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74章 蛊人昆仑背弃诺言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母亲不过就是个卑微的宫婢,你跟她一样,骨子里流着卑贱的血!”太后眼眸透着浓郁的恨意,怒目赤红。

  胤承笑了,话语透着生冷。“朕已经让人拟先帝遗诏,封生母为静安皇后,追封静安太后,母凭子贵,葬皇陵,与先帝同寝。”

  太后全身发颤的看着胤承,被气到吐血。“你这个……逆子……”

  她是皇后,是大虞的太后,整个大虞只能有她一个太后……

  只有她有资格与先帝同寝……

  “至于太后您……独权专政,祸乱朝纲,暗杀皇子,刺杀皇帝……证据确凿罪无可恕!”胤承转身,知道太后活不了多久了。“但朕心怀孝心,不追其责,贬为庶人,不入皇陵。”

  “帝辛!”太后的身体在抽搐,吐了口黑色粘稠的血迹。“你以为……你能得意多久,我已经……让人秘密传信与西域,本宫诅咒你……诅咒你永远得不到你所爱,诅咒你孤独终老!”

  胤承冷笑,不以为然。

  “太后去了,一切从简,将人葬于荒野。”

  房间再无心跳和喘息,胤承开门走出,话语透着浓郁的冰冷。

  宫里人都沉默不敢开口,这个时候,谁都不敢去碰陛下的逆鳞。

  太后害皇子,刺杀皇帝……证据确凿,这是重罪。

  皇帝显然要至太后于死地,让她死后也不得安生。

  “你们听说没,陛下的生母……是被康安太后害死的。”

  “听说死的可惨,一个宫女被先帝宠幸生了陛下……被太后,折磨虐待致死,还将年幼的陛下送去奉天做人质。”

  “少说两句,小心祸从口出。”

  ……

  南疆,毒谷。

  老皇帝的杀手已经想毒谷围住,为了杀一个小姑娘,几乎出动了全部的暗卫。

  朝阳带着阿雅下山,阿木紧随其后。

  “为了杀一个孩子,你们倒是煞费苦心!”在后山脚下被拦截,朝阳蹙眉看着周围的高手。

  足以见得着老皇帝有多忌惮毒谷,连杀一个小女孩都要出动这么多的高手。

  “我们只要那小姑娘的命,你可以离开。”带头的人手握匕首,警惕的看着朝阳。

  朝阳冷笑,将阿雅放在一旁,快速出手。“除非你们踏着我的尸体过去。”

  阿木保护阿雅,呲牙与那些暗卫对抗。

  为首的人看着阿木,并没有多少惊恐。“蛊人!是少年蛊人!杀了他们!”

  朝阳暗叫不好,这些人有备而来。

  难怪老皇帝将这么多高手,配备了最精良的武器和铠甲。

  毒谷内有皇帝的人,阿木这个少年蛊人和阿雅的消息怕是让老皇帝知道了。

  老皇帝忌惮的是蛊人……

  因为阿雅和当年的阿古弥雅一样,有操控蛊人的能力。

  这样的人,必然被老皇帝视为眼中钉。

  “阿雅……”朝阳为了救阿雅,后背被砍伤。

  疼的脸色有些发白。

  老皇帝怕是将身边全部的高手都放了出来。

  抬头看了眼四周的武器,那些人早有准备,将阿木困在了玄铁的牢笼中。

  “阿木!”阿雅哭着想要过去。

  “阿雅!小心!”朝阳惊慌抱住阿雅,在地上滚了一圈,暗器擦着朝阳的大腿,将腿划伤。

  扶摇派来保护他们的人都已经被杀,现在只剩她和阿雅。

  阿木拼命的嘶吼,用力摇晃铁笼,可他毕竟还未成年,能力没有发挥到最大。

  “姐姐!”阿雅哭着看朝阳的伤口,被朝阳用力抱在怀里。“别怕,姐姐一定带你杀出去。”

  “杀!”为首的人冷眸下了指令。

  对方人太多,朝阳一人难敌。

  腹背受敌,朝阳身上已经被血液浸透。

  血液顺着发丝滴落在地上,整个后山脚下血腥气极重。

  就在朝阳快要撑不住的时候,一阵阴风吹过。

  为首之人的剑冲着朝阳的后背穿了过去,被朝阳闪躲,但却还是刺穿了肩膀。

  “姐姐!”阿雅失控的尖叫。

  “嗷!”

  一声吼叫。

  死亡之地的位置,一个黑影窜了出来,将伤害阿雅的人全部撕碎。

  为首的杀手惊恐的看着黑影,像是不敢相信。

  “你违背了承诺,你不能离开死亡之地!”为首的人似乎很了解蛊人,他知道蛊人遵守了承诺不能离开死亡之地。

  可今日,他为了一个小女孩,居然违背诺……

  难怪陛下一定要杀这个小姑娘。

  此女不除,天下动乱……

  朝阳也惊恐的看着接近九尺的高大蛊人,这是绝对成年的蛊人,甚至已经苍老。

  蛊人与常人不同,他们在成年后会永驻青春,但蛊人的寿限无人能预估,这只蛊人活了多久……朝阳也看不出来。

  “阿雅……”昆仑声音僵硬,喊了阿雅的名字。

  阿雅哭着跑了过去,用力抱住昆仑。“昆仑,呜呜……”

  昆仑冷眸看着那些杀手,周身的杀意瞬间浓郁。

  “列阵!”为首的人颤颤巍巍后退,大喊了一声。

  身后,所有人惊慌列阵,用铁链想要困住昆仑。

  昆仑的力气很大,那些人根本不是对手。

  “阿雅!”有人拖住昆仑,对阿雅下手。

  昆仑分心的瞬间,后背被多把利刃刺穿。

  抬手将阿雅护在怀里,弓弩射出的利刃全都穿透昆仑的后背,黑色的血液顺着伤口涌出。

  昆仑始终保持护着阿雅的姿态,像是雄鹰护着自己的孩子……

  “昆仑……”阿雅躲在昆仑怀里,声音有些发抖。

  昆仑怒吼一声,身上的利箭被肌肉崩断,身形快到让人无法预判。

  朝阳惊恐的抬手捂住嘴。

  一个蛊人,居然能为阿雅做到这一步。

  “嘭!”用尽力气将困住阿木的铁笼扯开一个口子,昆仑全身的肌肉线条都绷紧到极致。

  “昆仑……”

  杀光所有人,昆仑的力气也用尽了。

  摔在地上,呼吸开始微弱。

  “昆仑!”阿雅哭着跑了过去,查看昆仑的伤口。

  蛊人的伤口愈合非常快,可为什么……昆仑的伤口没有愈合。

  “老……了。”昆仑的大手划过阿雅稚嫩的脸颊,想要帮她擦泪,可昆仑已经没有力气。

  他已经活了够久了。

  不能继续孤独的活下去了。

  “昆仑,不要死,求求你。”

  阿雅知道,年迈的蛊人伤口愈合能力很差了,他们会死……

  “答应……弥雅,不出……”昆仑指着死亡之地的界碑,他曾经答应过阿古弥雅。

  可他今天出来了。

  离开死亡之地,预示着他违背诺……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