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46章 谢家娇嫩独苗谢允南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谢允南和书童被截走,留下一地狼藉。

  华阳城。

  把人扔到了柴房,木吉一脸嫌弃。“看不出来,小娘子还挺沉。”

  “听说谢家是个公子,怎么会是个女人?”有人不解。

  “确实是个男人。”木怀成看了一眼,压低声音。“谢御澜那边很快就会知晓,全军做好准备。”

  木吉点头,冲几个将军使眼色。

  几个将军虽然知道木怀成没死,但他们不能说,这种事情说出去搞不好要掉脑袋的。

  “啊,行,我们先去整顿军队,这个时候不能掉以轻心。”

  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默认不提木怀成没死的事情。

  无论如何,木怀成只要在,军心就是稳的。

  “将军,这是个男人?”等其他人离开,木吉提着谢允南的手指一脸嫌弃。“这手嫩的,花楼的姑娘都比不过。”

  木怀成揉了揉眉心,当了半辈子将军了,第一次为了边关军做这种土匪劫人的事情。

  拿水泼在谢允南脸上,木怀成坐在一旁。

  “啊!”谢允南被惊醒,一脸恐惧的看着四周。“你你你,你们什么人。”

  “木家军。”木吉冷笑。

  “匪寇!”谢允南惊慌的喊着,双手被绑,慢慢后退。

  “匪寇?”木吉笑了。“还真是男的。”

  “小爷当然是男的!”谢允南明明害怕,却还是梗着脖子。

  “真看不出来,那谢御澜长得五大三粗像个男人,她弟弟居然比女人还美。”木吉一脸讽刺。

  “你胡说!”谢允南要梗着脖子站起来,一看一旁安静不说话的木怀成,吓得又缩了回去。“你……你们劫持我想干什么?威胁我姐?我告诉你们,我姐很嫌弃我……你们绑架我她肯定很开心,不会让你们称心如意的。”

  看着谢允南那怂样,木吉就一脸瞧不起。“抓你来可不是为了威胁你姐的,我们就是要杀了你,把你的脑袋挂在桅杆上,以敬我木家军死去的将士!”

  “你!你太过分了!我……”谢允南吓得脸更白了,全身发抖,憋了很久,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我,你杀了我……杀了我,我这么俊美,多可惜。你要不再考虑一下,呜呜……你看我什么都能干,我可以给你们干活。”

  木吉一脸眼珠子都要瞪出来,抬手指了指谢允南。“就你这样的还能干活?”

  “我,我这样的怎么了?大不了我给你们洗衣服做饭,挑水劈柴?”谢允南想了想,求生欲极强。“要不我给你们捏肩捶背?”

  “得,一傻子……”木吉翻了个白眼,转身看着一直气压很低的木怀成。

  “行了,别吓唬他了。”再次揉了揉眉心,木怀成站了起来。“先关着,看谢御澜那边的动静。”

  ……

  东阳城。

  “将军!”

  “郡主!”

  去接谢允南的手下惊慌的闯进营帐。“郡主,不好了,小公子……被人劫持了。”

  谢御澜脸色一沉,猛地站了起来。

  谢允南被劫?“木家军干的?”

  “现场有这个……”元左将一块木家军令放在谢御澜手中。

  谢御澜的脸色越发沉重,手指慢慢握紧。

  木家军是奉天的正规军,一个个都是木家的亲兵,居然会干出这种鸡鸣狗盗的事情?

  这木怀成死了,剩下的就是乌合之众!

  “郡主,我们怎么办?”小公子在敌方手中做人质,这种情形很难不顾及小公子的生命安全。

  何况,谢家就这么一根纤弱又‘美丽’的独苗。

  “去给木家军备一份礼,送点粮草,就说……辛苦他们帮忙养着舍弟了,若是不够,可以再要。”谢御澜声音低沉,将手中的木家军令生生捏碎成了粉末。

  “将军……”副将一脸震惊,这可是开山王府的小世子啊!“郡主,不可,若是开山王怪罪起来……何况,您也说了,木家军穷度陌路,万一做出疯狗的事情来。”

  “他们既然劫持了谢允南,就说明谢允南对他们是有用处的,不达目的之前,他们不会杀了他。”谢御澜脸色一沉,再次开口。“既然不会有生命危险,让他历练一下,知道什么是人间险恶也不为过!”

  副将吓得额头直冒冷汗,这可如何是好。

  ……

  华阳城。

  谢允南被绑在军营中,一个劲儿的打喷嚏。

  “少爷,您这是染了风寒?”书童也被五花大绑,两人背靠背哭了起来。

  “那悍妇肯定不会救我的,想我谢允南年方十七俊美不凡,就死在这些匪寇手中了,我不甘心……”说着,就又哭了起来。

  “少爷,您别哭了,还没死呢。”书童哭着打了个嗝。

  谢允南愣了一下,四下看了一眼。“是啊,还没死呢。”

  营帐被掀开,木吉拿着伙食走了进来。“吃吧。”

  双手被解开,谢允南一脸嫌弃的看着军营的伙食。“这是人吃的吗?”

  不至于这么虐待他吧?

  “你说什么?”木吉的气压低沉。

  “你……”谢允南吓得和书童蜷缩在一起。“你嫉妒我的俊美。”

  让他们吃这种东西,这就是虐待。

  “呵,不吃是吧?行,那就饿着。”说完,木吉将饭菜全都端走了。

  ……

  第三日。

  谢允南就已经饿趴下了。

  被说窝头干菜,就是给剩饭都吃了。

  “少爷!香哎……”小书童一脸惊愕。“这窝头还能放菜。”

  谢允南一脸不吃嗟来之食的傲娇样,伸手嫌弃的拿起一块窝头,吃了一口,沉默了许久。

  哭了起来。

  开山王家小世子,虽说是妾室生的,可奈何整个王府就这么一根独苗,从小那不仅仅是锦衣玉食,简直是五指不沾阳春手。

  如今居然被这些匪寇打劫了来,还逼着吃这种猪食。

  “少爷,您别哭啊。”书童也跟着哭了起来。

  营帐外,木吉烦躁的走来走去。“将军,这谢御澜当真这般绝情?自己弟弟在我们手里,居然……居然还送来了粮草?”

  “将军,她这是在侮辱我们,依我看,就该宰了这小白脸,然后出兵与她们斗到底!”木吉生气开口。

  “也许她就是这个想法。”木怀成眯了眯眼睛,这个谢御澜……当真是不按套路出牌。“既然她想让我们帮她养着弟弟,那就如她所愿,将人弄去干点杂活。”

  谢御澜,这是想要拖着他们木家军。

  “将军,那小白脸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您看看他那个样,抓他的时候脸上还敷了什么蜂蜜!花楼的姑娘都没他精细。”

  一说起谢允南,木吉就一身鸡皮疙瘩。

  “行了,别太为难他。”木怀成在盘算着,如何最短的时间内将东阳城夺回来。

  ……

  木家军,伙夫营。

  朝阳摸着围墙溜了进来,微微蹙眉。

  木家军现在守卫松散也就算了,一个个士气大减,这样下去如何应对谢御澜的再次进攻?

  有些替木怀成担心,她知道木怀成无法直接出面,但这样下去绝对不行。

  “哎呀这都是什么啊,太脏了,本公子怎么能做这种脏活!”谢允南委屈的不得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身边的‘柱子’就哭了起来。

  朝阳躲在角落里,莫名其妙就被一个人抱住双腿,还哭了一身眼泪。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