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41章 萧君泽没有杀六皇子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毒谷,药芦。

  雨下了整整一夜。

  朝阳坐在屋檐下,全身湿透的坐了整整一夜。

  扶摇无法劝说,只好将衣衫披在朝阳身上,在她身边放了火盆,怕她染上风寒。

  雨慢慢停了,太阳出来后阳光比之前还要刺眼。

  朝阳眯了眯眼睛,雨后的天有些朦胧,一切像是一场梦。

  抬手摸了摸发髻上的木簪,朝阳的心才沉了些许。

  木怀成没死……

  至少,她还是有哥哥。

  木怀成说,三年后,他在山下等她。

  朝阳信他。

  他一定能好好活下去。

  活到她出谷的那一天。

  “奉天如今是何局势?”朝阳担心木怀成,更担心萧君泽死后的奉天。

  “奉天……很有意思。”见朝阳终于肯说话,扶摇坐在一旁。“裕亲王萧承恩没死,拿着所谓的先帝遗诏,回了京都。”

  “先帝遗照?”朝阳麻木的问了一句。

  “说是奉天的隆帝并没有将皇位传给萧君泽,而是传位为六皇子,萧悯彦。”

  朝阳的手指动了一下,心口发颤。

  当初……隆帝确实将皇位传给了萧悯彦,是她……假传了圣旨,毁了遗诏。

  “那又如何,萧悯彦已经死了……”被萧君泽杀了。

  “最热闹的就在这,萧悯彦没死。”扶摇摇了摇头。“萧君泽……还是太过妇人之仁,他应该斩草除根。”

  朝阳手指收紧,心口突然疼的无法呼吸。“你说什么?”

  她曾经因为萧悯彦的死……怨恨过萧君泽。

  她恨萧君泽毫无人性,更恨自己……假传圣旨,害死了一个无辜的六皇子。

  “萧君泽没有杀萧悯彦,而是秘密将人藏在了奉天西郊南苑,可能是想让这个六皇子被囚一生,却不曾想……被萧承恩的人找到了,还以此为筹码,回到京都,与沈清洲对峙。”

  如今的奉天可真是要多热闹就有多热闹。

  沈清洲手中有萧君泽的遗腹‘皇子’,萧承恩手中有六皇子萧悯彦。

  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朝阳垂眸深吸了口气,萧君泽……其实一直都没变吧。

  只是,对她残忍了些。

  “萧君泽……”死了算是解脱吗?

  “朝儿……”见朝阳身形有些不稳,扶摇快速起身将朝阳抱住。

  一夜淋雨,心力交瘁,她也终于撑不住了。

  “朝儿……他对你,就这么重要吗?”扶摇深意的问了一句,将朝阳横抱了起来,放在榻上。

  ……

  “娘亲……”

  朝阳昏倒没多久,阿雅就开始说胡话了。“娘亲……”

  阿雅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娘亲,在梦中……她会梦见谁?

  暗室的门被打开,老者从里面走了出来。

  “外公!救阿雅。”

  老者的脸色沉了一下,苍老了些许的脸上透着震惊。“蛊人?”

  阿雅娇小身躯上,明显是被蛊人抓出的伤痕。

  ……

  毒谷,山下。

  木怀成将萧君泽的尸体放在马车上,打算带他回北境。

  和影卫交代了两句,木怀成掀开车帘却发现空无一人。

  寥寥几只硕大的蝴蝶飞过,萧君泽的尸体已经不见踪影。

  木怀成的呼吸一紧,四下去查找,却一无所获。

  “木将军。”角落里,是萧君泽身边的暗卫。“一切按照计划行事,不可有误。”

  木怀成眼底闪过惊愕,他试探过萧君泽的脉搏和鼻息,不可能有错……

  难道,这也是萧君泽计划的一部分?

  “将军,您擅自离开,有违陛下指令,回军营后,自行领罚。”暗卫拿着的,是萧君泽的帝王令。

  “是!”木怀成恭敬跪地,见令牌如见萧君泽。

  ……

  奉天,皇宫。

  “娘娘生了!”

  “恭喜皇后娘娘,贺喜皇后娘娘,生了一个皇子!”

  “陛下后继有人了!”

  “恭喜丞相大人,是位皇子!”

  产婆和嬷嬷在院子里四处恭喜,宫中的婢女都为皇后捏了把汗。

  沈清洲面无表情,淡漠的喝着手中的茶。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这个女儿……肚子里根本没有皇子。

  无论生下什么,都是‘皇子’。

  “恭喜丞相大人,皇后产下陛下唯一的龙子,这就是我奉天的皇帝。”百官跪地,站在沈清洲阵营的人痛哭流涕。

  “如此以来,丞相大人替幼帝监国,顺理成章,顺应天意!”

  沈清洲垂眸,气场冷凝。“听说,叛贼萧承恩回来了?”

  “是……”大臣擦了擦汗,裕亲王萧承恩叛乱属实,如今已经不能是亲王了……

  “还带了六皇子萧悯彦。”另一个大臣紧张开口。

  对方来时凶凶,未必好对付。

  “看来,裕亲王是做好了十足的把握。”另一个朝臣紧张开口,一时没有改口,吓得脸色瞬间惨白,不停的扇自己耳光。“是属下嘴笨,是那叛贼萧承恩,他居然挟持六皇子,还带了假的先皇遗诏!”

  “你说是假的,朝中偏偏有人说是真的,这件事该怎么解决?”沈清洲不紧不慢,仿佛丝毫不将萧承恩放在眼中。

  “这……”那大臣为难了,这可如何是好,偏偏是先帝的一些老臣极力反对幼帝登基,这件事……

  “有些老臣,也该告老还乡了,你说对吗?”沈清洲将手中的杯盏摔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所有人都背后一阵发寒,惊慌的不敢呼吸。

  自从先帝死后,沈清洲是越来越阴狠毒辣了……

  朝中但凡不随心意之人,轻则暴毙,重则满门抄斩……

  若是沈清洲挟幼帝监国摄政,那便是顺他者昌逆他者亡……

  ……

  冷宫。

  凄惨的叫声时常从夜幽庭传出,倒是冷宫,死一般的寂静。

  倩儿提着吃的来看慕容灵,如今的慕容灵,哪还有半点曾经的傲慢。

  身上的利刺被生生拔光,磨平了棱角。

  “小姐,您慢点吃……”倩儿冷笑了一声,看着苟延残喘的慕容灵,似乎很满意的勾了勾唇角。“小姐,您这样就对了,您不能死。她越是想要您生不如死,您就越要努力活下去,活下去……才有复仇的希望。”

  慕容灵全身脏的厉害,那张绝美的脸也已经被凌乱脏污彻底遮掩。

  嗓子被毒哑,慕容灵拼命吃着点心的手僵了一下,没有抬头看来幸灾乐祸的倩儿。

  她要活下去……

  一定要活下去。

  倩儿这个贱人有一点没说错,只有活下去……才能报仇。

  她要活着,她要看着沈芸柔和倩儿如何像她一样,生不如死,被人践踏!

  “小姐,皇后娘娘生了……”

  慕容灵颤抖着身体坐在地上,视线有些凝滞。

  “是个皇子。”知道慕容灵说不了话,倩儿再次开口。“丞相怕是要借幼帝摄政监国了。”

  “到时候……”倩儿俯身在慕容灵耳边,被她身上的味道刺激,嫌弃的捂住口鼻。“我们就更加没有翻身的机会了。”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