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72章 黑暗又肮脏的皇权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阿雅……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师父身子骨一直很好,怎么会这么突然?”朝阳惊慌的看着阿雅,手指发颤的试探老者的脉搏,想要把人救醒。

  阿雅哭着摇头,坐在一旁一直哭。

  老者去了死亡之地,回来之后脸色就一直很差。

  他心中最后的一口执念已经放下,没有多少牵挂了。

  “姐姐,这是爷爷让我交给你的。”阿雅捧着一个盒子,那是老者交给朝阳的遗物。

  朝阳眼眶红的厉害,颤抖着手指接过。

  她不能接受……老者走的太过突然。

  “外公……”

  “外公!”

  扶摇接到了消息,慌张的往毒谷赶。

  跌跌撞撞的跑进药芦,嘭的一声跪在了地上。

  “外公……”

  朝阳没有说话,老者已经没有了呼吸。

  扶摇身体发抖的厉害,呼吸也开始急促。

  人在极度悲伤的时候,是哭不出来的。

  老者走了,走的太过突然。

  “外公……”

  扶摇跪在老者身边,身体颤抖的厉害。

  朝阳别开视线,不忍再看。

  “外公我错了,你醒醒,外公……我错了,我会保护好阿雅,我听话,你醒醒……”

  扶摇声音发抖,沉默了很久才开始爆发。

  朝阳的喉口灼热的厉害,缓缓闭上双眼,眼泪滚烫的涌出。

  扶摇……平时那么高高在上,那么玩世不恭的一个人,哭的像个孩子。

  老者像是提前知道了自己的死期,没有将自己要死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一切都太过突然。

  “扶摇……”扶摇趴在老者身上哭了很久,朝阳想要安慰他一下。

  毕竟,老者紧急召回了南疆所有控蛊之人,南疆女,还有门徒。

  “师父肯定有话要交代,毒谷还需要你来主持。”老者走了,扶摇是毒谷唯一的继承人。

  他不能在这个时候不顾大局。

  “南疆已经乱了……”朝阳紧张的拍了拍扶摇的后背,心口莫名发紧。

  一切,仿佛都太突然了。

  南疆异象,突然出现大量吸血蝙蝠,老皇帝病入膏肓靠丹药续命,老者突然离世……

  把所有的事情串联在一起,细思极恐。

  “扶摇……怕有人是冲着你来的。”这一桩桩一件件,联想起来,都是冲着扶摇来的。

  冲着这个未来南疆的新帝。

  扶摇颤抖的身体慢慢僵硬,他从一开始就直到……

  到了这个时候,有太多人沉不住气了。

  “扶摇……”方才扶摇一直趴在老者身上,让老者胸前的衣衫微微有些松散。“这是……”

  扶摇的呼吸也慢慢凝滞,视线透着惊愕。

  朝阳倒吸一口凉气,冲扶摇摇了摇头。

  不要声张。

  老者胸口有一根细微到不可见的银针暗器,直直的刺穿了皮肤,黑色的毒液向四周蔓延。

  扶摇的心口一阵钝痛,无力的摔在地上。

  朝阳俨然也已经明白,能伤了南疆老者,还是用毒的人……是怎样的身份。

  老者年轻时便是各国数一数二的高手,擅长医术,更擅长制毒解毒。

  一般人别说无法近身,就算是偷袭也未必能有胜算。

  何况,老者周身全是护着他的毒蛊,蛇虫虽是蛊,但却也有灵性。

  能用毒伤了老者,还能让老者放任不管,任其发作……

  “外公,是为了我……”扶摇压低声音,手指已经发抖到泛白。

  扶摇周身的气压开始冷凝,让朝阳和阿雅都开始有些害怕。

  “扶摇……”

  朝阳紧张的上前,她不知道怎么安慰。

  “朝儿,让我和外公待一会儿……”

  扶摇没有抬头,可朝阳却心口发颤。

  以前,老者常说,身为帝王,扶摇需好好历练,不够沉稳,心太浮躁。

  空有聪明才智,不够稳重多谋。

  老者知道,只要他活着,扶摇永远无法真正成长。

  他要成为南疆之主,是高高在上的帝王。

  老者自知自己寿限将至,这是用自己的命,给扶摇上了最后一课。

  帝王无情,为了皇权……可以牺牲一切。

  朝阳垂眸,抱着阿雅离开药芦。

  阿雅傻傻的看着老者的尸体,她不认为老者死了,她觉得自己的爷爷只是太累了。

  “谁来过……”出了药芦,朝阳小声问了一句。

  守护老者的暗卫跪地,声音有些发紧。“陛下身边的太监,福尔多。”

  “可有争吵?”朝阳的手指慢慢握紧。

  “未曾争吵,但……有提及立储之事。”暗卫也没有听到太多。

  立储之事是国家大事,不是他

  一个暗卫能随便去听的。

  朝阳没再说话,抱着老者给的木盒去了一旁的角落里。

  老皇帝身边的大太监,定然是奉命前来。

  从阿古喆喆黄袍加身,以叛将之名坐稳皇位以后,狡兔死走狗烹……

  帮他打天下之人,便都成了眼中钉肉中刺。

  毒谷便是例子。

  阿古喆喆死后,强行让老者的女儿入宫为后,算是用这层关系拴住老者。

  如今的老皇帝在位这么多年,他同样忌惮毒谷。

  古有皇帝杀母立子。

  老皇帝死前不见老者离世,他心不安。

  毒谷门下的控蛊之人过三千,门徒更甚,这对于皇权来说本就是挑战。

  只有老者死了,扶摇继承毒谷,这所有的一切……才能彻底归于皇族。

  归于皇权……

  朝阳抱着木盒的手有些发颤。

  朝堂、权谋、天下……

  这一切,黑暗又肮脏。

  有些心疼的看着药芦的方向,现在最难过……也是最无法接受的,就是扶摇了。

  他的皇位,是用老者的死换来的。

  老者活着,扶摇始终都是个无忧无虑,甚至无法无天的孩子。

  南疆大公子扶摇,谁人都知道是个从小废了根基的废物,可从没有人敢动扶摇,更没有人明着要南疆皇帝另立太子。

  不过是忌惮南疆老者罢了。

  老者一死,扶摇就再也不是那个可以依仗外公威望的孩子了。

  他需要成长。

  成长成一个冷血,无情,杀伐果断的帝王。

  ……

  手指有些无力,轻轻打开木盒,最上方放着的便是一封信。

  “朝儿亲启。

  朝儿,见到这封信,师父可能已经走了。放下心中的执念,师父去了死亡之地,见了爱人和一个老朋友。心中豁然开朗,感慨竟不如阿雅一个孩子看的通透。蛊人也是人,望朝儿能一心对待。

  师父知道,走的有些突然,还有很多事情来不及交代,很多东西没有教给朝儿。但时间不多了,师父不能再停留了。

  师父此生已无牵挂,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阿雅和扶摇。

  扶摇必将经历风雨,成长为帝王,这条路注定艰辛。

  三年之约,师父换朝儿一个承诺,带阿雅离开南疆,不要让她留在皇宫,更不要留在毒谷。

  远离南疆,远离扶摇,带她去找萧君泽,带她去找自己的兄长。”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