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63章 朝阳误会了萧君泽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比起人,这些蛊蝶似乎更加贴心,也更加不离不弃。

  “它们不可控……”朝阳想劝萧君泽。“而且会伤人,你可知这些蛊蝶会寄居人体,伤害无辜百姓。”

  “它们不会伤人!”萧君泽情绪微微有些激动,扯到伤口疼。“朝儿,你相信我,这些蛊蝶与我有很微妙的联络,它们会将虫卵寄居在动物身上,不会害人。”

  朝阳脸色一沉,萧君泽当真是被这些蛊蝶迷惑了?

  “尸体就在外面,你告诉我它们不会害人?”朝阳冷笑。“萧君泽,你一直都在自欺欺人。”

  以前是因为慕容灵自欺欺人,明明慕容灵做了那么多错事他都视若无睹。

  如今连这些蛊蝶他也选择视而不见。“你不能只因为这些蛊蝶救了你,就如此信任它们。”

  萧君泽呼吸有些不顺畅,朝阳眼中的不信任还是刺伤了他。

  “我没有……它们不会害人……”萧君泽执着……“我也不会伤害它们。”

  “萧君泽,你永远都活在你自己的世界里,自欺欺人,自以为是!”朝阳用力握紧双手,情绪微微有些失控。

  她还是会介意……

  介意萧君泽对她做的那些种种。

  当初萧君泽为了慕容灵选择一叶障目视而不见,对她百般质疑百般不信任和欺辱。

  如今又因为这些蛊蝶……

  可笑的是,只是一些阴蛊,一些本就应该除掉,还是些差点害死他的阴蛊!

  深吸了口气,朝阳别开视线。

  仔细想想,自己有什么资格劝说?

  萧君泽是死是活,她都不想再过问。

  摇了摇头,朝阳起身。“你好好休息,我还有事要处理,我们木家军营见,注意隐藏自己的身份。”

  柳茗烟既然愿意管这个闲事,那就让她管好了。

  “朝儿……”见朝阳要走,萧君泽垂着脑袋无力的唤了一声。

  朝阳走着的脚步僵了一下,没有回头。

  “一个人……是不是只要犯过错,就再也没有被原谅和相信的机会了?”萧君泽的声音很轻,很无力。

  他知道自己犯过错,那时候……他也只是害怕。

  害怕失去自己想要握在手里的光。

  就像现在……

  他不想失去这些蛊蝶,可朝阳却不信任他,也不相信那些护着他的蛊蝶。

  朝阳没有停留,跃下窗台离开。

  暗夜中,蛊蝶终于试探着进入房间,依偎在萧君泽身上,鳞片散着幽蓝色的冷光。

  它们安静的陪着萧君泽,仿佛想要安抚他的悲伤。

  眼角微微有些湿润,萧君泽笑了一下,抬手看着指尖的那只朵蓝色蛊蝶。“她好像不是很喜欢你们……”

  好像,没有人喜欢你们。

  蛊蝶安静的陪着萧君泽,没有吱声,没有回应。

  它们只是些蛊蝶。

  ……

  连夜离开驿站。

  朝阳往南疆皇陵的位置赶去。

  她要在天亮之前赶到,看看宁河到底想做什么。

  “你们快看,最近死了好多人。”

  “听说毒谷自顾不暇,经常有杀手上毒谷,老者可是得罪了什么人?”

  “你们快看,这里又死了一个。”

  “哎呀,最近死的这些人都死状凄惨。”

  后半夜,朝阳赶了两座城,一路总听到有人死亡的消息。

  勒马前去探查,朝阳微微蹙眉。“老伯,天还没亮,你们这是……”

  “姑娘,外来的吧?最近南疆不安生,蛊门怕是出了败类,总有人被毒蛊寄生,死状凄惨。”

  朝阳上前看了一眼,心口一颤,死状竟与驿站那几具尸体一模一样。

  朝阳能看得出那时蛊虫寄居破茧后的死状,可萧君泽远在边关城外的驿站,怎么可能……

  就算蛊蝶一路跟着她,也没有这么快的繁殖和破茧能力。

  “是吸血蝙蝠!”林中传来蝙蝠的叫声,村民吓得尖叫,四处逃窜,一旦被这些蝙蝠寄居,死状便是这般凄惨。

  朝阳抬手捂住口鼻,惊愕的看着尸体上的伤口,对……吸血蝙蝠的破茧与蛊蝶十分相似,只是蝙蝠破茧的杀伤力比蛊蝶更厉害。

  她当时只顾着怀疑萧君泽的蛊蝶,根本……没有往蝙蝠上考虑。

  坏了!

  萧君泽……

  惊慌的翻身上马,既然那些人不是萧君泽的蛊蝶所伤,是她和柳茗烟都误会了!

  柳茗烟有计划要除掉萧君泽的蛊蝶……

  朝阳着急想要赶回去,可……她已经连夜赶路,就快要到皇陵了,为了一群阴蛊回去,值得吗?

  朝阳犹豫了……

  蛊蝶是死是活,她为什么要这般在意……

  就算她误会了萧君泽,大不了道歉便是……

  为了那些蛊蝶回去,不值得。

  ……

  南疆,边关驿站。

  萧君泽没有了睡意,靠在榻上,吹着手中的笛子。

  天蒙蒙微亮,萧君泽坐在窗边,视线始终落在朝阳升起的地方。

  萧君泽不知道,那里是不是有朝阳想要的自由。

  笛声婉转悠扬,似乎在诉说萧君泽的凄凉。

  蓝色蛊蝶伴舞,在日辉中美的如同仙境。

  只要不涉足朝堂,萧君泽仿佛还是朝阳当初爱慕的那个谪仙一样的少年。

  可惜,世俗总是会折断仙骨,让仙人坠落凡尘。

  “救命啊!起火了!小姐还在房间!”

  天亮了,阳光刺眼。

  萧君泽本想离开驿站,却听见有人喊走水。

  烟雾瞬间弥漫,刺鼻的烟味让萧君泽蹙眉。

  “公子,公子你救救我们家小姐,公子!”

  驿站西厢的位置着火,火光冲天。

  萧君泽脸色一沉,柳茗烟身边的人都是废物马?

  怎么会让西厢着火?

  来不及多想,萧君泽跳下窗台,往着火的位置跑去。

  ……

  大虞,皇宫。

  “陛下,天亮了……”

  阳光照进房间,美人窝在床榻上,而胤承……就坐在桌案旁看了一夜的兵书权谋。

  “朕昨日已经来过了,知道该怎么说?”胤承起身,冷眸看着床榻上的女人。

  女人咬牙点头,面色惨白。

  从昨天夜里到现在,胤承连看都没有多看她一眼,更别说碰……

  “娘娘,陛下对您很是欢喜,封您为婕妤,还不开领旨谢恩。”

  胤承刚离开,后宫的管是太监就走了进来,和宫女们一起道贺。

  女人什么都没说,心口疼的厉害。

  别人都以为她恩宠似海,只有她自己知道……

  皇帝对她不仅仅没有好感,甚至是厌恶。

  取走了床榻上代表清白之身的落红帕子,太监再三道贺,终退了下去。

  女人低头看着自己手指上的伤口,嫁入深宫……难道一辈子就要过这种日子吗?

  难道……做女人,就应该认命吗?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