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03章 胤承手段的狠辣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朝阳深深地吸了口气,随即呼了出来,冲胤承笑了一下。“你醒了。”

  “嗯,醒了。”胤承伸手,牵着朝阳的手腕。

  他昏迷的时候都很矛盾,他害怕朝阳不来……

  可睁开眼睛的瞬间,他发现他的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

  “陛下!”

  内殿,所有嫔妃都吓得花容失色,惊恐的跪在地上,谁都不敢喘息。

  怎么偏偏这个时候,胤承醒了过来。

  胤承连看都没有看她们一眼,只是轻轻牵着朝阳的手,小声开口。“朝儿,你是否也厌倦这样的尔虞我诈?”

  朝阳沉默,然后点头。

  “我也是……”胤承轻声咳嗽了一声,笑着开口。

  “那……等一切结束,等我解决完所有隐患,你可愿意随我离开?”朝阳只想要胤承一个承诺,只要胤承同意放下一切随她离开,她一定会不顾一切带他离开皇宫这个水深火热充满算计的地方。

  “师父……我一直都在努力啊……”胤承笑着抱紧朝阳,无力的倚靠在朝阳怀里。

  他如今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四海升平,为了这天下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为了能给朝阳想要的自由。

  再无尔虞我诈。

  朝阳的视线颤动了一下,笑着拍了拍胤承的后背。“那好,等解决完一切,师父就来接你。”

  她要逃,也要带胤承逃。

  或许到目前为止,她对胤承还只是亲情的眷顾,但只要胤承说他不想留在这黑暗的权势中,她一定会想尽办法带他逃离。

  “师父,晚些走好不好?”胤承知道现在还不能强行困住朝阳。

  朝阳有自己要经历的一切。

  他将朝阳困在皇宫……她便永远都无法展翅飞翔。

  未来,还有属于朝阳的一片天空。

  “嗯,等你痊愈。”朝阳点头,心却像是找到了依靠。

  胤承,他与萧君泽终究是不同的。

  胤承愿意陪她去追寻自由,他们‘志同道合’的想要逃离黑暗。

  整个正阳殿,所有人都惊恐又害怕的跪着,谁都不敢吭声。

  冯婕妤安静的跪在离床榻最近的地方,她能清晰的看见胤承脸上和眼中的情愫。

  那是一种执念,深沉的占有欲。

  垂眸不再抬头,冯婕妤苦涩的笑了一下。

  她终究比不过朝阳,更进不了胤承的心。

  “陛下,府尹大人率众大臣弹劾尚书,中书几位大人……”常山小声开口,微微还透着些许兴奋。

  原本,胤承也想拉拢三品以下官员弹劾这几人,可他们都太过谨慎,明哲保身,各扫门前雪。

  朝阳……居然替他做到了。

  虽然是水到渠成,但至少朝阳是个极其聪慧的女人,知道胤承的心思,也知道他要做什么。

  胤承之所以‘独宠’这个府尹大人的女儿冯婕妤,就是为了今天。

  “移驾御书房。”

  “胤承……”朝阳有些担心胤承的身体。

  “冯婕妤,带皇后好好在宫中走走。”胤承难得对冯婕妤温柔,冲朝阳摇头。

  冯婕妤受宠若惊,却知胤承这是爱屋及乌。

  其实,冯婕妤知道自己可悲,可偏偏……从嫁入皇宫开始,她就注定卑微。

  “颖妃。”胤承起身,气压冷凝的看着颖妃。

  颖妃呼吸有些急促,吓得早已经不敢说话。

  “很好。”胤承冷笑。

  在常山的搀扶下,胤承去往御书房。

  朝阳松了口气,也算是帮胤承解决了朝中最后的隐患。

  “冯婕妤,此番大恩,陛下一定会记在心中。”朝阳笑意的看了冯婕妤一眼。

  冯婕妤低头,什么都没说。

  在这宫中,太多的禁忌和忌讳,她回避……但是不傻。

  抬头羡慕的看着朝阳,冯婕妤痴傻的看了许久。

  能被帝王独宠的女人,也需承受的起这份带刺的殊荣。

  ……

  御书房。

  众大臣群起而攻之,弹劾尚书,中书令等人。

  “陛下,那个叫欢喜的宫女招了,是丽嫔和颖妃授意,让她在药中加雄黄。”

  “颖妃丽嫔谋害皇上,此最当诛!尚书以权谋私,贪污受贿,当诛九族!”

  有大臣提议,斩草要除根。

  “陛下!”颖妃花容失色,惊恐的摔在地上。“陛下您听我解释!”

  她本不是想要害胤承。

  可这一切……就好像有人故意引诱她犯错。

  是朝阳?是她,一定是这个妖女!她早就算计好了一切,就等着自己入坑。

  “拖下去,满门抄斩,即刻行刑。”胤承的声音透着浓郁的寒意,让人如临寒冬腊月。

  他这般狠厉的处决尚书府,也是杀鸡儆猴。

  威慑朝堂。

  颖妃吓晕了过去,到死都在恨着朝阳,诅咒朝阳。

  可她不知……从她入宫开始,她一心算计想要求恩宠的男人,就已经把她当成了笼中棋子。

  这一切,都是胤承提前布局,朝阳只不过是顺水推舟之人罢了。

  一切尘埃落定,胤承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眼前发黑,重伤方醒,还有些虚弱。

  “恭喜陛下,解决朝中全部隐患。”所有人退下,常山笑着开口。

  胤承扬了扬嘴角,苦肉计虽凶险,但有时候却比任何计谋都要有用处。

  朝中大臣以为他昏迷不醒便会越发张狂露出马脚,朝阳也会心疼他,选择相信他……

  “这个计谋,朕是从萧君泽身上学来的。”胤承冷声开口,握紧手中的密函。

  萧君泽果然没死。

  “朕与萧君泽比,常山……你觉得谁更胜一筹?”胤承似乎很执着的要与萧君泽一较高下。

  “陛下,您与那奉天皇帝相比,自然是您更胜一筹,毕竟……朝阳郡主的心,如今在您身上。”

  常山笑了一下。

  胤承眼底透着寒意,淡笑了一下。“朝儿这几日可受委屈?”

  “有奴才在,自然不会让皇后娘娘受了委屈,何况,皇后娘娘聪慧胜过他人,陛下不用担心。”

  胤承点头,只要没有朝阳的软肋,谁都困不住朝阳。

  ……

  夜色渐渐浓郁。

  大虞皇城外。

  木怀成的亲信连夜赶往大虞,一路换了三匹马,只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见到朝阳。

  “萧君泽的人,来的倒是快。”萧承恩已提前赶往大虞皇城外,他早就猜到,木怀成会让人来寻朝阳,寻那蛊毒的解药。

  “青鸾姑娘体内就是这种蛊毒含量过高,若是能得到解药,也许还能顺利生产。”手下小声开口。

  萧承恩点了点头,握紧手中的剑。“等他从皇宫出来,杀。”

  ……

  大虞皇宫。

  “陛下,暗卫发现有人潜入皇宫,这是密函。”木怀成的亲信被抓。

  胤承垂眸看了眼手中的密函,萧君泽身中蛊毒。

  冷笑了一声,胤承将密函烧毁。“杀!”

  “是!”

  “这件事,绝对不许让朝阳知道。”萧君泽是死是活,与朝阳无关。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