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62章 除掉萧君泽的蛊蝶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南疆,边关驿站。

  “小姐,查到了。”何顾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萧君泽疼的累了,趴在床榻上睡着了。

  朝阳走出房间,下意识关上房门,不让何顾看见萧君泽。

  从潜意识,她也担心何顾还和沈清洲有联络。

  万一……

  “暗魅楼确实下了猎杀令,在驿站追杀我们的不过是冰山一角……”何顾有些担心,猎杀令一出,各国高手齐聚南疆。“这些人聚集在南疆是为了上毒谷的,可最近有人透露您离开毒谷的消息,他们这才在驿站观望等待。”

  朝阳眼眸暗了一下,为了杀她敢聚众上毒谷……

  “猎杀令……”朝阳始终不明白,杀一个她用得着暗魅楼如此兴师动众?

  “猎杀令一出,您无处可躲,总有苍蝇会盯上您。”何顾担心。

  “百晓堂可知暗魅楼为何下达猎杀令?”朝阳不得不动用百晓堂的关系网。

  “我已经将消息送回去,很快就会有回信。”何顾点头,他已经将这个消息告知了沈清洲。

  但愿丞相能想出法子,护住朝阳。

  猎杀令一出,哪怕是朝廷重兵都未必保护的了朝阳太久。

  “明日,你我分头行动,你往毒谷方向将那些人引开,我有些事情要处理,我们于东阳城木家军营汇合。”朝阳让何顾引开眼线。

  “可……”何顾担心他不在身边,朝阳会有危险。

  “你替我引开他们,我不会有事。”朝阳示意何顾放心。

  何顾点了点头,转身退下,守在暗处。

  暗魅楼的猎杀令一出,最怕的不是这些苍蝇,而是暗魅楼内部的那些高手。

  他们会疯狂的将朝阳列为猎杀对象,不死不休。

  听闻暗魅楼刚选拔了圣女,那个女人……怕是不好对付。

  ……

  “你是君公子的夫人吗?”

  朝阳下楼,本想给萧君泽要些吃食,却看见柳茗烟等在一旁,似乎等了她很久。

  “柳小姐,有事吗?”既然萧君泽撒了谎,她没必要拆穿。

  萧君泽还算聪明,知道应该与江湖商甲女保持距离。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柳茗烟对朝阳很客气,看起来还微微有些局促。

  朝阳对陌生人始终保持警惕状态,但也没有特别的讨厌柳茗烟。

  “朝阳。”朝阳没有隐瞒自己的名字。

  猎杀令都下了,她还有什么好藏的。

  “朝阳……”柳茗烟有些失落。“果然,君公子连重伤昏迷都在喊你的名字。”

  “柳小姐找我有事要说?”朝阳楞了一下,倒是有些诧异柳茗烟会说这些,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这个女人喜欢萧君泽。

  “朝姑娘,您是南疆控蛊之人吗?”柳茗烟直接询问。

  “师承毒谷。”朝阳点头。

  “原来是老者的徒弟……”柳茗烟眼底再次闪过惊讶,有些失敬的作揖。“老者曾对家父有恩,失礼了。”

  “柳小姐客气了。”朝阳觉得柳茗烟这是想先礼后兵。

  “朝姑娘既是老者的徒弟,那想来小厮是误会了,您怎么可能会养阴蛊,君公子体内的蛊蝶您……可知道如何根除?”柳茗烟试探的看着朝阳。

  “他体内已经没有蛊蝶。”朝阳不是很明白柳茗烟的意思,想起小厮进房间时的举动,了然他是误会了。“我用在他身上的是食腐蛊,用来清理后背腐肉的。”

  柳茗烟了然的点头。“想来是误会姑娘了,柳茗烟在这里跟您道歉。但……姑娘既是毒谷之人,应该知道那阴蛊害人,蛊蝶从君公子体内出来,便一直缠着君公子不肯离开……这对君公子来说很危险。”

  蛊蝶害人,善于蛊惑人心,这一点朝阳肯定很清楚。

  “蛊蝶为什么会跟着他我不是很清楚,他是成年人了,有自己决定的权利,我无法干涉。”朝阳觉得,那蛊蝶对萧君泽没什么攻击性,除不除没有意义。

  “姑娘,您跟我来……”柳茗烟脸色凝重了些许,将朝阳叫到了驿站外。

  “你看……”

  白布掀开,血腥气弥漫。

  朝阳蹙眉,脸色一沉。

  那尸体分明是被蛊虫寄居,随即破茧而死。

  “君公子经过的地方,就会有人死亡。这些蛊蝶害人,作为毒谷之人,应该斩除。”柳茗烟想说服朝阳一切除掉萧君泽身边的蛊蝶。

  “我们已经想到了除掉蛊蝶的方法,不知道姑娘肯不肯帮忙。”见朝阳面色同样凝重,柳茗烟再次开口。“也是为了君公子。”

  “要我做什么?”朝阳确实知道,蛊蝶破茧应尽快除掉,只是没想到这些蛊蝶会害人。

  老者也曾说过,蛊蝶会寄居宿主,但多数情况下蛊蝶会选择深山繁衍,更多的是在动物体内寄居,很少出现在人口繁多的地方,除非有人种蛊。

  可这些蛊蝶……不仅一直跟在萧

  君泽身边,似乎还在守护着萧君泽。

  确实有些反常。

  “蛊蝶怕火,我们想……”他们想设计烧死这些蛊蝶。“姑娘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不插手……”

  柳茗烟怕朝阳坏他们好事。

  “明日我会离开,只要别伤到他,你们随意。”朝阳没有时间管太多闲事。

  看柳茗烟的样子,应该也不会伤害到萧君泽。

  “多谢姑娘!”柳茗烟开心点头,就好像要救的是自己的丈夫……

  朝阳深意的看了柳茗烟一眼,没有多说,转身离开。

  若是萧君泽对柳茗烟也有意思,回到奉天后纳她为妃,也不失为是拉拢柳门镖局的好办法。

  ……

  昏暗房间内。

  朝阳没有入睡,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一直徘徊守着的那些蛊蝶。

  萧君泽似乎不许他们进屋,那些蛊蝶便一直徘徊在窗外的树干上。

  蛊蝶经过之处树枝枯萎,百草不生。

  “朝儿……”萧君泽半夜醒来,惊慌的喊着朝阳的名字。

  朝阳在昏暗中看了萧君泽一眼,喉口有些酸涩。

  本以为萧君泽无恶不赦,最让她绝望的也是六皇子的死。

  可原来……萧君泽并没有杀了六皇子,仅仅只是禁足自由。

  “萧君泽……”朝阳别开视线,再次开口。“这些蛊蝶,为什么听你指令?”

  连控蛊最有天赋的南疆女都控不了阴蛊,多数控蛊蝶之人都会被反噬。

  “不知。”萧君泽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后背的伤口还在疼痛,多少缓解了些。

  “蛊蝶善于蛊惑人心,会寄生害人,为何不除掉?万一反噬……”朝阳想看萧君泽的反应。

  萧君泽抬头看着朝阳,昏暗中,眼眸透着丝丝失落。“你也这么认为……”

  朝阳蹙眉,没有说话。

  “这段时日,陪着我的只有这些蛊蝶,没有它们……我早就死了。”萧君泽想让朝阳知道,他害怕孤独,渴望身边有人或物相伴。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