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53章 木怀臣在宁河手中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谢允南被朝阳拽走,三步一踉跄,边走边回头看东阳城的城上。

  他从未见过能打赢他姐姐谢御澜的女人……

  朝阳是第一个。

  可谢御澜,真的会带兵退出东阳城吗?

  她那么讨厌自己,会巴不得自己死在敌军阵营吧。

  谢允南眼底闪过一丝失落,像只垂了耳朵的兔子。

  将门却生出他这种世子,他自己也不是不清楚……

  谢御澜从来都不把他当弟弟。

  ……

  东阳城内。

  “将军!三思!”副将惊慌的跪在地上,呼吸急促。“将军,不可!我们好不容易夺回东阳城,陛下那边无法交代!”

  “一切后果本郡主承担!”谢御澜用力握紧双手,既然战前已经做出承诺,她谢御澜就会遵守。

  “胜败乃兵家常事……下次他们就不会这般幸运了!”谢御澜眯了眯眼睛,退出可以……

  但她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东阳城夺回来,一洗今日的耻辱!

  她倒要看看,这个朝阳到底还有多少本事。“下战书给木家军,就说……我谢御澜遵守承诺带兵撤离东阳城。一个月内,我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备战,时间一到,便是开战之时!”

  “那小世子……”元祐担心谢允南在木家军会有危险。

  “你当真以为朝阳郡主那三支箭全部被我射偏?”谢御澜的脸色一沉,手指慢慢握紧。

  所有人可能都以为是她将三箭射偏,才救了谢允南。

  其实第三支箭她根本就没有碰到,只是擦边而过。

  朝阳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瞄准谢允南,她不是真的要杀他。

  “战败,要他们交出谢允南。”

  “是!”

  ……

  华阳城。

  城外,萧君泽躲在树干后,慢慢松了口气。

  朝阳没事。

  “什么人!”何顾蹙眉,察觉到有人在盯着朝阳。

  朝阳受了伤,何顾目送朝阳回到军营才冷眸看着暗处。

  萧君泽躲在树后,呼吸微微凝滞。

  他受了重伤现在还没有恢复,避开自己的影卫只是为了来看朝阳一眼。

  这个何顾是沈清洲的人,他若是发现自己没死……

  下意识抬手捂住脸,萧君泽早就已经将朝阳的易容脱掉,现在若是被发现……

  前功尽弃。

  “阁下一直躲在暗处,为何不敢出来见人?”何顾握紧手中的长剑,一步步往树干处走去。

  “呼!”

  就在何顾出手的瞬间,一只硕大的蓝色蝴蝶飞出,洒出些许粉末。

  何顾一愣,下意识屏住呼吸,但已经晚了。

  萧君泽趁机逃离,何顾却在蛊蝶致幻粉末下什么都没有看清。

  闭上眼睛调息运功,何顾在抵抗蛊蝶的毒性。

  这里是奉天与大虞边界,居然有人在用蛊蝶。

  这蛊蝶自身杀伤力虽然不强,但蝴蝶鳞片上的粉末致幻极强。

  什么人……居然能调动蛊蝶?

  蛊蝶乃是南疆阴蛊,从未有人能让蛊蝶听从指令。

  ……

  军营。

  “咳咳……”刚走进营帐,朝阳就全身发颤的摔在了床榻上。

  “朝儿!”木怀成倒吸一口凉气,快速扶着朝阳。“我这就叫大夫……”

  “哥……”朝阳拉住木怀成,冲他笑了一下。“哥哥似乎忘记了,我便是大夫。”

  她可是毒谷老者的徒弟。“不是什么大事,谢御澜其实已经收了三成力道。”

  “谢御澜确实称得上豪杰。”见谢御澜没有真的对朝阳下杀手,木怀成对这个女人也确实心怀敬意。

  “郡主!将军!”

