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78章 萧君泽救朝阳遇险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如今,天下各国,新帝陆续登基,内忧外乱,边关动荡。

  鬼谷子曾预,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动乱年代必出枭雄……

  当初,以西域为首俯首称臣的各国,已经再也不是当年的模样。

  先辈打下来的江山,晚辈绝对不只是坐享其成那么简单。

  一代代人,一寸寸土地,将军守国门,将士洒热血……

  权力,从来都是鲜血浇筑的。

  ……

  南疆。

  老皇帝驾崩,新帝扶摇公子登基。

  这个南疆传奇一样的人物,终于在失去母亲,外公……还有最后一丝善念的代价下,登上皇位。

  “你们听说了吗?南疆新帝登基,老皇帝死了,新皇帝就是大公子扶摇。”

  “那个从小被梦魇之毒废了根基的太子?”

  “别看这大公子没有武功,控蛊控毒也是南疆高手,何况……南疆老者殁,他现在不仅仅是南疆的皇帝,还是毒谷的主人。”

  “皇家终究还是将全部隐患都握紧在了自己的手心里。”

  从前,江湖忌惮皇权,皇权忌惮江湖。

  双方互相忌惮,但又互相制衡。

  阿古喆喆开始,老者和毒谷就是他想除掉却不能除掉的利刃,因为还有很高的利用价值。

  阿古喆喆算计了一切,从他死开始,到让老者的女儿入后宫,一步步瓦解毒谷,一步步将毒谷的势力收入囊中。

  真正的帝王,连自己的死亡都算计在其中。

  ……

  边关驿站。

  朝阳被逼到角落里,身上大大小小的满是伤痕,血液浸透了底衣。

  “原来……白狸的女儿也不过如此,既然这么不堪一击,还说什么是西域最强圣女,有些丢脸呢。”拜月叹了口气,站在台上做了个极其妖娆的舞姿。“朝阳,看来,用不着我动手……你就就要去见你母亲了。”

  朝阳的手指用力握紧匕首,眼眸透着寒意。

  这个拜月,是故意激怒她。

  西域圣女善窥人心,这原本是朝阳的长处,可遇到这个女人……

  旗鼓相当。

  “连一个已经死了的人都比不过,那你这个圣女……还真是失败呢。”朝阳撑着身体站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听说,西域对选拔圣女有很高的要求,你不会……还只是备选吧?”

  朝阳也只是猜测,这个女人看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敌意,从一开始……她就把自己当做敌人。

  西域圣女最终考核和试炼是非常严苛的,杀了自己……可能就是拜月最终考核。

  果然,拜月的眼神瞬间暗沉,杀意开始浓郁。

  “激怒我……能有什么好处呢?”拜月旋身跳下舞台,招招透着浓郁的杀意。

  朝阳想试探一下拜月的真实水平,知彼知己。

  “今天,你一定会死。”拜月很自信,今天朝阳必死。

  朝阳蹙眉。

  拜月很强,若仅仅只有她一人还是勉强应付,可……这四周的杀手虎视眈眈,一个个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

  是自己大意了。

  被拜月重伤肋骨,朝阳吐了口血,但同时也伤了拜月的小腹。

  拜月眼底闪过一丝怒意,看来是她小瞧朝阳了。

  “杀了她。”拜月意识到朝阳在试探自己的实力,冷声让身边的人动手。

  朝阳终究不是这么多人的对手。

  “嘭!”驿站的门突然被吹开,一阵风沙,让人睁不开眼睛。

  四周的门窗也开始晃动,整个驿站像是被飓风包围,摇摇欲坠。

  “风沙来了!”

  南疆关外多风沙,一年一次的大风会让整个驿站处在风口浪尖。

  “躲到地窖去!”有人大喊。

  地窖是用重铁固定在地下的,能抵御重风。

  朝阳心慌地想要起身,可大风让她无法离开驿站。

  阿雅和阿木还躲在草垛中。

  拜月脸色一沉,趁乱一脚踹在桌椅上,将朝阳推进风口。

  就在朝阳身体失重,马上就要被飓风吹走的时候,一只手抓住朝阳,用力将人拉进怀里。

  “咳咳咳……”黄沙入了口鼻,朝阳被拉进驿站角落后,咳嗽得厉害。

  “阿雅……”朝阳惊慌往外跑。

  “我已经将他们藏在安全的地方。”身后,救朝阳的人再次将她抱紧,右手紧紧地抓着一旁的柱子。

  “快躲起来!”

  “萧君泽……”朝阳惊愕地回头,萧君泽脸上遮了面纱,可她能听出对方的声音。

  他不在木家军营好好养伤,来这里做什么?

  “就知道西域的猎杀令是冲着你来的……”萧君泽的声音在风中很微弱,但抱着朝阳的手越发收紧,不让她被大风刮走。

  “萧君泽!你受了伤,松开我!”

  风很大,朝阳要靠吼

  萧君泽用手死死地拽着一旁的入地梁,肩膀的位置出血,后背也开始渗血。

  “萧君泽!”风沙吹翻屋顶,整个驿站被黄沙灌入。

  朝阳睁不开眼睛,只能死死地窝在萧君泽怀里,把人抱紧。

  她想减轻压在萧君泽手臂上的重量。

  呼吸有些沉重,朝阳脑袋一片空白,只能不断地祈祷这场风沙快些结束。

  这样下去……萧君泽的手臂就废了……

  “萧君泽,放手……”朝阳低吼。

  可萧君泽始终死死地抱着朝阳,直到黄沙将两人的小腿处掩埋,萧君泽才慢慢松了手,颤抖着拽伤到麻木的手指,用外衣整个将朝阳护在怀里。“别怕……”

  关外的黄沙是天灾,每年风沙涌动,流沙会跟着大风被带走。

  驿站每年都会修缮一次,只是今年的风格外大了些。

  一直到风沙掩埋到腰身的位置,风沙才慢慢减弱了些。

  整个驿站已经被流沙掩埋了一半。

  萧君泽个子高些,风沙只盖住双腿,费力挪动了一下,拖着受伤的胳膊爬出沙堆,然后将朝阳拉了出来。

  “你的胳膊……”朝阳慌张地去看萧君泽的胳膊,会废掉的。

  右臂已经麻木,萧君泽连抓握都成问题。

  朝阳急红了眼睛,看到伤处已经肿胀,肩袖撕裂关节脱臼……

  “你疯了!这样你会废的!”朝阳情绪有些失控,红了眼眶。

  萧君泽安静地看着朝阳,忍着疼让朝阳先帮自己复位肩膀再处理外伤。

  看着朝阳紧自己,萧君泽鬼使神差地摁着她的脑袋吻了上去,不想让她担心。

  “啪!”朝阳反手给了萧君泽一个耳光。

  萧君泽委屈地看着朝阳,见她眼睛里满是怒火和杀意,才认怂地低头喊疼。

  “你就应该死在这!”朝阳擦了擦眼泪,是风沙入了眼,和萧君泽的伤没有任何关系……

  他就算是死了,也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阿雅呢?”

  萧君泽扶着肩膀站了起来。

  带朝阳去原本草垛的位置,奋力往下挖。

  挖了一会儿,朝阳就看到了一个半人多高的大缸,为了抵御大风,那缸一半是埋在土里的,用来储存水源。

  “姐姐!”掀开盖子,阿雅和阿木就泡在水里面,全身湿透。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