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38章 萧君泽终究没撑住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她的心很大,大到想要四海为家。

  她的心又很小,小到只能容下一个人,那个人身边也只能有她一个。

  胤承和萧君泽不同,萧君泽对权利的渴求太过浓郁,他想要的是整个天下,他想要的是至高无上的权利。

  可胤承,心中有她。

  如若在解决一切以后,胤承依然愿意放弃大虞跟她离开,她愿意……陪他一生一世一双人。

  “朝儿,你是我的……”

  萧君泽呼吸微弱的厉害。

  朝阳是他的,他不会放手。

  得到了这天下,他还会放朝阳走吗?

  不会,绝对不会。

  “萧君泽……”感受到萧君泽的呼吸停止,朝阳的心收紧了一下。

  后背的伤口出爬出一只蛊蝶,在血液中展翅,绽放出美丽的花色,展翅飞走。

  朝阳的呼吸也跟着停止,摒气看着那只飞走的雪蓝色蝴蝶。

  那只蝴蝶有巴掌大小,美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南疆蛊蝶有魅惑人心的能力,蝴蝶身上的粉末致幻,蛊蝶本身攻击力不强,但却是极其难以对付的阴蛊。

  蛊蝶可以大量繁殖,但凡是蛊蝶孕育出来的卵便会完全听命于自己的‘父母’。

  只要‘父母’活着,所有的蛊蝶都会以它们为尊,等级制度很森严。

  朝阳害怕蛊虫会在萧君泽体内乱窜,快速别开视线,不让自己去看那些蛊蝶绚丽的鳞片。

  “萧君泽……萧君泽你醒醒,撑住,你要撑住……”

  萧君泽没有了呼吸,也渐渐停止了心跳。

  蛊蝶从萧君泽后背撕裂的伤口处一只接一只的爬出,居然没有到处乱窜。

  朝阳惊愕于那些蛊蝶的离开方式,书中所说,蛊蝶同时破茧,会将宿主的身体撕裂。

  惨不忍睹……

  但萧君泽身上,到目前为止只有一处伤口。

  不确定他体内还有没有未曾破茧的蛊蝶,朝阳一刻都不敢放松警惕。

  “萧君泽……”

  不停的喊着萧君泽的名字,朝阳想让他再坚强一些。

  意识渐渐模糊,萧君泽彻底失去支撑,浸泡在了温泉中。

  温热的水流将萧君泽包裹,那一刻……他仿佛回到了很久之前,回到了……他还未曾册封为太子的那一年。

  记忆中,一切的童年时光,一切的美好,都在他成为太子之后,分崩离析,支离破碎。

  早些年,隆帝就算早已不爱他母亲,至少两人还有过一段时间的相敬如宾。

  可在他成为太子的那一年,一切都变了。

  “君泽,娘的愿望只是希望你开心,天下和皇权都不重要,就算得到了一切又能如何?”

  “泽儿,娘不渴望你登基为皇,福泽万民,娘的心愿很小,只想让你好好活下去,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母后,您和父皇相爱吗?”

  小时候,萧君泽会趴在长孙皇后的怀中,小声问一个他自己都不懂的问题。

  “曾经相爱过,但后来不爱了。”长孙皇后从来都不避讳她不爱隆帝的事实。

  不爱了,就是不爱了。

  她曾经满腔的热血和深爱,早就在那深宫中消磨的一干二净。

  “母后,为什么不爱了?”

  “因为这深宫,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这座宫殿能吞噬人心,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泽儿,你记住,这深宫之中没有真爱,你若渴望那高高在上的权利,就注定失去你最爱的,和最爱你的人。”

  “母后,泽儿不懂。”

  “将来等泽儿遇到了自己一生最爱的女人,就懂了……”

  小小的萧君泽歪着脑袋,不明白什么样的女人能成为他一生的挚爱。

  “泽儿,如若将来……你爱的人想要远离皇宫,而你却身居皇位,手握皇权,你会怎么选择?放她自由,选择皇位。还是放弃皇位随她一起离开?”

  原来这个问题早在萧君泽懵懂之时,长孙皇后就问过。

  “泽儿都喜欢吗?”萧君泽沉默了很久。“为什么不能一起得到呢?”

  “母后,我都要。”

  长孙皇后的神情凝滞了一下,笑着摇头。“傻孩子,有些东西,无法兼得。”

  “身居皇位,像父皇那样就能保护母后了,对吗?”萧君泽趴在长孙皇后怀里,再次开口。“那泽儿要皇位,泽儿想要强大,要保护好母后,保护好怀臣,保护好泽儿在乎的人。”

  萧君泽想起来了。

  他在小时候就做过选择了,他要皇位。

  他要权利。

  ……

  “萧君泽!”

  “萧君泽你醒醒!”

  “萧君泽……”

  恍惚中,萧君泽听见有个女人在喊他的名字,声音透着急迫。

  他想睁开眼睛,可是他没有力气。

  “母后,泽儿好困,想睡觉了。”

  “泽儿,回去吧,你还有你要保护的人,回去吧……”

  ……

  药芦,后院。

  朝阳确定萧君泽体内已经没有蛊蝶,将人从水中拖了出来。

  扶摇算好了时辰,这时候萧君泽应该已经死了。

  “醒醒……”朝阳无力的跪在地上,替萧君泽处理伤口,身体发颤。

  “没用了。”扶摇上前试探了下萧君泽的颈部,摇了摇头。“心跳已经停止了,朝儿,他死了。”

  朝阳全身无力的坐在地上,眼睛里透着黯淡的光。

  萧君泽死了……

  她感受不到萧君泽的心跳和呼吸了。

  这个人……

  她曾经迷恋过,怨恨过,平静过,逃离过……

  如今,他死了,就死在自己面前。

  朝阳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酸涩的厉害。

  ……

  “嘭!”突然,后山冲下来一个黑影。将满身是血,奄奄一息的阿雅扔在了地上。

  朝阳惊恐的看着那个黑影,全身发麻。

  “蛊人……”

  扶摇也惊愕的与蛊人对视,下意识将朝阳护在身后。

  蛊人将阿雅扔下,呲牙看着四周包围他的暗卫。

  转身往后山跑去。

  “杀了他!”

  朝阳没想到,那个蛊人居然还活着。

  扶摇的呼吸有些发颤,惊慌的将已经奄奄一息的阿雅抱在怀里,阿雅身上的伤分明就是蛊人的爪伤。

  “封锁后山,就算是烧山,也给我杀了他!”

  扶摇的声音颤抖的厉害,将阿雅抱紧。“阿雅……小家伙……”

  扶摇很在乎阿雅,这一点是无法伪装的。

  蛊人伤了阿雅,扶摇已经失去了理智。

  暗卫全都集齐,准备烧山杀了那蛊人。

  朝阳也已经没有多余的思考能力,萧君泽终究还是没有撑下去。

  “你死了,多亏……”朝阳无力的撑着身体站了起来,看了眼躺在地上的萧君泽。“你死了,还怎么争皇位……”

  如今奉天马上就是别人的了。

  萧君泽却没有撑下来。

  “是你自己不要的……”这天下,是萧君泽自己不要的。

  悲伤吗?

  朝阳只觉得心口有些麻木。

  生离死别,她已经见了太多太多。

  “先救阿雅!”朝阳伸手接过阿雅,转头又看了萧君泽一眼。

  阿雅母亲留给她的绢布上,还等着萧君泽来接阿雅回家……

  阿雅和萧君泽,到底是什么关系?朝阳还没有弄清楚。

  而萧君泽,从始至终都还不知道阿雅的存在,就已经离开……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