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07章 战死沙场是将军的宿命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朝阳下意识握紧双手,胤承果然是知道的……

  “胤承,你知道?”朝阳的嗓子微微有些灼热。

  “我派来保护你的暗卫有拦截暗探,将密函交给我……”胤承承认了。“我本来是想给你的,朝儿……我有私心。”

  朝阳的眼眶瞬间泛红,他果然知道。

  “信上说,萧君泽中了蛊毒。”

  空气沉默了很久。“朝儿,他是怎么对你的……我恨不得杀了他,这么好的机会,我不能让你救他。”

  朝阳的手指慢慢松开,胤承想要杀萧君泽,在这之前她就知道。

  “萧君泽还不能死……”朝阳转身要走。

  “朝儿!”胤承的声音有些急促,还透着丝丝不甘心。“为什么?他明明……”

  他明明就该死。

  奉天皇族,奉天萧家的人都该死。

  “他现在还不能死,是因为他还有用。而且,我从来没有恨他到要他死的地步。”朝阳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胤承。“胤承,我要对付沈清洲,萧君泽是最好的棋子。”

  萧君泽当初利用她,现在她和萧君泽是互相利用。

  “而且,萧君泽欠我的,已经还了。”

  这么多次舍身相救,这么多次护着她,过去的种种已经还清了。

  两不相欠,互相利用。

  “你对他……还有感情吗?”胤承小声问了一句。

  朝阳垂眸,摇了摇头。“我与萧君泽从一开始就注定没有结果,我想要的自由是远离权利中心,而他要的是天下。”

  将来无论是谁赢得天下,都和她朝阳没有任何关系。

  她选择带胤承离开,是因为胤承与她志同道合,都想着逃离。

  而萧君泽,与生俱来便应该是帝王。

  不属于任何人,又属于后宫佳丽三千人的帝王。

  胤承看着朝阳的眼睛,倒吸一口凉气……

  萧君泽不死,他们怎么可能真正的自由。

  小傻子……

  胤承笑着摇了摇头,朝阳还是那么天真。

  如若自己不站在这权利的顶端,如何真正获得想要的自由?

  萧君泽会放过朝阳,会放过他吗?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们要逃到天涯海角?依旧会被找到。

  他们要的是自由,是心之所向,而不是一路逃亡。

  “陛下,就这么让娘娘离开?”常山从假山后走出,小声问了一句。

  “让她走吧……她还有必须要经历的历练。”胤承点了点头。

  朝阳要亲手除掉沈清洲,还要除掉或者继承暗魅楼。

  这都是朝阳必须要做的事情。

  “拜月那边可有消息?”胤承的眼眸在朝阳离开以后,瞬间沉了下来。

  常山赶紧低头。“有消息了,拜月等人严阵以待,猎杀令以出,各路杀手会源源不断的去杀娘娘……”

  “告诉拜月,暗地里替她除掉一些隐患。”胤承还是担心朝阳。

  杀她的人太多,不好应付。

  暗魅楼试炼的方式真的很疯狂,让这么多人去杀朝阳,她能活下来才能完成最终的考验。

  “告诉暗魅楼的楼主,他最好说话算话。”等朝阳通过试炼,便放权给朝阳。

  “是!”

  ……

  边关,三十二城。

  萧君泽所在营帐,无数的蓝色蛊蝶守在帐篷外面,密密麻麻的如同作茧的蛾子。

  谢御澜重伤下马,惊慌得看着那营帐。“这是……”

  “蛊蝶……”谢允南哆哆嗦嗦的藏在谢御澜身后。“姐姐,这些东西有剧毒,能让人自相残杀。”

  “那陛下!”谢御澜脸色一沉,快速想要冲进营帐,可那些蓝色蛊蝶却开始攻击谢御澜。

  “别伤害她……”萧君泽的声音有些沙哑,从营帐中传出。

  很快,蓝色蛊蝶飞远,萧君泽从营帐中走了出来。

  身上的蛊毒已经被蛊蝶全部吸收。

  “陛下……”谢御澜和木吉惊恐的看着萧君泽。

  他的手指尖落着的,是一只断了翅膀又重新长好的蛊蝶。

  “养蛊人,厉害!”谢允南没大没小的喊了一声。

  老乞丐说,能用身体养蛊蝶还不死的,都是天生的蛊体,这种人天生能操控从他体内生出的蛊蝶。

  “哥哥!”

  阿雅和阿木还被护在营帐中,听说萧君泽中了蛊毒,惊慌的跑了过来。

  萧君泽见阿雅眼眶泛红,小巧的脸颊让他心口一颤。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阿雅……像极了自己的母后。

  是错觉吧。

  苦涩的笑了一下,萧君泽将阿雅抱了起来。“带着阿木藏起来,听话。”

  现在,还不能让别人知道蛊人的存在。

  更不能让别人知道,阿雅可以操控蛊人。

  这若是让外人

  知道了,必然起杀心。

  阿雅和阿木,注定成为除了当年的白狸和朝阳以外,另一个被各国追逐的工具。

  “哥哥,你要保护好自己……”阿雅抱着萧君泽的脖子,小声开口。

  萧君泽感觉心都要融化了,这一声哥哥……他怕是真的要把自己当阿雅的亲哥哥了。

  “听话,去吧。”

  放下阿雅,看着她和阿木藏好,才松了口气。“谢御澜,随朕上战场。”

  “是!”

  谢御澜笑了一下,单膝跪地。

  翻身上马,萧君泽眼眸暗沉。

  司马烈公报私仇残害木家军,坑杀三万人马,将木家军赶尽杀绝……

  ……

  战场之上。

  乌鸦飞过,满目尸骸。

  木怀成吐血摔在地上,他终究是撑到了最后。

  眼睛已经被鲜血浸染,司马烈似乎不想让他死的那么痛快。

  他从司马烈的眼睛里可以看到疯狂和恨意,很明显,他把木怀成当成了木景炎。

  “起来!木家的子孙就这么认怂吗?”司马烈一脚踩在木怀成的后背上。

  “咔咔……”响声传出,空气中能听到肋骨断裂的声音。

  血液顺着嘴角流淌,木怀成用力握紧双手。

  最终,他还是撑着长剑站了起来。

  可他根本没有还手的力气了。

  “将军!”追随木怀成的亲信哭着摇头,不要再打了……

  “跪下,求我,求我放过你,也许我能留下你这条命。”司马烈冷笑,报复的感觉让人疯狂。

  “呸!”木怀成淬了司马烈一口血,冷笑。“木家人……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苟延残喘!”

  “真是有骨气。”司马烈笑了,一脚将木怀成踹了出去,用力握紧手中的长剑,冲着木怀成后背狠狠刺了下去。

  “将军!”

  整个战场的空气仿佛静止,司马烈的杀意和边关剩余将士的嘶吼在一瞬间凝结。

  木家军为君生,为君死。

  死在战场,马革裹尸,是他们的宿命,也是他们的归宿。

  缓缓闭上双眼,木怀成松开双手。

  手中,还握着他要送给朝阳的一只木簪。

  这一次,他的雕刻手艺更加精进了,可惜……不能亲手交给他的朝儿了。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