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73章 朝阳带阿雅离开南疆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老者让朝阳带走阿雅,不让阿雅跟着扶摇。

  朝阳心口一紧,能明白老者的心思。

  扶摇终究会成为皇帝,老者对坐在皇位之上的人早就已经绝望。

  即使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孙儿,也不能保证将来不会变……

  阿雅如若留在南疆,留在皇宫,将来也许会重蹈覆辙,成为扶摇可以利用的对象。

  所以老者防范于未然,让朝阳带阿雅离开。

  “朝儿,尽快带阿雅离开,我若一死,他们必然要除掉阿雅,阿雅是我的孙女,皇帝不会容下她。”

  朝阳的心口猛地收紧,呼吸发颤。

  是啊……

  老者一死,所有的隐患都要除掉。

  阿雅的身份老皇帝是知道的,他怕阿雅将来争夺毒谷之权,更怕将来毒谷之人听从阿雅调遣。

  老皇帝一定会派出高手,除掉阿雅。

  将老者的信件揉碎成末,朝阳将木盒里的医书拿了出来。

  那是她默写的医书,以此为条件换老者救萧君泽。

  眼眶瞬间滚烫,眼泪控制不住的滴落。

  老者在医书之上做了极其详细的批注,让朝阳好好学习医书,将来成就必定在他之上。

  “师父……”朝阳抬手捂住嘴,哭的颤抖。

  合上木盒,朝阳将医书藏好,起身走到阿雅身边。“阿雅,你可愿跟我走?”

  阿雅依偎在阿木怀里,傻傻的看着朝阳,点了点头。

  朝阳伸手将阿雅拉到怀里,眼泪在眼眶打转。

  “扶摇……”

  药芦的门打开,扶摇从里面走了出来。

  阿雅的声音有些发紧,她害怕的往朝阳怀里躲了一下。

  朝阳也下意识抬头,心口一紧。

  扶摇的气压很冷,是她从没有见过的冷。

  “公子,南疆的门徒,南疆女基本都已经聚集毒谷下,您……”

  扶摇手中拿着的是毒谷门主令,老者以死,他就是毒谷的直接掌控人。

  “宣告老者以去的消息,毒谷之人皆留白三年,焚香斋戒。”

  朝阳安静的牵着阿雅的手,跟在扶摇身后。

  老者去世以后,他们都要听从扶摇的指令。

  朝阳也是毒谷之人,虽是老者的关门弟子,但更应遵守毒谷的规矩。

  留白三年,三年内凡是毒谷之人不得嫁娶,不得婚配,头戴白簪花,斋戒焚香。

  “朝儿……南疆的天以变,短时间内我无法护你和阿雅安全,离开南疆……”扶摇走了一段路,突然停下脚步,背对着朝阳,声音发颤。

  朝阳走到扶摇身后,她知道扶摇想哭,但却隐忍的强迫自己担起重任。

  “你放心,这边的事……我会处理好,自不会让伤外公之人活的长久。”扶摇双手握紧到发麻,青筋暴起。

  朝阳从背后抱住扶摇,没有掺杂任何其他情感,仅仅只是同门之间的安抚。

  “换阶的敏感时期,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朝阳不放心扶摇。

  “不用担心我……他还不会连我都除掉。”扶摇的声音有些苦涩,对口中的他……毫无感情。

  朝阳只觉得可悲,皇室父子,哪还有半分亲情。

  扶摇和老皇帝是如此,萧君泽与隆帝亦是如此。

  “我担心……南疆吸血蝙蝠在旧皇陵出没,有人故意搅乱南疆局势。”老皇帝时日不多,新皇登基在即,这个时候乌烟瘴气,南疆会面临什么……扶摇心里很清楚。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当务之急,带阿雅走。”扶摇警惕的看着四周,能进毒谷的高手,定然都是南疆一等一的高手。“我会让暗卫一路护送,快走!”

  有人来了。

  朝阳惊慌的抱起阿雅,这些人……当真是迫不及待。

  “毒谷之人皆在,他们怎么敢……”朝阳声音发颤。

  “外公以死,众人不过一盘散沙,这些年,毒谷朝堂千丝万缕,无人愿在这个时候……招惹皇帝。”

  朝阳心底了然。

  南疆的老皇帝,从来没有看上去的那么昏庸无常。

  能被阿古喆喆选定的皇位继承人,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

  如今虽已年迈,但这么多年的皇权根基,想要在南疆杀个小姑娘,轻而易举。

  “阿雅,我们走!”

  朝阳咬牙,她定要带阿雅离开。

  ……

  奉天边关,东阳城。

  “那边关军自以为我们木家军群龙无首,在东阳城大肆摆宴席欢庆。军中更是有人强抢民女,居然……在喝酒后打家劫舍!”

  “仗着自己兵力雄厚,在东阳城欺压百姓,那副将视而不见,居然帮着隐瞒谢御澜,那谢御澜估计还不知道手下强抢民女逼死良家子的事情。”

  营帐中,木吉有些愤慨。

  萧君泽手指轻轻敲打桌面。“强攻!”

  “现在?”

  木吉一惊。

  “给我方留在城中之人送信号,趁着夜色杀个回马枪。”木怀成戴好面具,手持长剑。“本将军与你共同出战!”

  ……

  大虞,皇宫。

  慈宁宫。

  “太后,您身子不适,就不要起身了。”

  胤承淡淡开口,慵懒的坐在一旁。“太后的身体怎么样了?”

  几个太医慌张跪地,擦了擦汗,不知该回答好还是不好。

  “狼子野心……”太后的声音有些发颤,还透着浓郁的不甘。

  她从没想过自己会败在一个狼崽子手里。

  不过是个翅膀都没有硬的质子……

  怎么么可能。

  因为不甘心,太后的身体颤抖的厉害。

  “你们都退下吧,朕有话要与母后好好聊聊。”胤承屏退了众人,康安太后身边的人有些犹豫。

  不放心胤承和太后独处。

  见几个奴才想要拦自己,胤承的眼眸透着浓郁的寒意。

  几个奴才有些发颤,他们都是西域跟过来陪嫁的老奴,就算是死……也要护着主子。“陛下,西域王念及公主多病,让人前来医治,已经在路上。”

  几个奴才想用西域压胤承。

  胤承活动了下手上的扳指,回头看着常山。“念及太后身边之人忠心耿耿,赏他们全尸,让这几个忠心的奴才提前去黄泉路上……等着太后。以免太后孤寂,走的心有不甘。”

  常山点头,后背发寒。

  抬手指挥身边暗卫动手。

  “陛下!你不能动我们,我们是西域的人!”

  “陛下,你会后悔的……”

  惨叫声在寝宫传出,暗卫将几个老奴就地正法。

  胤承抬头活动了肩颈,走到怒目发红全身颤抖的太后床榻前。“母后,你身边的人太忠心,提前去路上等您了。”

  “胤承……”太后眼睛里的恨意滔天。

  “当初,您害死朕的母后,将朕扔到奉天去做人质,还多次派人去奉天杀朕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有今天?”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