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00章 后宫女人的阴谋算计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皇后娘娘,您还没有祭天,从礼制上来说还不是正宫皇后,我们来是敬您,不来也没有任何错,您这般惩罚我们,是不是有些过分了!”颖妃身边,几个嫔妃脸色异常难看。

  朝阳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喝了口茶水。“听说,冯婕妤还在外面跪着?”

  这烈日炎炎,颖妃还真是心狠手辣。

  颖妃愣了一下,微微蹙眉。

  “常忠,去将冯婕妤唤进来。”朝阳看了身边的太监一眼。

  太监点头,快步走了出去。

  烈日下,冯婕妤的身形有些摇晃,她身子骨本就有些弱,清晨至正午的太阳太过毒辣,后背微微起了一层薄汗。

  “娘娘,皇后娘娘唤您。”

  冯婕妤握紧的双手慢慢松开,抬头看着常忠,眼眶泛红。

  “您小心!”冯婕妤撑着身体想要站起来,双腿一软差点摔在地上。

  婢女在一旁抽泣,他们欺负娘娘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无事。”冯婕妤摇了摇头,走进内殿。“见过姐姐。”

  朝阳冲冯婕妤笑了一下,示意她坐下。

  冯婕妤看了眼内殿跪着的众嫔妃,惊了一下,坐立不得。

  “颖妃为何无缘无故惩罚冯婕妤?她可是做了什么错事?”朝阳压低声音开口。

  颖妃眼眸一沉,愤恨的看着冯婕妤,这个小贱人,还学会攀附权贵告状了!

  看她一会儿怎么收拾她!

  “姐姐,冯婕妤冲撞了我,让她跪一会儿小作惩戒。”颖妃梗着脖子,她惩罚个小小婕妤都不行?

  “哦,就算还没有祭天,本宫也是陛下口谕的皇后,颖妃冲撞我,也跪一会儿小作惩戒吧。”

  朝阳慵懒的说着,起身走到冯婕妤面前。“可有时间陪我在宫中转转?”

  冯婕妤紧张的看着朝阳,起身点头。“荣幸之至。”

  见朝阳和冯婕妤离开,颖妃气的脸色越发难看。

  该死的朝阳!还有这个小狐狸精冯婕妤!

  “颖妃,娘娘说了,茶凉了便能起来了。”见颖妃要起身,太监小声开口警告。

  颖妃的怒意越发浓郁,用力握紧双手。

  朝阳,冯婕妤!

  ……

  御花园。

  冯婕妤尽职尽责的带朝阳看着四周的风景,介绍着大虞皇宫的一切。

  “入夏了,天热,为何还穿春日的厚衣?”朝阳摸了摸冯婕妤的衣料,有些不解。

  冯婕妤紧张的收回手腕,夏日长衣,袖子能遮住指尖。

  “你……”朝阳蹙了蹙眉,伸手抓住冯婕妤的手腕,将衣袖撩了起来。

  倒吸一口凉气,朝阳的眼眸沉了一下。“你是宫中婕妤,谁敢伤你?”

  冯婕妤垂眸,身形有些发颤。

  “有我在,你可大胆说。”朝阳握着冯婕妤手腕的手指又收紧了些。

  冯婕妤眼眶红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看着朝阳。

  如若她有朝阳身上一半的底气与风华,也不至于……被人欺负还不吭声。

  “是颖妃?”见冯婕妤不敢说,朝阳也猜到了。

  胤承对后宫必然是极其不上心的,这个向来得宠的婕妤怕也只是个幌子。

  否则……胤承怎么可能会看不到冯婕妤身上的伤。

  “冯婕妤,人善被人欺,在这深宫之中,并不是你一昧忍让就能活下去的。”朝阳叹了口气,深意的看着冯婕妤。“你要学会反击。”

  朝阳没有多说,点到为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

  冯婕妤的隐忍也绝对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

  听闻冯婕妤是家里的长女,虽是嫡女,可父亲并不是三品以上官员,处处都受排挤。

  一家人都小心翼翼的活在京都之下,何况是入宫以后的她。

  在宫中走了一会儿,朝阳就去胤承那了。

  冯婕妤止步目送朝阳,内心微微有些自卑。

  比起朝阳的自信与果敢,她身上缺了太多。

  也难怪,陛下会心里眼里全是这个女人。

  “娘娘,颖妃她们从皇后处离开了,我们躲着些。”婢女紧张开口,想让冯婕妤避开她们。

  以往都是如此,冯婕妤时时刻刻都在躲着。

  可走了几步,冯婕妤停下脚步。

  朝阳说的对,一昧的忍让只会让对方得寸进尺。

  “以后,不躲了。”冯婕妤深吸了口气,转身往后花园的正路走去。

  假山石后。

  “我刚才问过太医院了,陛下根本就没有醒来,而且……那个朝阳用药诡异,太医院的人都不太认同她的治疗方案,我看她根本就不想救陛下,而是想让陛下就这么昏迷。”

  “可别乱说。”

  “这怕什么?陛下没醒,朝阳就算是死在宫里也没有人知道,她一个外来的郡主,无依无靠的。”

  “这话说的倒

  是没错……”

  颖妃和几个嫔妃凑在一起。“我记得丽嫔宫中的欢喜和太医院的煎药之人是同乡,换个药定朝阳死罪应该不成问题吧?”

  丽嫔愣了一下,这是借刀杀人啊。

  谁也不是傻子,万一杀不了那个朝阳。

  “哎呀,欢喜不行,万一出了差错药让陛下喝了,到时候……”丽嫔赶紧拒绝。

  “废物。”颖妃冷声骂了一下。“今天之辱你们就这么忍了?”

  几个嫔妃都不敢说话。“我们都是不受宠的……位分也低……”

  “我实话告诉你们,我父亲已经联合三品以上官员弹劾朝阳,在没有祭天之前,她没有任何资格位居中宫。”颖妃冷笑。“若是在陛下醒来之前除掉她,对你我都好。”

  丽嫔沉默了许久,抬头看着颖妃。“这件事不会查到我们头上吧?”

  “她无依靠,趁着陛下没有醒来毁尸灭迹,谁敢说?”颖妃扬了扬嘴角。“这件事你们放心,你知我知,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保的了你。”

  丽嫔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假山后。

  冯婕妤惊恐的捂住嘴,她们疯了,想栽赃陷害朝阳……

  “娘娘,我们快走。”婢女拉着冯婕妤惊慌离开,这若是被发现,是要被灭口的。

  “娘娘,您要去哪?”见冯婕妤往朝阳所在的位置走,婢女慌张的拉住她。“娘娘,这种事不能多管闲事,您忘了……老爷入宫前交代的,明哲保身。”

  这后宫多得是不明不白死去的人,一起入宫的几个小主,如今就剩下他们几人,陛下不关心她们的死活,谁又敢多管闲事。

  冯婕妤惊慌的停下脚步。

  这个浑水,她真的要蹚吗?

  “吆,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冯婕妤啊?冯婕妤不陪皇后,怎么来这了?”假山后,颖妃走了出来,眼眸暗沉,不确定这个冯婕妤有没有听见自己说话。“什么时候过来的?”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