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69章 阿古弥雅爱昆仑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昆仑怒意浓郁,明明杀意怒红了双眼,却挣扎着不肯对老者动手。

  只因阿古弥雅生前多次护着老者,还说无论如何都不能伤害这个男人。

  蛊人不懂什么叫吃醋,他只知道他不喜欢老者,却不得已不能伤他。

  老者看着蛊人,视线落在阿古弥雅的坟包上。

  呼吸有些灼热,老者想要靠前。

  昆仑呲牙,护犊子的守着坟墓,不肯让老者靠近。

  “你守了她这么多年了……她肯留下来陪你,就已经在你我之间选择了你……”老者知道昆仑能听懂,苦涩的笑了一下。“你赢了,昆仑。”

  老者从未想过,自己可以输给一个蛊人。

  蛊人身体僵硬的站在原地,没有再阻止。

  老者放下阿雅,走到阿古弥雅的坟墓前。“弥雅,好久不见了。”

  阿雅小小的身躯跟在老者身后,眼睛里透着纯真。

  “阿雅,过来,见过你祖母。”

  阿雅傻傻的站到墓碑前,一脸茫然。

  “跪下。”

  阿雅听话的跪地,小声开口。“祖母,是你吗?”

  老者揉了揉阿雅的脑袋,侧目看着昆仑。“我知道你怨我……这么多年都不曾来看过她。”

  昆仑呲牙,没有说话。

  “我只是不能接受,我输给了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戮工具。”老者忌惮蛊人,命令全谷之人禁杀控阴蛊之人。

  蛊人,就属于阴蛊中最难炼制,也是最阴毒狠辣的一种。

  因为蛊人是以人为蛊,所以老者并没有将蛊人列为阴蛊。

  蛊人并不阴毒,制作蛊人的人,其心太毒。

  “弥雅决定带你入死亡之地的时候告诉我,她已经不爱我了……如果重新选择,她会从一开始……就选择你。”

  老者知道,他当年犯了错,让自己的爱人心灰意冷。

  他与阿古喆喆推翻南疆旧皇权,建立新皇权……可阿古喆喆的杀戮之心太强,他与阿古弥雅之间产生了意见分歧。

  老者承认,他当初利用了阿古弥雅,也利用了蛊人……

  他为了所谓的天下苍生,选择了利用自己的爱人。

  阿古弥雅说她不恨老者,她把孩子留给老者,毅然陪着昆仑留在死亡之地。

  “她说,蛊人也是人,值得爱和被爱。”老者知道昆仑懂什么是爱。

  弥雅陪了他这么多年,早就已经教会他去爱。

  “今日我来,不仅仅是带走我的孙女,还是想告诉你,我这一生的执念,今日终于放下了。”他终于肯承认了,蛊人……比他更值得阿古弥雅去爱。

  昆仑安静的站在原地,直到老者抱着阿雅离开,昆仑都僵硬的站在原地。

  “爷爷,阿木很乖。”阿雅趴在老者身上小声开口。

  “好。”老者拍着阿雅的后背。“只要你能保证他不伤人,爷爷就让他留在毒谷,陪伴阿雅长大。”

  老者的声音苍老且沙哑。

  天地日月轮回,人生又何尝不是一个轮回。

  从阿古弥雅,到如今的阿雅。从昆仑到阿木……

  救赎,从来都是相互的。

  诛杀永远无法斩草除根,大爱才是拯救孤寂和黑暗的良药。

  “爷爷你真好,阿雅爱你!”阿雅抱着老者的脖子,笑的天真。“阿木,爷爷让你留在我身边。”

  阿木还听不懂老者和阿雅的话,可阿雅笑,阿雅开心,他也开心。

  ……

  老者离开死亡谷后,死亡谷就传来了经久不断的哀嚎。

  与以往的哀嚎不同,这次的哀嚎似乎诉说着无尽的情感。

  昆仑在哭,在嚎叫。

  他在诉说着自己对阿古弥雅的爱情。

  他是一个蛊人,从出生开始就被人关在黑暗的蛊盅里,与万蛊同住,以万蛊为食。

  他生于黑暗,长在黑暗。

  只有阿古弥雅,是他唯一的光。

  他疯狂的爱着这个女人,可他只是一个蛊人。

  与常人不同,除了强大和杀戮,他一无所有。

  他甚至自卑,不敢正视阿古弥雅的眼睛。

  但每次,她都会很温柔的捧着他的脸颊,笑着对他说。“我们昆仑长得真好看……”

  “我们昆仑如果不是蛊人,一定是翩翩君子……”

  “我们昆仑长得好高啊……”

  “我们昆仑……”

  阿古弥雅永远都用我们来形容她和昆仑的关系,对外也永远都会说,昆仑是我的。

  她执着又霸道,聪明又温柔的陪伴在昆仑身边。

  死前,阿古弥雅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的昆仑。

  “我们昆仑……就算一个人……也要好好的……”

  昆仑还在哀嚎,哭声在死亡谷回荡。

  他的阿古弥雅死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下辈子,他

  还要守在阿古弥雅身边,从开始到结束。

  “骗……人……”昆仑哭着说阿古弥雅骗人。

  她说过永远陪在他身边。

  ……

  奉天边关,东阳城。

  “将军,谢御澜拼权利与我方死战……城门就要守不住了!”

  木吉惊慌的跑进营帐。

  只是死守,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可出门迎战……

  将士都没有准备好。

  如此突然的情况下……

  “再撑一炷香的时间,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式,撑住!整顿全军!”木怀成气压冷凝,双手用力握紧。

  不遵守承诺提前开战这不是谢御澜的风格,能左右的了谢御澜的,只有胤承。

  朝阳的锦囊显然已经失去了意义,对方将朝阳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眼里。

  两个锦囊都已经打开,朝阳怕是到最后都没有想到胤承会突然出手。

  在朝阳心里,胤承不会是那种贪婪的想要边关三十二城的人,她太过信任胤承。

  “将军!有人要见您。”营帐外,亲卫将令牌送了进来。

  木怀成猛地起身,惊慌的走出营帐。

  是萧君泽……

  “陛下?”萧君泽易容,等在外面。

  “如今战况如何?”随着木怀成进了营帐,萧君泽垂眸看了一眼作战图。

  “朝儿走前留下锦囊,但谢御澜未曾按照计划出兵,大虞皇帝……在背后筹谋。”

  萧君泽轻咳了一下。

  这场朝阳与帝辛之间的较量,显然是帝辛赢了。

  帝辛了解朝阳,比朝阳了解帝辛更甚。

  “两人都是白狸培养出来的人……”萧君泽蹙了蹙眉。

  朝阳对上帝辛,未必会是对方的对手。

  连萧君泽都佩服帝辛,是绝对难得的天纵之才。

  “陛下……只能强攻?”如今之际,除了迎战,没有其他办法了。

  “以退为进,二取东阳城。”萧君泽将作战图上的军旗拔出,插在了华阳城的位置。“让人放出风声,朝阳不在军营,木家军群龙无首,又乱了方寸,撤离时一定要乱,伙夫营地的东西不要带,米粮散乱,逃回华阳城!”

  萧君泽眼眸一沉,他倒要看看……帝辛到底有怎样的本事。

  他,要二取东阳城。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