荡。

  老者闭关,无人管阿雅,阿雅竟被那蛊人的哀嚎声吸引到了后山和死亡谷交界的地方。

  “死……地,入……”阿雅识字了,但入口处的石碑上写了八个字,死亡之地,擅入者死。

  阿雅只认识几个。

  “嗷!”悲凉的嚎叫一声比一声凄惨,似乎在诉说着无尽的哀伤。

  死亡山谷,一个高大的身形蜷缩在一座坟冢前,哀嚎中哭的像个孩子。

  全身的衣服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脏兮兮的五官却不难看出这个蛊人曾经俊朗的外形。

  手指上沾染血迹,蛊人的手触碰坟冢的墓碑。

  那块木头劈开的墓碑上面,写着歪歪扭扭的几个血字。

  雨水会冲刷,蛊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弄破自己的手指,重新去写。

  蛊人从小和蛊虫一起长大,不会人类的生活习性,可这几个字,对于他来说刻骨铭心。

  阿古弥雅。

  那是老者妻子的名字,也是蛊人这一生最重要的人。

  “呜……”哀嚎的蜷缩在隆起的坟冢旁,蛊人哭的像个失去挚爱的孩童。

  他会写阿古弥雅四个字,这是她教他的。

  记忆中,那个比南疆玉兰花还美的女人,抓着他的手,在地上写着自己的名字。

  “昆仑,这座山的名字叫昆仑,以后你就叫昆仑,像我一样有名字……”

  阿古弥雅的声音仿佛还在耳畔,让蛊人蜷缩起身体抱紧自己。

  “阿古……”

  他会发出简单的音符,他能喊出她的名字。

  蛊人不懂爱情,他不知道自己对阿古弥雅的执念是什么,如若是正常人……他爱这个女人,深入骨血。

  突然,死亡谷地界传来响动。

  昆仑猛地坐了起来,蛊人特有的杀气瞬间浓郁。

  有人在今天擅闯死亡谷,那就是自寻死路。

  呲牙嗅着空气中的陌生气息,昆仑身形飞快的往死亡谷边界跑去。

  他要猎杀猎物,埋在阿古弥雅身旁,为她殉葬。

  ……

  死亡谷边界。

  阿雅光着小脚丫,脚上的银铃发出悦耳的声响。

  四下看了一眼,阿雅伸手去抓地上的花,原来爷爷不让进的地方,有太多奇珍异宝。

  呼……

  一阵阴风吹过,黑色身影从身边掠过。

  阿雅打了个哆嗦,这么热的天怎么突然寒冷?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