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10章 阿雅和蛊人成为目标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说完,拜月快速逃离。

  朝阳想追上去杀了拜月,可她知道拜月不可能是一个人来的。

  扔了手中的长剑,朝阳呼吸颤抖的看着院落中老夫妻的尸体。

  “对不起……”

  重重跪下,朝阳冲着两人磕头。

  他们,就不该救她。

  如若没有救她,就不会招来杀身之祸。

  ……

  边关,木家军营地。

  “撑不住了!他们冲进来了!”

  “城门破了!”

  谢允南和木怀臣站在一处,认命的闭上眼睛。

  “哥哥,哥哥在哪……”阿雅从营帐中跑了出来,看着四周的混乱,有些担心。

  “阿雅,带着你的朋友先走!”木怀臣让阿雅先撤。

  “不要。”阿雅哭着摇头,她要等萧君泽。

  阿木乖乖的跟在阿雅身后,见阿雅哭了,眼眸开始充血,呲牙看着冲进来杀戮的边关军。

  “阿木!”阿雅惊慌的喊了一声,但已经来不及了,阿木冲着边关军冲了过去,身形极快。

  “阿雅,小心!”木怀臣想要抱住阿雅,可阿雅已经跑到了敌群中。

  “什么!那是什么!”

  “啊!”

  惨叫声在敌军传出,所有人都惊恐的看着四周,慢慢后退。

  由于木家军营地在后山,太阳刚刚落山,天色也仿佛在一瞬间暗了下来。

  “是蛊人……”

  “那是不是蛊人!”

  “撤!撤!”

  大虞边关军自乱了阵脚,在大虞的人都听说过南疆蛊人,当年各国联合调动精锐军队,所有人出兵死亡谷,就是为了除掉一只成年蛊人。

  而大虞当年去了三千人,各个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可回来的,只有几百人。

  “别慌!”主帅眼眸一暗,让身边的人稳住,可恐惧早就已经战胜一切。

  “撤!有蛊人!”

  ……

  远处,山坡之上,几个白衣人警惕的盯着后山阵营,伸手接住一只黑色蝙蝠,将消息传了出去。

  蛊人在木家军营。

  那个能控制蛊人的小丫头一定也在木家军。

  这个小姑娘,可是继阿古弥雅之后唯一能控制蛊人的控蛊体。

  这些年,蛊村的人一直都在饲养蛊人,也从未放弃寻找控蛊体。

  从某种角度来说,只有蛊人没有控蛊之人,那便是纯粹创造了一个杀戮武器。

  只有得到了这个小姑娘,才能完全掌控这把利刃,所向披靡,指哪杀哪。

  当年的阿古喆喆,就凭借着阿古弥雅和蛊人,在不动一兵一卒的情况下,屠光整个皇城的人。

  ……

  战场之上。

  “将军!边关军来信,木家军营有致命武器!”司马烈身后,手下惊慌来报。

  司马烈冷眸看着萧君泽,在年轻一辈的帝王中,他确实属于佼佼者。

  “木家军居然得到了蛊人?”司马烈眼底透着浓郁的惊恐。

  萧君泽收手,血液已经顺着指尖滴落,他的伤口被震开了。

  “阿雅……”眼底闪过一丝惊慌,萧君泽担心阿雅和蛊人暴露。

  但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已经暴露了。

  “哥哥!”

  身后,阿雅下马,冲着萧君泽的方向跑。

  萧君泽看着带阿雅来的木吉,一脸担心。“发生了什么?不是让你看好她。”

  “蛊……蛊人……”木吉都吓傻了,脸色惨白,他没见过蛊人,以为阿雅带着的是个傻子……谁能想到一个小姑娘居然带着个杀戮武器。

  这就是阴间使者啊。

  “啊!”

  突然,一阵阴风吹过,一个黑影在关中军中乱窜。

  受蛊蝶影响,原本还在互相残杀的关中军都停了下来,惊恐的看着四周。

  惨叫声此起彼伏,瞬间……几人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便倒地死亡。

  “阿雅,把阿木叫回来……”萧君泽声音有些发颤,他也忌惮蛊人,怕阿木杀戮太重不再受控制。

  但萧君泽担心阿木是蛊人的消息被传出去,到时候……所有人都会将阿雅和阿木当成争夺对象。

  “阿木!回来。”阿雅抱着萧君泽的胳膊,喊了一声。

  很快,阿木满身是血的跑回来,很乖巧的蹲在阿雅身前。

  司马烈在蛊人跑过的一瞬间,被蛊人所伤,以他的武功居然毫无招架的能力。

  惊恐的盯着那个瘦小的身体,这仅仅只是个未成年的蛊人就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若是等他成年……

  后果不堪设想。

  蛊人,对于掌权者来说就是绝密武器,就像是得到了天神的眷顾,可以轻而易举的覆灭一个国家,一个皇权,一个族群。

  当初,南疆在各国之中都是极其神秘而且可怕的地方,他们利用蛇

  虫鼠蚁操控世间万物,凌驾于其他物种之上,后来……他们不满足于这些低等物种,开始将注意力放在了人身上。

  蛊人,是惨绝人寰也是灭绝人性的存在,这是极其可怕并且不被允许的存在。

  一百个蛊体婴孩中,存活率达不到一个。

  能最终活下来的孩子,少之又少。

  整个南疆的历史上,仅有两个蛊人存活,一个是当年轰动一时的蛊人昆仑,另一个就是眼前这个……

  一个还没有成年的蛊人。

  眼眸暗了一下,司马烈握紧双手。

  趁着这个蛊人还没成年,能力还不是最强盛的时候,必须尽快除掉。“撤!”

  ……

  撤离边关战场,司马烈吐了一口黑血,那蛊人的身上带着剧毒。“传信给丞相,就说……边关出现变故,萧君泽不仅没死,还……得到了蛊人。”

  手下到现在手指还在发抖,颤颤巍巍的点头。“是!”

  看了眼木家军的位置,司马烈的恨意转换成了浓郁的不甘,此番萧君泽若是回京,他必然是活不成了……

  没有将木家军彻底赶尽杀绝,他心有不甘。

  “将军,木家军已经被我们杀的不足三千人马,您已经做到了……”一直追随司马烈的人声音哽咽。

  司马烈撑不住半跪在地上,蛊毒扩散的太快了。

  “将军!”

  手下惊恐的喊着军医,跪在司马烈面前。“将军……”

  司马烈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看着自己的副将。“你是军中……跟我时间最长的人,此战,我也够本了……”

  “你们要活下去。”司马烈知道,萧君泽一旦回京,他们都活不下去。

  “将军……”副将摇头,眼皮一直跳。

  “杀了我……将我的人头交给萧君泽,就说……你们是被我胁迫,不知陛下还活着……”这时候,负荆请罪才能活下去。

  “将军!”副将惊恐哭喊。

  “杀了我……我以中蛊毒,何况,我无家眷妻女……你们不一样,你们有家人,有爱人,他们还等你们回去……”

  司马烈苦涩的笑了一下,沉不住握紧手中的匕首。“我也,该死了……”

  他不后悔坑杀木家军,也不后悔……做这些。

  他只是,不想让他的爱人死的不明不白。

  “她来找我了……”司马烈声音沙哑,看着远处的树林。

  那个一身白衣的异域女子,仿佛就站在那里起舞。

  “告诉丞相,司马烈……有愧于他!”

  “将军!”副将惊恐的嘶吼,声嘶力竭。

  司马烈知道副将下不去手,自行了断。

  血液溅落,艳红醒目。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