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56章 猎杀时刻开始了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朝阳离开木家军后,大虞边关军一直没有任何动作。

  “将军,谢御澜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有动静,我们劫持了粮草也未曾张扬,好像根本就不怕我们。”手下有些担心,大虞边关军的实力确实在他们之上,无论是人数还是其他。

  “没有动静,也有可能是怕丢人。”木吉冷笑。“他们的粮草多数被我们截走,就算是再成竹在胸都会恼羞成怒,哪怕遵守诺也会上阵前叫嚣。可如此一声不吭……这是想让我们猜忌!”

  “这样倒也是。”原本还害怕的将士们在木吉的说辞下安了安心。

  “可是木将军,对方的实力确实在我们之上,他们一点都不担心,说撤就撤了。”手下还是担心。“何况,谢御澜的实力……”

  朝阳郡主确实厉害,可如若不是侥幸也未必能赢得了谢御澜。

  “行了,这个时候,不许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再有这般论,军规处置!”木吉蹙眉,脸色一沉。

  “是……”那人赶紧吓得低头,撤离营帐。

  “将军,不出您所料,军中确实已经有人开始传播谣。”手下离开,木吉回身,紧张开口。

  “一切按计划行事。”木怀成看了朝阳离开后的第一个锦囊。

  如若按照朝阳的计划,守住十城,坚守阵地不成问题。

  朝阳……确实是厉害,她的厉害之处不是武功,也不是兵法,而是善于揣度人心。

  这样的绝妙人儿本就世间少有……

  深呼了口气,木怀成还是担心朝阳。

  朝阳走前说军中有奸细,她来到木家军的消息自然是已经走漏。

  有人能知道,暗魅楼的人一定也会知道。

  ……

  东阳城关外。

  一声清脆的铃铛声在空旷的天地回荡,关外的马贼闻到一股诱人的芳香。

  “好香,这是什么花的香气?”

  “关外别说花,连草都没有,什么香气。”

  马贼看着四周,没看到鲜花,却看见一个女人经过。

  “老大……老大你快看,那个,那是人还是鬼……”

  不远处,一个绝美的女人慢慢走来,看似路过。

  妖娆的身姿,绝美的长相,以及……勾人的香气与神魄。

  “这哪是鬼,这是仙女儿……”为首的人扬了扬嘴角,笑容让人恶心。“今个儿守了一天了,没蹲到钱财,蹲了个美人儿,值了!”

  “给爷抓回去,乐呵乐呵。”

  瞬间,黄沙扬起,马匪冲着女人的方向拦截了过去。

  关外荒凉,黄沙四起,一个女人只身一人,着实不安全。

  被马匪团团围住,女人眼眸微微抬起,那眸子中透着一股寒光,让人如林地狱。

  “小美人儿,这荒郊野岭的,你要去哪?不安全,跟我们回家?”马匪策马围着女人转,狂笑讽刺让人害怕。

  可那女人却丝毫没有惊恐的样子,嘴角还勾起一抹诱人的笑意。

  光晕昏暗,天际微微还泛着落霞的红光。

  光线下,那女人美的如同暗夜的彼岸花,举手投足中都透着死亡的压力。

  “哥哥……人家走累了,可有水喝?”女人的声音透着十足的魅惑,怕是没有男人能逃脱的了她的手掌心。

  为首的马匪勒马,眼神有些迷离。“这哪是仙女……这是妖精啊……”

  清脆的铃铛声在女人脚腕传出,黄沙遍地,那女人赤足而行,一身异域凤卿的白衣舞裙,脚下却未曾沾染半粒黄沙。

  “美人儿,累了?哥哥给你揉揉腿……”马匪从马上跳下,几乎跪在女人面前,手指去触碰那只纤细如玉的美足。

  “哥哥……”女人笑得更深了,黑漆漆的指甲触碰男人的脖子,轻轻一碰就划开了一道血色口子。

  很快,毒素侵入血液,男人倒地抽搐,痛苦挣扎。

  “你!”剩余的几个男人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妖精……是个妖女。

  “别害怕啊……你们不喜欢我吗?”女人无辜的说了一句,演技堪称绝色。

  几个男人被蛊惑,不敢靠近,但却谁都没有逃走,双腿像是被灌了铅,无法挪动。

  夜幕彻底落下。

  黑暗中,女人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满足的笑了一下。

  “血液的味道,真是美的让人窒息……”眼眸随着夜色渐渐暗沉,女人的手指轻轻握紧。“朝阳……你终于肯离开毒谷了。”

  若不是暗魅楼的主人有令,不许她亲上毒谷……

  否则,那毒谷又怎能拦住她的脚步。

  “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既然你亲自下山了,那就别怪我……”女人回眸,看着暗处的黑影。“回去告诉主人,猎杀已经开始。”

  女人绝美的容颜在月光下越发清冷,直到她离开,那群马贼才慢慢停止了挣扎。

  死状异常恐怖。

  杀人不过头点地,可这个女人…

  …却仿佛更享受猎物死之前的痛苦与挣扎。

  ……

  南疆,驿站外。

  萧君泽跟着柳茗烟来到南疆驿站外,伤势还没有完全好转,坐马车是最好的选择。

  “公子,你的伤不适合长途劳顿,不如先留在驿站多停留一段时间?”柳茗烟要在驿站停留,等待押镖的父亲回来。

  这几日的相处,她莫名有些不太希望萧君泽离开,最好是……能停留一段时间。

  “小姐,驿站就在前面,这段路经常有马贼,我们一定要万般小心。”

  “无妨,镖不在我们身上,他们应该已经打听好了。”柳茗烟点了点头,他们身上身无长物,马贼不会兴师动众来拦截他们。

  可柳茗烟的话音刚落,不远处的草垛中就窜出一伙人。

  远处,是马蹄声,黄沙扬起,还有马贼特有的吼叫声。

  四面八方来的诡异声音,是马贼惯用的计量,让他们要包围的人深陷恐慌,四面楚歌,从而在心理上就给对方极其紧张和恐惧的挫败。

  “嘭!”马贼行动很快,扬起的抓钩勾住马车。

  瞬间,马车剧烈摇晃,被四面的马贼生生撕扯开。

  “小心!”萧君泽蹙眉,下意识抬手,挡住了落下来的马车穹顶。

  眼眸暗沉的盯着四周,萧君泽握紧手中的匕首。

  “小姐!”婢女害怕的抱着柳茗烟,两人惊慌的看着四周。“怎么会这么多人……”

  这些马贼为什么冲着他们来。

  “你们截错了,我们马车上什么都没有!”柳茗烟有些害怕,紧张开口。

  “柳家小姐,您柳家可是南疆第一镖局,富可敌国,就算这车上没什么东西,劫持了你,害怕没钱?”那人冷笑,示意身边的人动手。

  萧君泽脸色沉了一下,南疆第一镖局,柳门镖局。

  号称天下第一镖,天下钱庄也是柳家的产业。镖局弟子数千人,身价位置连南疆皇室都要敬重三分。

  真真正正的富可敌国。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