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76章 帝辛的手段太狠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郡主!”元左元祐哭着跪在地上,她们怎么可能不知道,郡主此去凶多吉少。

  “逐出军营!”谢御澜用力握紧双手。

  营帐外下起了雨,电闪雷鸣。

  “谢将军,请即刻回京,不要让陛下等太久。”

  ……

  大虞,皇宫。

  “陛下,御澜郡主已经在回来的路上。”

  胤承猜到谢御澜会回来,开山王一家可都在京都。

  “陛下就不怕逼得过紧……”太监小声问了一句。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不除,不足以安朕心。”

  他是皇帝,他要考虑的是朝堂稳定,边关强盛,军权在手。

  如今大虞三分之二的兵力都在开山王手中。

  让他如何安心,如何安稳?

  如若没有朝儿……谢御澜入宫为后确实是开山王的示好,也是兵不血刃的最好解决方式。

  可胤承不想娶,更不想用联姻的方式互相制衡。

  斩草就要除根,他要的……是更利落的手段。

  永绝后患。

  “有大臣已经开始弹劾开山王,说他杀戮无数,说他坑杀叛军,还有人说……开山王收复缅北时……屠城。”

  这些对于一个将军来说都是很常见的决定,战场无情,他当时若是不这么做,怕是很难使边关安稳。

  胤承都懂,可战时是功绩,战后就会成为皇帝制衡和他人弹劾的把柄。

  狡兔死走狗烹。

  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是规矩。

  “缉拿开山王一家入狱,彻查。”胤承要的,不仅仅是他们交出兵权,要的更是永绝后患。

  “那御澜郡主……”太监小声问了一句。

  “边关流寇众多,御澜郡主若是在回京服刑的路上被截杀……”胤承淡淡开口。

  “奴才明白。”常山低头退了下去。

  自古无情帝王家,谢御澜不除,谢家永远都是隐患。

  好在开山王子嗣单薄,膝下仅有一子一女。

  ……

  奉天,边关,东阳城。

  谢允南躲在伙夫营,偷偷啃着鸡腿。

  听说谢御澜战败了,心里有些不舒服。

  虽然这个姐姐不待见自己,但也毕竟是亲姐弟,他不想让谢御澜战败被罚。

  那新皇帝心思极重,指不定会不会趁机对谢家下手……

  他虽然胆小怯懦,可也不是傻子。

  “少爷,我听他们说,郡主被召回京,谢家军全军后退十里,在凤阳城驻扎,死守。”书童跌跌撞撞跑进营帐,就看见谢允南边哭边啃鸡腿。

  “少爷……”书童和谢允南又抱着哭了起来。

  主仆两个哭的悲痛欲绝,没有听见营帐外的动静。

  “你……”一个黑衣人闯进营帐,冲着谢允南砍了过去。

  有人在斩草除根。

  “你是什么人!”

  谢允南吓得尖叫,拉着书童到处闪躲。

  营帐外,木吉让人将伙夫营团团围住,冷眸将跑出来的谢允南护在身后。“来我木家军杀人,阁下还想走?”

  很快,手下一拥而上。

  主帅营帐。

  “陛下,不出您所料,有人来杀谢允南。”木怀成蹙眉,萧君泽算的很准。

  “帝辛想要除掉谢家,必定斩草除根,谢御澜不会活着回到大虞京都的。那谢允南最好的结局就是死在我方军营,既能激化边关军与木家军的矛盾,又能将开山王的子嗣赶尽杀绝……”

  萧君泽垂眸,帝辛的手段,要比他更狠,更直接……

  当然,同为帝王,萧君泽是赞同帝辛的做饭。

  可惜,互为对立面罢了。

  “这个大虞皇帝是真狠……”木怀成用力握紧双手。“谢御澜……可惜了。”

  只是可惜了谢御澜,也算是将门虎女,难得一见的军事奇才。

  “可惜的人太多了,坐在这个位置上……不能为己所用,或者对皇权构成威胁的,都要除掉。”萧君泽觉得有些悲凉,但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大虞如此,奉天又何尝不是。

  当年的木景炎……比任何人都要可惜。

  封狼居胥,战神降世,千古遗憾。

  木怀成看了萧君泽一眼,垂眸。

  将为知己者死,可自古以来,一朝天子一朝臣,皇帝多疑心,为臣者……命从来不在自己手里。

  “帝辛不会放过谢允南,这段时间,让你的人看好谢允南,不许他在木家军营出事。”

  “是!”

  ……

  南疆,关内驿站。

  朝阳打扮成中年妇女的样子,抱着阿雅,带着阿木。

  “大爷,这前面的路可好走?”朝阳拦路问了一个过路的老者。

  “哎吆,禁严呢,边关到处都是兵,不知道的还以为要打仗,说是在找什么

  人,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还有个小伙子,您们孤儿寡母的,可别过去,不少带着孩子的都被抓了。”

  朝阳暗叫不好,拉着阿木躲在了草垛后。

  “都盯仔细了!”

  “一个个查,不许放过任何人。”

  边关突增人手,老皇帝要在死前彻底解决隐患。

  “阿雅,别怕,我们一定能逃出去。”

  朝阳给百晓堂去了消息,百晓堂的人会来接应。

  只是朝阳担心,出了边关,猎杀令还在……会不会招惹更多杀戮。

  “你们几个,站住!”

  朝阳牵着阿雅要走,几个边关守卫喊了一声,将他们围住。

  朝阳警惕蹙眉,抱紧阿雅。“官爷,有事吗?”

  为首的人看了朝阳一眼,视线落在阿雅身上。“跟我们回去!”

  “把他们交给我吧。”身后,一个首领模样的人带兵走了过来。

  “胡统领,是是是……”那几个守卫赶紧撤离。

  “姑娘,我是大公子的人,公子让我们护送您出关。”

  朝阳松了口气,点了点头。“多谢。”

  ……

  奉天,皇城。

  丞相府。

  “主人,百晓堂收到小姐求救信,猎杀令以出,西域暗魅楼此次的对象是小姐,他们被困南疆边关,南疆老皇帝让人杀小姐……”

  沈清洲拨弄八音盒的手僵了一下,脸色一沉。“南疆老皇帝?”

  “南疆毒谷老者已去……”

  沈清洲眼底闪过一丝悲痛,了然。

  老者一去,老皇帝要开始清盘了。

  “既然命不久矣,那就给他备一份礼物,送他早些上路。”沈清洲眼眸沉了一下。“派高手,保护好朝阳。”

  “何顾按小姐的吩咐去了木家军,已经通知他前去接应。”手下点头。

  “西域暗魅楼,既然他下了猎杀令……那百晓堂就出悬赏令,凡是接了猎杀令的,皆可杀之。”沈清洲要保朝阳。

  手下惊了一下,点头。

  沈清洲护女儿也是下了大手笔,百晓堂这些年不问朝堂之事,但却在各国根深蒂固。

  没有人知道百晓堂幕后真正的主人,只知百晓堂知万人所不知,若想知道什么事情,需要用重金或者其他更值钱的东西,去百晓堂换取。

  “主人,有一人很棘手,已经等在南疆关外,是冲着小姐去的。”

  手下有些担心,眼中透着惧怕。“西域新选圣女,拜月。”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