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93章 司马烈诬陷朝阳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不想让朝阳给他更多的恨意了。

  “我的身世?”朝阳警惕的看着萧君泽。“什么意思……”

  “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亲生父亲是个怎样的人?”萧君泽安静的问了一句。

  “作为父亲,木景炎做的很好了。”朝阳别开视线,虽然木景炎没有做过一天父亲,疼爱过她片刻,可朝阳知道,木景炎若是能活下来,一定会把她宠爱成小公主。

  他一定也是父亲手心的掌上明珠。

  从木景炎死前就开始为她和母亲筹谋策划开始,朝阳就知道,他是个好父亲。

  萧君泽愣了一下,有些紧张的看着朝阳。

  她真的认定了木景炎是自己的父亲?

  如今,除了他和沈清洲,似乎没有任何人知道朝阳的真正身世。

  “朝儿,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的父亲是沈清洲,你和你母亲从一开始也许就不用那么辛苦了?”萧君泽小声问了一句,话语多少有些没底气。

  他不确定朝阳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也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告诉朝阳。

  如果他告诉朝阳真相,朝阳无法承受该如何……

  如果他不告知朝阳,朝阳与沈清洲为敌,等到将来知晓……便会以为他是在利用她,利用她对付沈清洲。

  萧君泽很矛盾,不知道要怎么和朝阳去提这件事。

  “其实小时候我怀疑过自己的身世,我母亲与沈清洲在一起的时候,我一直以为他就是我父亲。”朝阳处理好伤口,笑的有些无力。

  “那时候,沈清洲将沈云柔捧在手心,让沈云柔成为京都最娇惯的相府千金,而我和母亲却只能躲在避暑山庄的阴暗角落里。”

  “我恨过也埋怨过,但当我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女儿以后,我好像瞬间释怀了,一切……都是因果。”

  当年沈清洲与木景炎、白狸三人之间种下的因,而果就报应在她自己身上。

  萧君泽沉默了。

  许久没有再开口。

  也许,他还需要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再将这件事告诉朝阳。

  ……

  边关江南之地。

  司马烈的关中军已经过了江南十二城,入夜便可在关外安营扎寨,清晨便能直逼木家军。

  萧承恩在山丘上勒马,微微蹙眉。

  他知道前行驻扎的军队是关中军,可沈清洲怎么会让关中军出京都?这方向,怕是冲着木家军去的。

  而且,行军十分隐秘。

  “王爷,关中军的人马,咱们避开一些。”暗卫小声提醒。

  “传信给刘大人,就说沈清洲让关中军部分人马离开,往边关三十二城方向赶去。”萧承恩点了点头,勒马快速离开。

  萧承恩让自己人回去通风报信,兵权不握在手中,沈清洲还真是失策。

  关中军营地。

  司马烈让将士们安营扎寨,打算明日一早突袭木家军,根本不给木家军喘息的机会。

  “将军,木家军还未察觉我们已经到了江南城外,前来探路的探子都已经被我们斩杀。”

  司马烈眉宇间的疤痕狰狞,冷眸抬头,眼神如同草原的头狼。“很好。”

  “报!将军,沈丞相来密函。”

  司马烈接过密函看了一眼,朝阳郡主在木家军营,此人还有用处,让他切莫伤及。

  眯了眯眼睛,司马烈眼底的寒意越发浓郁。

  沈清洲居然会在乎白狸与木景炎的女儿,这很反常。

  “朝阳郡主在木家军营?”司马烈淡淡问了一句。

  “是!”手下点头。

  “传我令,让木家军眼线在军中散播谣,就说这个朝阳郡主与南疆大虞之间关系匪浅,已经是嫁到大虞的和亲之人,心不在奉天,她留在军营是为了帮大虞皇帝夺过边关三十二城。”

  谣如同腐蚀的剧毒,一旦开始蔓延,一发不可收拾。

  木家军若是全军覆没,朝阳身上的污水……便永远都洗不清楚。

  手指用力揉碎手中的密函,木景炎的女儿,早就该死。

  既然丞相说还有别的用处,那就再让她多活几日。

  ……

  入夜。

  边关,木家军营。

  “你们听说没,那朝阳郡主留在军营根本不是来帮我们的,是做眼线帮大虞皇帝夺回三十二城的。”

  “我也听说了,那谢御澜就是假投降,朝阳郡主和她之间的战斗都是商量好的,就是为了潜伏在我们木家军,趁机将我们木家军一网打击!”

  “朝阳郡主可是奉天送去大虞和亲的人,当初我亲眼看见那大虞皇帝为了她不顾一切跳下悬崖!”

  “两人绝对有问题!”

  谣猛如毒药,快速在木家军中渗透。

  “将军,那谢御澜就是个奸细,还有朝阳郡主!”有人将这件事捅到了木吉耳朵里。

  木吉蹙了蹙眉,脸色一沉。“你可知道

  你在说什么?军中不许散播谣,难道你们不知?”

  “将军,我亲眼看见朝阳郡主往大虞方向放了传信鸽,她和大虞皇帝之间有来往,您看!这是大虞那边来的密函……”有人慌张走到木吉身边,将一只死了的鸟拿在手中。

  “这是属下偷偷射下来的。”

  木吉将信将疑的打开,果然是大虞皇帝给朝阳郡主的密函。

  “还有这个人,是他负责接密函。”属下看了眼营帐外,让人将一个眼线绑了进来。“已经查清楚了,是大虞的眼线。”

  木吉的脸色越发沉重,心口一颤。

  信中说,谢御澜是假降。与朝阳一同合谋,为了解决木家军,也为了夺回边关所有城池。

  “将军,朝阳郡主让您过去。”营帐外,有人来传信。

  木吉有些拿不定主意,木怀成与陛下似乎对朝阳异常信任。

  现在木怀成与陛下的身份都不能暴露,如若朝阳郡主和谢御澜都是眼线……

  那后果不堪设想。

  “让人盯紧谢御澜和谢允南的一举一动,有任何情况第一时间告知我。”木吉不得不怀疑,谣都不是空穴来风。

  谢御澜刚投降来木家军的时候,就有很多将士提出抗议,说谢御澜是假降。

  这么看来,他确实要引起重视。

  朝阳营帐。

  “朝儿,你找我们?”木怀成和众将军从营帐外走进来,不知朝阳要说什么事情。

  “我怀疑司马烈和大虞之间会有联络,如若他们两方夹击,我们胜算很小。”朝阳有些担心,召集木家军的众将士来商议。

  “司马烈这个人为人低调,平时也从不与人结仇,在不确定木家军会不会拒交边关的时候,不会如此赶尽杀绝,”木吉不知道朝阳现在突然召集所有人的用意,可结合方才收到的密函,木吉有些担心。

  木家军和司马烈之间也没有仇恨,也没什么交集。可朝阳这么说,是想让木家军与司马烈开战。

  如若开战,木家军必然会有损耗,到时候大虞的人趁机攻打,那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取得边关三十二城的控制权。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