  营帐外,木怀成的亲卫冲了进来。

  知道木怀成还活着的人不多,这几个都值得可信。“谢御澜让人来送战书!说是愿意退出东阳城,但只给我们一个月的时间,她会亲自带兵与我们对战,输了的人交出谢允南!”

  木怀成冷眸看着亲卫一眼,抬手打在他的脑袋上。“郡主营帐,你这般毛毛躁躁成何体统。”

  郡主还在营帐,他怎么能连招呼都不打。

  “哥哥你别责备,军中都是男子,不拘小节。”朝阳笑了一下,脸色因为疼痛有些惨白。“哥哥,我上药。”

  “我帮……”木怀成想帮朝阳上药,话没说完愣了一下,下意识耳根一红,点头拽着亲卫离开。

  朝阳的伤在后背,即使他们是兄妹,也……终究男女有别。

  倒吸一口凉气,朝阳坐在铜镜前慢慢脱下底衣。

  后背长长的一条红肿的印记,连呼吸都在牵动着伤处。

  这一重击……若是谢御澜用了全力,自己怕是……骨骼尽断。

  将伤药油拿了出来,朝阳暗下庆幸,还好谢御澜收着力道。

  想起谢御澜那身高八尺的样子,朝阳笑了一下,一个女人……居然也可以这般洒脱。

  朝阳其实有些羡慕谢御澜,终究是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

  由于伤口在后背,朝阳上药会很麻烦。

  底衣滑落,皙白如玉般没有瑕疵的肌肤让人垂涎。

  忍痛按揉伤药,朝阳疼的额头有些出汗。

  “什么人!”

  突然,朝阳听见营帐后有动静。

  惊慌的起身将衣物披好,朝阳蹙眉走了过去。

  “嗖!”就在朝阳马上就就要揪出藏在营帐后的眼睛时,一只暗箭冲着朝阳袭了过来。

  朝阳脸色一沉,抬手握住暗箭,那上面带了信。

  “朝阳,木怀臣没死,在我手中。若想让他活着,南疆皇陵你一人前来,否则便替他收尸。影子。”

  呼吸一紧,朝阳的手指慢慢僵硬,随即咯咯作响。

  影子……

  宁河。

  她就知道宁河不会死,只是宁河公主的身份死了而已。

  影子。

  怀臣哥哥在她手中!

  除了信件,那纸张中还包裹了一枚红绳三角辟邪符纸,那是木怀臣从小贴身携带的,只因他小时候体弱多病。

  朝阳在木怀臣身上见过这枚符纸,木怀臣说这是他母亲去潭柘寺求来的,能辟邪,能长命百岁。

  因为朝阳身上也有相同的符纸,是当初她和亲之时,木怀臣送给她的。

  朝阳心不在焉的转身,左右踱步。

  南疆皇陵……

  她一人前去。

  即使明知道是宁河诡计,可朝阳无法拒绝,她不能不去。

  有千分之一的希望,她都不能放弃。

  营帐后。

  通过营帐上的破洞往里看的谢允南松了口气,方才朝阳找过来的时候,他都快要吓死了。

  心跳加速的躲在营帐后,谢允南俊美的脸上透着丝丝汗珠。

  吓死了,吓死了,这母夜叉……

  耳根红的厉害,他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要看这个母夜叉上药褪下衣物的……

  抓狂的挠了挠头发,大虞花楼什么好看姑娘他没见过,居然会觉得这母夜叉好看!

  哼了一声,谢允南将自己抓来的无毒小蛇老鼠通通从破洞口塞了进去。

  让这个女人想杀他,土匪,母夜叉,女罗刹!吓死她!

  “谢允南,你干什么呢?赶紧来烧火!”于是,谢家小世子在‘报复’完仇人以后,心慌慌的被赶去伙夫营烧火了。

  一个从小到大火都没见过的少年,满脸是灰,被烟熏呛哭,边哭便往炉灶里添柴。“爹娘,我要回家……”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