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54章 背后保护朝阳的是谁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营帐内,朝阳有些心不在焉,紧张的握紧手中的三角符纸,心底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咳咳……”扶着床榻轻咳了一声,朝阳后背的伤被震的生疼。

  “嘶嘶。”

  突然,身后传过细微的响声。

  朝阳没有转身,手指却极快的抓住一只细长的尾巴。

  提起来看了一眼,朝阳脸色白了一下。

  小老鼠……

  揉了揉眉心,朝阳将小老鼠丢出营帐外,并没有杀生。

  可刚一转身,又看见自己营帐中三只小老鼠,五六只小蛇……

  这是蛇鼠聚会?

  无奈的叹了口气,朝阳抓起地上的一只小奶蛇走了出去。

  不用想都知道,这么幼稚的事情只有谢允南能做的出来。

  看来,是给他自由了。

  ……

  伙夫营。

  谢允南边烧火,边流泪。

  一开始是难过,现在是被烟呛得。

  小书童在一旁给谢允南擦泪,心疼的不得了。“少爷,咱不哭了,不哭了,都不好看了。”

  瞬间,谢允南就不敢流泪了。

  要他的命可以,但不能让他不好看。

  擦了擦泪,那一手的烟灰全都抹在了脸上。

  滑稽的很。

  “那个毒妇,母夜叉,看谁敢娶她!”谢允南委屈的不得了。“我告诉你,她嫁不出去的!”

  “少爷……”远处,朝阳双手背在身后,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

  “少爷,别说了……”书童一个劲儿的给谢允南眼色。

  谢允南丝毫没有察觉。“你这眼睛怎么了?”

  “少爷……”书童轻咳了一声。

  “我告诉你,这种女人白送我都不要!”谢允南还理直气壮。

  突然,身后的衣领一凉,不知什么东西从脖子上滑落到了衣服里。

  “啊!”谢允南猛地站了起来,失声尖叫。

  “喊,继续喊。”朝阳双手抱胸,冷笑的看着谢允南。

  谢允南瞬间喊不出来了,抬手捂着嘴,吓得在原地直蹦。

  朝阳没心情惩戒谢允南,给他个小小的警告,转身离开。

  谢允南在朝阳离开后,委屈的再次哭了起来。“你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拿出来!”

  书童赶紧起身,两人连跳带叫的将小蛇拿了出来。

  “疼!它它它咬我!”

  谢允南疼的呲牙,幸好这蛇没毒。

  ……

  主帅营帐。

  “木吉将军让人拦路去劫大虞的粮草,以补充军用,若是谢御澜知道了,会不会恼羞成怒,不遵守约定就像我们发难?”木怀成身边,有人怀疑。

  “不会。”木怀成摇了摇头,从谢御澜的做事风格来看,她应该不会。

  “刚刚战败,这时候谢御澜的锐气被挫,短时间内她不会再违约。”朝阳从营帐外走了进来。

  “朝儿,你的伤?”木怀成紧张上前。

  “外伤,不碍事。”朝阳摇了摇头,想和木怀成说木怀臣的事情,犹豫了片刻终究没有说出口。

  若宁河只是骗她,那木怀成会跟着失望的。

  “朝儿,木吉的人去劫持粮草了,你怎么看?”

  “朝儿?”见朝阳心不在焉,木怀成有些担心。“有心事?”

  “哥哥,谢御澜短时间内不会对木家军动手,至少她所承诺的一个月时间会兑现,我们要趁着这段时间就地征兵,善待百姓,全力以赴。”朝阳要先交代好,才能安心离开。

  “嗯,这段时间全军戒备,不能有任何差错。”木怀成点头。

  “兵法有云,在敌我战况还未明朗,双方悬殊和差距很大的情况下,要用圆略来诱惑敌人,让他们轻敌。在战况布局明朗以后,再用方略来战胜对方。”朝阳走到作战图前,仔细看了看东阳城外的地形。

  谢御澜擅长作战,擅长快战,她的速战速决在多次战争中都被奉为佳话。

  因为战时拉的越长,双方死亡和损耗人数就会越大。

  谢御澜心疼自己的每一个将士,她秉承的原则是减少牺牲和伤亡。

  “另外,我们还要安抚全军,在两方实力悬殊很大的情况下,我们总是容易自慌阵脚,谢御澜也一定能猜到我们这一点。一个月的时间,她虽然不会违约,但一定会动手脚,毕竟兵不厌诈……”朝阳猜测,谢御澜会故意放出什么风声,或者让人在木家军营散播谣,让木家军不战自危。

  “战胜的根本在于沉着冷静,不可慌乱急躁。成大事者,无论身处何种境地,都能镇定自若。哥哥,无论谢御澜放出什么样的风声,我们都必须稳住阵脚。”朝阳看了眼木怀成的几个亲兵,这些人都是木怀成最信任的人。“一定要稳住,因势利导。”

  木怀成点了点头,看朝阳的眼神越发深邃。

  朝儿……当真是天下难寻的瑰宝。

  难怪……暗魅楼的人那般迫不及待的想要带她离开。

  “可是要离开?”木怀成听出朝阳在交代什么,她是要离开了吗?

  “哥哥,军中难免有眼线,我在木家军的时间不能太长,我先离开一段时间,一月后与谢御澜的对战,朝阳……尽可能归来。”朝阳怕她回不来,眼皮跳动的厉害。“哥哥,这是朝儿留给你的锦囊,若是朝阳回不来,哥哥按顺序打开锦囊。”

  “万事小心。”木怀成没有留朝阳,他知道强行让朝阳留下反而会害了她。

  “哥哥,军中有眼线。”朝阳走到木怀成身边,小声开口。“找到,清除。”

  有人已经将她在军营的消息告诉了宁河,那除了宁河,其他人自然也已经知道了。

  木家军是木家亲军,就算是眼线繁多也要尽可能除干净。

  毕竟木家军现在已经叛了朝堂,边关自立。

  沈清洲现在和萧承恩打的正火热,只是目前没有精力顾忌边关而已。

  谢御澜虽是敌人,但只是战场上的敌人……

  沈清洲……才是真正的敌人。

  ……

  离开木家军营,朝阳从关外往南疆的方向赶去。

  “小姐,为何这般匆忙赶回南疆,可是毒谷出事?”何顾策马跟在朝阳身后,贴身保护。

  “未曾。”朝阳摇头。“你去哪了?”

  宁河的人放暗箭,何顾居然不在。

  “有人在关外监视。”何顾勒马,将手中的蓝色蛊蝶尸体交给朝阳。

  朝阳的心口紧了一下,深吸了口气。

  蛊蝶。

  “什么人?可有查到?”朝阳紧张开口,莫名心跳有些慌。

  “蛊蝶鳞粉有毒,致幻,我什么都没看见。”何顾蹙眉摇头。

  “蛊蝶……南疆之人善控蛊,会不会是师父……”朝阳猜测,会不会是她师父派人秘密保护?

  “我也怀疑过。”何顾摇了摇头。“此人已经跟了我们一路,虽看不出是敌是友,可如若是老者的人,不会不告诉小姐。”

  “他替我们解决了很多麻烦。”朝阳的听力很好,她能察觉到那人存在,也知道他在帮自己清除路障。

  会是谁?

  “既然他在暗中保护,那总还会遇见。”何顾策马,追上朝阳。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