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04章 朝阳对胤承是愧疚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大虞皇城外。

  萧承恩等到后半夜,都不见那暗卫从宫中出来。

  “王爷,看来……有人提前把木家军营的暗探除掉了。”手下小声开口。

  显然是有人将那个传消息的人除掉了。

  “朝阳郡主未必知道萧君泽中毒的事情。”手下有些担心。

  “大虞皇宫还真是高手如云,深不见底。”萧承恩冷声开口,眯了眯眼睛。

  这些人送不进去的信,那就让他去送。

  他要的是蛊毒的解药,萧君泽的死活和他没有关系。

  “王爷……您要小心。”

  毕竟是皇宫,毕竟是大虞的中心。

  真不知道大虞皇帝身边到底有多少高手。

  “那个大虞皇帝怕是不会让朝阳郡主离开皇城的。”

  朝阳身边,现在一定高手如云。

  ……

  皇宫,正宫后院。

  朝阳坐在院落中,看着天上的明月。

  微微蹙眉,朝阳警惕的听着四周。

  翊坤宫四周高手如云。

  她能听到有很多高手在监视自己,可……

  这里是皇宫,必然是胤承的主意。

  朝阳讨厌这种被人监视的感觉。

  “朝儿……”

  胤承走来,脸色有些苍白。

  他没让任何人跟着,包括贴身婢女和太监。

  因为胤承知道朝阳不喜欢身边跟着太多无关紧要的人。

  “你的伤还没好,毒也没解,怎么不好好歇着。”朝阳起身,让胤承坐下。

  看出朝阳情绪不高,胤承笑了一下。“朝儿是不是觉得四周全是监视的人?”

  朝阳看了胤承一眼,果然……从小时候开始,胤承就是最了解她的那个人。

  以前没有觉得怎样,可不知道为什么……方才的一瞬间,她突然有些心颤。

  胤承太了解她了。

  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除了白狸以外,最了解她的人。

  “西域下了猎杀令,我不放心。”胤承解释了一句,再次开口。“朝儿,你若是不喜欢,那就让他们远离你。”

  “没有,他们也没有打扰我。”朝阳摇头。

  “朝儿……打算在这留多久?”胤承知道朝阳一定会走,但萧君泽没死,这对胤承来说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密函说,萧君泽中了蛊毒。

  蛊毒的发作时间很快,至少……要让萧君泽死了,再让朝阳离开。

  “你的伤势差不多了,朝中局势也稳定了,我还要尽快离开。”朝阳不放心木家军。

  胤承眼眸一沉。

  “对了。”朝阳抬头看着胤承。

  胤承眼底的阴霾瞬间消散,伸手牵着朝阳的手腕。“你说。”

  “边关谢家的军队造反?”朝阳看着胤承,在想解决办法。

  边关军造反,和司马烈勾结一起除掉木家军?

  “边关军怕是想在三十二城自立,学木家军。”胤承点头。

  朝阳点了点头。“难怪……”

  难怪边关军对木家军下了杀手。

  他们要想占领三十二城彻底自立,那就必须除掉木家军。

  胤承松了口气,朝阳还是信他的。

  “朝儿……这次,没想到你会来。”胤承小声开口。

  “我若是不来,你就不要命了?”朝阳笑了一下。“胤承,我知道你也不喜欢这后宫的尔虞我诈,等这一切都解决,我一定带你离开。”

  “师父……你说话可要算话……”胤承疲惫的将脑袋抵在朝阳的肩膀上。“师父……你已经食过了。”

  朝阳的眼眶有些泛红,用力握紧双手。

  当初,胤承为了她被萧承恩的人带走生死不明,她答应过胤承。

  “别怕,我会救你……”

  “别怕,我会带你走……”

  她说过这话,可她没有做到。

  其实从那时候到现在,朝阳一直都不知道胤承经历了些什么,他从奉天离开,一步步走到今天,到底都经历了多少风雨艰辛。

  “如今,能拦住我们的无非就是沈清洲和西域,等我解决完沈清洲,除掉西域暗魅楼的一切阻碍,我就来接你……”朝阳心口有些发疼,她已经对胤承食过了,这一次,绝对不会再失信。

  “好……”胤承笑了一下,手指慢慢握紧。

  其实,胤承一直都明白,他之所以这么自信朝阳会来自己身边,是因为他手中抓着朝阳的软肋。

  而这根软肋,一方面是因为他太过了解朝阳,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是朝阳心口不能触碰的伤。

  而这份伤口,又叫愧疚。

  朝阳在愧疚。

  从他当年被萧承恩的人带走差点打死,到他逃离奉天一步步走到今天,所有的一切汇聚成两个字。

  愧疚。

  朝阳很聪

  明,逃离奉天这样的牢笼与逃离地狱无异,而且……他能走到今天,登基称帝,稳固朝堂,要付出的是正常人百倍的辛苦和努力。

  “这一次,我不会放你一个人,我会带你去找自由……”朝阳像是在发誓,她当年没有做到的事情,现在一定会做到。

  “当初,我们都不够强大……”胤承不怪朝阳,那是他自己的选择。

  那些皇家子弟欺辱朝阳,如若不是怕给白狸和朝阳招惹杀身之祸,他杀了那些人的心思都有。

  逃离奉天,一步步强大自己,是胤承给朝阳的承诺。

  他答应过要给朝阳自由,给她想要的一切,带她离开奉天,带她看遍四海湖泊。

  他就一定要做到。

  无论过程多么坎坷,无论……他要做多少算计。

  只要最终能达到目的,能给朝阳想要的一切。

  他都愿意。

  “朝儿,再陪我两日,可好?”两日,边关战事也该结束了。

  萧君泽,必死。

  “好。”朝阳无法拒绝胤承。

  但愿木家军能撑住。

  有萧君泽在,木家军总不至于全军覆没。

  因为只要萧君泽出面,司马烈就算是再恨木家军,也要先忍着。

  无非便是萧君泽提前打乱计划,回京都而已。

  ……

  边关,三十二城战场。

  “将军……”

  谢御澜吐了口血,木家军给她的兵力有限,对方车轮作战,她无法撑太久。

  “将军,战前败了……”

  手下前来报信,声音发颤。

  木怀成受了那么重的伤,木家军本就兵力残弱,早已无力支撑。

  谢御澜深吸了口气。

  这……难道就是命?

  她谢御澜终究难逃此劫?

  “将军,我们……投降吧。”现在投降也许还能避免杀戮,若是继续抗拒。

  连敌后仅剩的一万人马,也要全军覆没了。

  谢御澜握紧手中的长枪,调转马头。“随我,杀回去!”

  既然已经投诚萧君泽,那身为将士,生是萧君泽的人,死……也是君主的忠骨。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