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37章 萧君泽求朝阳杀他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脚腕上的银铃突然响了起来,阿雅害怕的打了个寒颤。

  紧张的回头看了一眼,阿雅想要离开死亡谷。

  “啊!”可阿雅刚要走,一个巨大的黑影扑了过来,将阿雅扑在了地上。

  后背被生生抓出数道血痕,阿雅疼的连哭喊都叫不出来。

  昆仑没有人性,他只知道猎食和捕杀。

  一步步走到阿雅身前,昆仑抬起手准备杀了眼前的小家伙。

  “不要杀我……”阿雅哭着求他。

  轻轻挪动双腿,阿雅脚腕上的银铃发出响声。

  视线落在阿雅脚腕的银铃上,昆仑的身体僵了一下。

  那是阿古弥雅的银铃……

  “阿古……”昆仑的声音有些发颤。

  “嘭!”就在昆仑攻击阿雅的动作僵滞的时候,另一个明显瘦小很多的黑影扑了过来,将昆仑扑倒,呲牙警惕的后退,护在阿雅身前。

  “阿木……”阿雅疼的厉害,哭了起来。

  阿木那双只有杀戮的眼睛在听到阿雅哭喊的时候闪过一丝慌乱,紧张的转身,却在分心的瞬间被昆仑碾压在地上。

  昆仑是成年雄性蛊人,比阿木本就强大。

  被压制以后几乎没有反抗的能力。

  “呜呜……不要伤害阿木……”

  阿雅动都动不了,视线开始模糊,她身上好疼。

  “爷爷……扶摇,姐姐,救我……”阿雅害怕的小声喊着。

  阿木被昆仑压在身下,奋力挣扎。

  惊慌的看着血流不止的阿雅,阿木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生生将压着他的成年蛊人推了出去。

  身上受了重伤,阿木胸口的肋骨已经被拍碎多根,墨绿色血液滴在地上。

  明明已经失去了进攻的能力,可阿木还是做出攻击状态,呲牙看着昆仑。

  昆仑想杀阿木,可视线落在阿雅身上,仰天嚎叫一声,转身快速跑开。

  阿雅身上带着阿古弥雅的银铃,他不能杀她……

  “嘭!”一声摔在地上,阿木往阿雅身边爬。“呜……”

  蛊人不会说话,可阿木惊慌的声音透着焦急。

  阿雅已经快不行了,脸色越发惨白。“阿木……我好疼……”

  说完,阿雅就昏了过去。

  阿木惊慌的抬手去戳阿雅的身体,已经开始僵硬了。

  他救不了阿雅,他知道山前的那些人能救阿雅。

  可阿雅说……他不能出现在任何人面前,否则就不要他了。

  那些人,会杀他……

  可是,他不能让阿雅死。

  “嗷!”阿木也声音发颤的发出哀嚎声,将已经快没有呼吸的阿雅背在身后,一路往毒谷前山跑去。

  ……

  前山,药芦。

  老者闭关不出。

  朝阳只能将萧君泽拖到了温泉中。

  希望温泉水能让蛊蝶暂时不要破茧。

  “朝儿,不要再做无用的挣扎了,没用的……”扶摇想让朝阳明白,她救不了萧君泽,无能为力。

  “不会……不会。”朝阳摇头,萧君泽不能死。

  “啊!”萧君泽在水中抽搐,惨叫声时常响起。

  太疼了,真的太疼了……

  蛊蝶破茧便会乱动,乱动会触及他的内脏和血肉,那是生不如死的感觉。

  “朝儿……”萧君泽全身浸透在温泉中,用力抱着朝阳,想要寻找一丝安慰。

  只有朝阳在,他才有撑下去的动力。

  他不能死……

  不能死。

  “撑住……”朝阳眼眶泛红,用力抱住萧君泽,想要给他一些力气。“会没事的,会没事……”

  “疼……”萧君泽摇头。

  太疼了,他怕他撑不住。

  “很疼,你就咬我……”朝阳将手腕放在萧君泽嘴边,如果撑不住,那就咬她。“你要撑下来,无论如何你都要撑下来……”

  俯身在萧君泽耳畔,朝阳压低声音。“萧君泽……你是萧君泽,你要活下来……木怀成和木怀臣都是为了你而死的,你的命不属于你自己,你必须活下来,你要活下来……”

  “疼……”萧君泽哭着摇头,这种疼痛不像是其他折磨,这是从体内生生往外撕裂,是五脏六腑都在被针扎的感觉。

  “我撑不住……撑不住……”萧君泽抓着朝阳的胳膊,想要咬下去……

  可他不舍得。

  朝阳眼眶隐忍到通红,快速别开视线。

  她能有什么办法,她没有办法,怎么办……

  萧君泽一直都在惨叫,她能看出萧君泽身体里蛊蝶的行动轨迹。

  它们在苏醒,它们想要杀了宿主,破茧而出。

  蛊蝶,是很可怕的存在,从她替萧君泽做了这个决定开始……她就没有退路了。

  “萧君泽,你要撑住,算我欠你的,算我欠你……你要撑住

  ”这条路是她替萧君泽选的,就当她欠萧君泽的。

  “朝儿……好疼……”惨叫声愈发凄厉,萧君泽全身抽搐的摔在朝阳怀里。

  后背被生生撕开一道口子,一只蛊蝶像是想要破茧,但却没有出来的意思,就那么生生折磨着萧君泽。

  眼前的场景,别说朝阳,就算是扶摇都有些看不下去。

  下意识别开视线,扶摇深吸了口凉气。

  没有人能在蛊蝶寄居的情况下还能活着……

  这种痛苦,如同凤凰涅槃,欲火焚身后的再生。

  哪有人能撑得住这种痛苦,不可能……

  “朝儿……杀了我,杀了我……”萧君泽处在崩溃和疯狂的边缘,他让朝阳杀了他。

  撕裂的伤口不断涌出鲜血,染红了温泉水。

  朝阳用力困住萧君泽的手,摇了摇头。

  不是她心狠,她不能……“活下来,算我求你,活下来……”

  “你的命,从来不属于你自己。”他是帝王,奉天需要他。

  ……

  扶摇看不下去,转身去了院外守着。

  不出一炷香的时间,萧君泽一定会死。

  朝阳对萧君泽也已经足够狠心,选择让蛊蝶寄居,选择让他生前还要经历这般痛苦折磨……

  如若是他,他应该会直接杀了对方,至少不会让对方在死前再受折磨。

  院内时常传出惨叫声,到最后,萧君泽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萧君泽,你不是想要天下吗?只要你活下来,我就助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你听到了吗?”

  天下,她可以帮萧君泽得到。

  如若胤承愿意,她想在一切结束之后,和他一起离开,永远都不再涉足朝堂。

  “你……和天下,我都要……”萧君泽的声音很弱,他要朝阳,他不会放弃。

  “萧君泽……”朝阳无力的笑了一下,只当萧君泽是痴傻说的胡话。“做人不能太贪心,你不能什么都要……”

  得到这天下的人,注定与她无缘。

  她朝阳不会委屈自己被困深宫,更不会……与别的女人共侍一夫。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