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51章 两个女人的对决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朝阳冲木怀成摇头。“谢御澜就算再厉害,也始终是个女人,你赢了他们会觉得胜之不武。”

  沉默了许久,朝阳再次开口。“何况,谢御澜从入军营开始几乎没有打过败仗,这个时候她的心气是很高的,只有我赢了她,才能打击她的心气,还有敌军的士气……”

  朝阳要当着两军的面与谢御澜宣战。

  自己是个女人,她也是个女人,如果不敢应战,那就是认怂。

  “朝阳郡主,我不对女人动手,我劝你收回你的话,将我弟弟归还,我可保三个月内绝不主动与木家军开战。”谢御澜压低声音,这已经是她能给的最大承诺。

  皇帝那边还一直给谢御澜压力,让她将木家军逼到绝路。

  如今这朝阳郡主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这个女人……让她眼前一亮,心口发颤。

  朝阳的眼神,是她从任何女人身上都没见过的,那种坚毅和冷静,饶是征战沙场的男子都不及。

  “谢将军,不敢吗?”朝阳手中的剑对准了谢允南的脑袋。

  “朝阳郡主,我劝你想清楚。”谢御澜的呼吸瞬间凝滞。

  她是厌恶谢允南,嫌弃这个弟弟是个怂货,可毕竟是谢家的独苗,是她爹的心头肉。

  “是谢将军想清楚。”朝阳歪了歪脑袋,眼底始终透着冷意的笑。

  谢御澜手中的剑握紧到发出响声,转身走下城墙。

  很快,城门打开。

  谢御澜骑马走出,手持重枪。

  将军一身戎装,周身散发的压人气场是朝阳这种被困京都之人不能比的。

  朝阳自认在气场上,她已经输了……

  “郡主……”木家军的人一看谢御澜真的应战,一个个慌了手脚。

  他们都是见识过谢御澜‘威力’的人。

  但凡和谢御澜打过仗的,哪个男人还敢看不起女人?哪个还敢小瞧谢御澜的实力?

  不能说被吊打,只能说毫无招架的能力。

  谢御澜是天生的将士,是战场上的传奇,如同当年的木景炎一样,战场是他们的地盘,是他们的天下。

  而朝阳,充其量只能算是个刺客。

  就算武功和近身搏杀能力再强,终究只是个刺客。

  从白狸那个时候开始,她就是被暗魅楼当做刺客来培养的。

  朝阳是白狸培养出来的,更是……

  刺客的武功路数,与战场之上的将军,完全不同。

  将军的杀伤力更强,抗击打能力也更强。

  朝阳心口颤了一下,不是惧,而是敬。

  “郡主……不要应战,我们……我们木家军的将士任何人都能替您去死,别应战。”

  “郡主……那谢御澜手中的八宝长枪是大虞先帝赏赐给开山王的宝器,听闻是大虞七十二位武器铁匠用最重的玄铁打造,连军中男人都无法自如挥动那杆长枪……”

  这样的杀伤力,可想而知。

  朝阳的手心微微出汗,她挑衅在先,这时候不能退缩。

  “谢将军是打算应战?”朝阳面不改色。

  木怀成呼吸急促的拉住朝阳。“别应。”

  “怎么?不敢了?”谢御澜从马上跳下,一步步靠近朝阳。

  她敢一个人出城,就说明她狂妄,并没有将敌军中任何人放在眼中。

  谢御澜个子不比胤承和木怀成矮多少,压迫感十足。

  朝阳抬头看着对方,倒吸一口凉气。

  这身高……真的是女子吗?

  难怪,谢允南说她嫁不出去,这普通男人,谁敢娶?

  朝阳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说实话,有点后悔了。

  幽怨的回头看了木怀成一眼,朝阳小声开口。“你怎么没告诉我她这么高……”

  “我好像说过她身高八尺……”木怀成将朝阳护在身后。

  朝阳额头抵在木怀成的肩膀上,声音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我以为你们故意黑化她……”

  谁能想真的有女人身高八尺……

  “别怕,哥哥会保护你。”木怀成护着朝阳。

  朝阳叹了口气,将木怀成推到一旁。“这么说,谢将军肯与我赌?输了自动退出东阳城。”

  “无论生死?”谢御澜话不多,但凉意让人发颤。

  既然是阵前比试,那就无论生死。

  朝阳握紧手中的长剑,爽快应声。“自然。”

  “我很好奇,朝阳郡主为何如此在乎东阳城?”谢御澜微微蹙眉。

  “三十二城自古就属于奉天,相邻国家友好和平才能共赢,将军比任何人都要懂这个道理。”若不是大虞太后和先帝狼子野心,三十二城怎么可能会被夺走。

  “还有,木怀成是我哥哥。你们边关军辱我兄长,此仇应报。”朝阳这话,是说给木家军听的。

  只要她赢了,木家军无论是士气还是军心,都会回来。

  “你…

  …”谢御澜愣了一下,居然是木怀成的妹妹。

  心口一颤,谢御澜再次开口。“你父亲是……木景炎?”

  谢御澜握紧手中的长枪,木景炎可是她心中唯一的战神。

  “废话少说,开始吧。”

  ……

  远处高地。

  萧君泽避开暗卫,慌张往边关战场赶去。

  他不放心朝阳。

  呼吸急促的厉害,萧君泽撑不住摔在地上,

  后背的伤口再次裂开,萧君泽握紧双手看着战场上的对峙。

  很显然,朝阳……在挑衅谢御澜。

  谢御澜的实力是各国皆知的,朝阳再强……不是一个路数。

  萧君泽深吸了一口凉气,见朝阳与谢御澜阵前对战,反而松了口气。

  他的朝儿从来都很聪明,知道自己的优势也知道自己的弊端。

  近身作战,谢御澜在战场上的威力只能发挥到七成,未必是朝阳的对手。

  ……

  大虞,皇宫。

  “陛下,您看看,这几个都是奴精心挑选的人。”

  大太监紧张的将画像放在胤承身前,选妃在即,即使不能封后也不能后宫闲置了。

  “你决定便好。”胤承蹙眉,脸色很沉。

  “陛下……”太监叹了口气,再次开口。“奴才问一句不该问的。”

  “知道不该问,还问?”胤承挑眉。

  太监惊慌跪地,低头不敢说话。

  “算了,问吧。”胤承扔了手中的笔。

  “陛下可是心中有人?”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胤承心中有人……

  可帝王策,不可专情。

  若是心中有情,只会让他……失了方向。

  “有。”胤承从不吝啬的告诉任何人他对朝阳的爱。“她是唯一。”

  无论是谁,都无法代替朝阳在他心中的位置。

  “陛下,为君者……不可专情,不可长情……”大太监冒着风险重重磕头。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