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14章 白狸可能没死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朝阳握着缰绳的手僵了一下,快速旋身将人压在马上。“你是西域的人?”

  “别别别,别动手啊,你能不能温柔点?”星移一脸惊慌,这怎么动不动就动刀?

  “你和暗魅楼一伙的?”朝阳冷眸看着对方。

  “他们刚才可是差点要了我的命,要扒我皮!”星移一脸委屈。“我能和他们同流合污?”

  “你到底是什么人!”朝阳没耐性陪他在这耍嘴皮子。

  “我说我说!”星移赶紧开口。“我是……”

  星移的嘴巴动了一下,说的是唇语,没有发出声音。

  四下看了一眼,星移拉开自己的衣领,让朝阳看。

  星移的耳后有一朵刺青,虞美人……

  朝阳能看懂唇语,星移说的也是虞美人三个字。

  “你找死!”朝阳周身瞬间充满杀意,匕首冲着星移的心口刺了下去。

  之前在毒谷的那些杀手,就是这个组织的。

  “朝阳!”星移吓坏了,扑通一声就跪在了朝阳面前。“女侠,饶命……”

  ……

  朝阳的匕首扑空,伸手把人拽了起来。

  虞美人还有这么怂的杀手?

  “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已经脱离了组织,现在他们在追杀我,我必须跟着你。”星移知道他说的朝阳可能不相信。“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虞美人的目标是你,是让你得到暗魅楼圣女的位置,帮你夺得西域的权利。”

  圣女,意味着她能拥有比皇权更高的话语权。

  也意味着她将凌驾于西域皇帝之上。

  如今西域老皇帝将死,新皇虽没有确立,但老皇帝仅有一个儿子,就是如今暗魅楼的主人,白梓延。

  白梓延之所以这么重视圣女的选拔,是因为圣女的权利在西域举足轻重,他要确定圣女能与自己一条心。

  何况,西域皇族子嗣凋零,朝阳是唯一还有皇族白家血脉的人了,她是最佳的圣女人选。

  “他们要帮我?”朝阳冷笑,眼底满是不信。

  “是,他们的目的是利用圣女与西域皇室为敌,彻底推翻西域政权,建立新政权。”星移说的很委婉,但却让人震惊。

  这几年虞美人这个组织突然在西域江湖崛起,他们专门与暗魅楼为敌,与皇室为敌。

  他们的目的居然是为了造反?

  那可真是胆大包天了。

  “你觉得你的话可信?”朝阳的匕首轻轻拍打星移的脸。“我可以不杀你,现在就给我滚。”

  “虞美人与你母亲有关系!”

  见朝阳要走,星移紧张的喊了一声。“你不想知道你母亲白狸的秘密吗?她隐瞒了你太多东西!”

  朝阳走着的脚步僵了一下,没有回头,她母亲都死了……无论什么事情她都不感兴趣了。

  “你母亲如果没死呢!”

  朝阳的脚步突然停住。

  “据我在虞美人内部知道的一些消息,虞美人和你母亲白狸有着很大的渊源,创建虞美人这个组织的人一定是以你母亲命名的。”

  因为当年的西域圣女白狸,号称西域最毒但却最美的花,虞美人。

  “朝阳,我能带你找到真相……难道你想一辈子蒙在鼓里,让别人看傻子,将你当做棋盘上的棋子,被人操控一辈子吗?”星移的话透着浓郁的诱惑。“你难道不好奇我为什么能找到你?我已经在江南之地等你数月,因为我从你和亲那日开始,就知道你一定还会回来!”

  “因为你的人生,你所走的每一步……都已经提前被人算计好了。”

  朝阳的呼吸有些发颤,寒冷的感觉从头顶开始浇灌。“你说什么……”

  “我说,我能带你找到真相,带你冲破牢笼,带你看见真正的光和自由。”星移眼眸透着坚定。“朝阳,你的敌人从来都不仅仅是暗魅楼和沈清洲……”

  还有这个叫虞美人的组织。

  朝阳的眼眸凌厉的盯着星移,杀意越发浓郁。

  他知道的太多了……

  “你难道不好奇我为什么这么了解你?”星移耸了耸肩,从包裹中拿出一沓信件。

  朝阳颤抖着手指接过,一张张翻看。

  全是她从小到大的生活习性……

  落款都是虞美人。

  朝阳的眼眶有些泛红,她像是被圈养的猴子,被人监视和观察了这么多年。

  她所走的每一步路都在别人的算计之中……

  这个虞美人,到底是个怎样的组织。

  “你说……我母亲没死……什么意思……”朝阳声音有些颤抖。

  她脑袋有些混乱和空白,她现在无法接受……无法接受自己每一步都在别人算计之内的这个事实。

  她以为自己很聪明,可以轻易揣度人心,可她却从来不知道……

  自己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是别人的提线木偶。

  “我带你去个

  地方。”星移拉着朝阳离开。

  “去哪?”朝阳蹙眉。

  “西域。”

  有些事情,需要朝阳亲自去面对。

  “你可知,从你出生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已经是……别人手中最完美的一颗棋子。”朝阳成长的每一天,都是试炼。

  ……

  奉天,皇城外。

  “陛下,阿雅姑娘是自己离开的,我们……”

  “找。”萧君泽扶着伤口蹙眉。

  必须找到阿雅,否则他不会离开。

  “陛下,您应该先回京都。”谢御澜也来劝萧君泽。

  萧君泽垂眸,摇了摇头。“阿雅对朝阳很重要。”

  谢御澜楞了一下,了然。

  萧君泽如此执著的等着,是为了朝阳。

  “我们的人已经跟着阿木追了过去,应该很快就有消息。”谢御澜小声说了一句,警惕的看着四周。

  只要没进京都皇城门,那些人随时都有可能再派杀手来。

  悉悉索索的声音在草丛中传出,无数赤炼毒蛇冲着萧君泽所在的位置袭了过去。

  “陛下小心!”

  笛音在不远处的树林中传出,有控蛊之人来杀萧君泽。

  “萧承恩身边有个控蛊女,叫青鸾。”萧君泽警惕的看着四周,看来……萧承恩为了除掉他,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

  密林深处。

  阿雅追着传信蛊跑了许久,在尽头看见了几个人。

  “你们是南疆来的吗?”阿雅声音稚嫩,试探的问了一句。

  “是,我们是陛下的亲信,陛下让我们来接小姐回南疆。”几人点头开口。

  “是扶摇让你们来的?他怎么样了?”阿雅有些担心。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眼底闪过狡黠,对付一个小丫头片子,他们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陛下说他想您了,让您回去。”

  阿雅回头看了眼萧君泽马车所在的方向,转身往几个人身边走了几步。

  她很矛盾,她其实也想念扶摇了。

  虽然扶摇总是欺负她。

  爷爷不在了,她想扶摇……

  “小姐,我们走。”那人小心翼翼的靠近阿雅,手中拿着撒了药粉的绢布。

  “嗯……”阿雅毕竟是个孩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对方抓住,捂住口鼻。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