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02章 胤承的眼中只有朝阳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陛下!”木吉惊慌的护着萧君泽,转身看着四周。“那边!”

  高处,是萧承恩。

  萧君泽眼眸暗了些许,生生将暗器拔出,血液发黑。

  萧承恩冷笑,转身策马离开。

  这可是南疆的剧毒,朝阳不在,萧君泽活不过三个时辰。

  “陛下,是剧毒……”木吉慌了手脚。

  军医赶到,也暗叫不妙。“是南疆的蛊毒……”

  萧君泽眼眸暗了一下,萧承恩怎么会在边关?

  司马烈是沈清洲的人,不可能与萧承恩为伍。

  萧承恩此番前来,是何用意?

  “咳咳……”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手心全是黑血。

  萧君泽快速封住主穴,毒素蔓延太快,已经到了心肺。

  “陛下!”

  眼前一阵发黑,萧君泽摔落马下。

  木吉等人着急将萧君泽送回营帐,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司马烈的关中军。

  “将军!战还是不战。”木吉着急开口。

  木怀成扶着伤口站了起来,脸色苍白但却坚定。“战!”

  为了陛下,为了奉天,也为了皇权。

  他们必须战。

  哪怕明知道是死,也要拼战到底。

  “快马加鞭,将陛下中毒的消息传给朝阳郡主,她或许有解毒之药!”木怀成看着身边的亲信,让他亲自去一趟大虞。

  “陛下已经锁住血脉,十二个时辰,一定要赶回来……”

  亲信惊慌看着木怀成。

  六个时辰。

  就算是不眠不休不停,快马加鞭也要……一天一夜。

  “我们,最多……能撑两日。”军医叹了口气,这是南疆最霸道的蛊毒。

  “是!”

  ……

  萧君泽中毒,木家军便必须由木怀成亲自上阵。

  他本就已经身受重伤,这样下去……木家军撑不了多久。

  “将士们,为了陛下,为了关中百姓,我们要死战!”司马烈此番作战毫无章法,一路厮杀,报复之意明显。

  他这是冲着要木家军全军覆没来的。

  根本不给木家军任何退路。

  “死战!”

  “死战!”

  他们,除了死战,别无他法。

  ……

  大虞,皇宫。

  冯婕妤闯进正殿,有些担心的看着朝阳。“见过皇后娘娘。”

  “起来吧。”朝阳笑着开口。

  “你来做什么?”颖妃有些生气,她嚣张惯了,上前就想对冯婕妤动手。

  “娘娘,妾身在假山后面……听见颖妃和丽嫔对话,说她的丫鬟欢喜与太医院煎药之人是同乡,在药中加点东西不成问题,以此来陷害皇后娘娘。”冯婕妤壮着胆子,惊慌开口。

  朝阳眯了眯眼睛,心底也是一颤。

  她想过颖妃会来算计自己,没想到她这般明目张胆到愚蠢的地步。

  颖妃的脸色显然惨白,惊慌开口。“你这疯女人说什么呢?你发什么失心疯?”

  “皇后娘娘,您要为妾身做主。”冯婕妤惊慌跑到朝阳身前跪下。

  朝阳冷眸看着颖妃。“陛下寝宫,颖妃就想对后宫之人动私行吗?陛下还在沉睡,你好大的胆子!”

  “朝阳,你们串通一气,少在这妖惑众,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颖妃生气开口。

  “公公,不好了……”就在这时,小太监慌张跑进内殿,在常山耳边开口。“尚书中书等几位大人,一起入宫,弹劾皇后……此时,已经到了正阳门了。”

  这些人来势汹汹,这是打算趁着胤承病倒,群起而攻之。

  第一次,朝阳意识到胤承所处的环境有多么险恶。

  眼眸沉了一下,朝阳看了冯婕妤一眼。

  冯婕妤冲朝阳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

  一听到几位一品官员入宫弹劾,颖妃瞬间扬起嘴角,趾高气扬。“我看你们两个还有很么好说的,暗害陛下,还想栽赃陷害本宫,冯婕妤你好大的胆子!”

  “颖妃,你说你证据确凿,我们也同样证据确凿,这件事,你怎么解释?”朝阳冷笑,侧目看了何顾一眼。

  何顾点头,离开内殿。

  很快,何顾将丽嫔的丫鬟欢喜,还有太医院煎药的人都抓了过来。

  “这位太医,你说我给陛下的汤药中,可有毒?”朝阳眯了眯眼睛,冷眸问了一句。

  太医惊慌的看着朝阳,他方才看过了,无毒。

  可形势还不明朗,他们讲话要谨慎。“未曾探出究竟……具体有无毒素还要回太医院,几位院首共同商议。”

  朝阳点了点头,又看了眼跪在地上的丫头欢喜。“你让你的同乡在陛下的药物中加了剧毒,好大的胆子。”

  欢喜吓得脸色苍白,颤抖的看了丽嫔一眼。

  丽嫔胆子也小,早就不敢

  说话了。

  “朝阳,你少威胁和吓唬欢喜,想要脱罪?不可能!”颖妃跋扈的厉害。

  “仗着自己父亲在朝中任职,颖妃,你还真是胆大包天。”朝阳不想多说废话。

  “公公,皇后娘娘……冯家为首的府尹大人,携三品以下官员,弹劾尚书,中书令等大人,说他们滥用官职,以权谋私,证据确凿……”

  朝阳扬了扬嘴角,安静的坐回榻上。

  “既然证据确凿,当然是先治罪尚书等几位大人。”

  “你!冯婕妤!”颖妃气的脸色发白,居然让这个小贱人反咬一口。

  区区三品以下官员,还想弹劾三品以上官员,这是活得不耐烦了。

  “陛下身体为尊,皇后毒害陛下一事,才是重中之重。”颖妃冷声开口。

  “好啊,常山,让她死的明白些。”朝阳将这一切交给常山处理。

  常山赶紧点头,冷眸看着所有人。“皇后娘娘将药方分为两份,一份亲自熬煮,一份交给太医署,陛下所喝之药,皆是皇后娘娘亲自熬煮。皇后娘娘这汤药中没有任何毒物成分,可去请樊太医前来验证。”

  “至于双喜,让同乡在陛下的药方中加了剧毒鹤顶红,这在宫中可是株连九族的死罪!”常山威胁欢喜。

  欢喜吓得嘴唇都发白了。“不是鹤顶红,不是鹤顶红,是雄黄……”

  朝阳扬了扬嘴角,这个常山还挺聪明。

  常山冷眸看着欢喜,又看了看四周的羽林卫。“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拉下去,严刑拷打。”

  颖妃和丽嫔都害怕了,没想到朝阳还留了一手。

  “现在?可以彻查中书令,尚书府滥用私权一事了?”凤卿笑了一下。

  惊慌的握紧双手,颖妃声音发颤。“朝阳,你趁着陛下昏迷,想要把持朝政吗?”

  “权是朕给的,你们有意见?”

  就在朝阳打算还击的时候,胤承的声音沙哑透着浓郁的低沉。

  常山等人心口一颤,快速跪地。“陛下……您醒了。”

  胤承虚弱的撑着身体坐了起来,眼中,视线里……只有朝阳。“朝儿。”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