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17章 慕容灵等萧君泽回宫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她做错了什么?她不过就是想要独占这份爱,想要让慕容家长久的繁荣下去,她做错了什么?

  “阿泽哥哥……”声音沙哑到出现撕裂感,慕容灵心中的萧君泽,是那个对她无微不至,包容她全部任性和小脾气的萧君泽啊。

  她承认自己错了,不该骗他,可萧君泽太耀眼了,他就像是一道光,照在了自己身上。

  试问,哪个女人不会拼命的留住这束光,哪怕一个谎有一个谎的去挽留。

  曾经,她也担心过,她知道自己瞒不了萧君泽一辈子。

  她虽然天真愚蠢过,可她也是女人,她的心思也是敏感的。

  她知道萧君泽对她的感情不是爱情,他可以百般宠溺她,哄她,念及所谓的恩情,却从未真正对她动过情欲。

  一个男人……如若连情欲都不肯给她,怎么可能会有爱情。

  她也曾上赶着想让萧君泽要她,可萧君泽根本连碰都不愿意碰他。

  每一次,萧君泽都会说他不舍得碰她,要等到有了名分……

  给她一个名分。

  可在这种事情上,她不是傻子。

  男人对一个女人有没有感觉,是无法伪装的。

  可她,还是沦陷了,沦陷在萧君泽的宠溺和光环里。

  拼命的犯错,弥补自己撒下的谎。

  “水打来了,赶紧洗!”宫女不屑的开口,态度不好。

  慕容灵扶着墙壁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可还没有站稳就再次摔在了地上。

  双手双脚都被沈芸柔废了,她现在……是个连站稳都困难的废人。

  她早就已经……或者从来没有,配得上她的君泽哥哥过。

  所以啊,用她这残缺的身子还能做些什么?唯一的用处……就是让他活着。

  活着回到皇宫,活着坐稳那个位置,让任何人……都不能再动摇他的权威。

  他是奉天的天子,是整个天下的主人啊……

  倒吸一口凉气,慕容灵退下破烂不堪的衣衫,慢慢爬进浴盆。

  全身的淤青再雪白的肌肤上触目惊心,曾经高高在上的慕容灵,如今……

  让人可悲。

  疼痛刺激思绪,慕容灵咬紧牙关。

  伤口在温水的刺激下,太疼了。

  “对不起……”慕容灵声音沙哑的说着对不起。

  用只有她自己能听懂的语调,不停的说着对不起。

  如果她没有听父兄的话,如果她没有因为害怕萧君泽发现她的谎而帮过萧承恩,如果她没有做过这些错事。

  如果她从一开始就没有骗萧君泽。

  他对自己会不会还留着一点点的怜悯之心……

  “对不起……”

  ……

  夜幕渐渐落下,黑夜笼罩皇宫最冰冷的偏远宫殿。

  慕容灵长发披散,月光下依旧美的让人发颤。

  “别……走……”

  窗外,那个高大的身形依旧如往常一样,将伤药放下就离开。

  慕容灵声音沙哑,难听,但却让人心颤。

  慕容灵知道,萧君泽失踪以后,如若不是这个人在背后护着她,给她送来伤药,她早就撑不住了。

  “我知道你在帮我……”慕容灵写了纸条,递出窗外。

  窗外,那人的手指僵了一下,没有回应。

  “帮我,我可以给你一切。”慕容灵将第二张纸条送出去的同时,伸手抓住男人的手腕。

  她如今什么都没有了,除了这幅残缺的身子。

  这个男人是宫中禁军,他凭什么来偷偷帮她?无非也是别有所图。

  男人微微蹙眉,冷眸如星的眸子透着暗沉。“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这是第一次,男人在慕容灵面前开口,声音清冷还透着微怒。

  都到这种时候了,慕容灵还执迷不悟。

  想利用他做什么?走出冷宫?

  还是觉得他还有其他利用价值。

  “我知道你不是沈芸柔的人。”慕容灵推开窗户,将第三张纸条递出去。

  男人脸色依旧难看,但慕容灵却看清了他的长相。

  那是个极其好看的男人,眉宇间透着英气。

  慕容灵只是微微诧异了一下,她以为帮她的会是个心怀不轨的禁军,至少也得是长相普通心思恶心之人。

  没想到……对方竟如此好看。

  突然,有些没底气了,慕容灵只穿了底衣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

  是她想错了吗?对方要的不是她的身子。

  可她现在还有什么……

  还有什么可以当做筹码。

  “我……”慕容灵嗓子灼烧。“都……给你……”

  身体麻木的退下底衣,慕容灵全身发颤的站在月光下。

  她的肌肤很白,白中透着不自然的冷色。

  身上的淤青和红紫触目惊心,双手被烫

  的红肿,整个人都看起来惨不忍睹……

  但京都第一的美人儿,就算是如此狼狈都不曾掩盖风华。

  男人微微蹙眉,手指慢慢握紧。

  “慕容小姐已经可以如此糟践自己了吗?”

  慕容灵低下头,恨不得一头撞死在柱子上。

  就算她罪大恶极罪不可恕,可尊严是一个女人最后的底线……

  “帮我……”慕容灵再次抬头,声音沙哑。

  “让我做什么?”男人走进房间,捡起地上的底衣,盖在慕容灵身上,将伤药一点点抹在她烫伤的双手上,声音多少有些无可奈何。

  他就想知道,慕容灵还能执迷不悟到什么时候。

  “把密函送出去。”慕容灵惊慌的将另一张纸条放在男人手中,恳求的看着他。

  男人打开密函看了一眼,倒吸一口凉气。

  是沈芸柔暗杀萧君泽的计划。

  眼眸闪过一丝深意,男人不知道慕容灵是真蠢,还是单纯。

  “呵,你就这么相信我不是皇后的人?”如若他是皇后的人,现在慕容灵必死无疑。

  慕容灵没说话,就算明知道倩儿利用她,她也无所谓了。

  死,对她早就已经不可怕了。

  她只是想活着,看萧君泽回来。

  ……

  京都,皇城脚下。

  萧君泽走出马车,抬头看了眼高耸的城墙。

  他回来了……

  苦涩的笑了一下,上次离开与此次回来,仿佛心境都变了。

  离开之时,他满腹都是对权力的渴望,他算计一切,谋划一切,是为了让沈清洲和其他敌对势力互相撕咬,两败俱伤。

  他好坐收渔翁之利……

  可此番回来,他突然发现,如若失去了心中的光,要这天下……真的会开心吗?

  站在这权力的顶端,便注定孤独吗?

  难道,爱情与皇权,就不能同时拥有吗?

  是他……太贪心了吗?

  “属下景黎恭迎陛下回京!”

  皇城的门打开,一个高大年轻的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单膝跪地,恭迎萧君泽。

  萧君泽的视线落在景黎身上,点了点头。“回宫!”

  “是!”

  景黎是萧君泽安插在京都的自己人,也是长孙皇后送给萧君泽的暗卫。

  当年先帝发疯要除掉萧君泽身边所有关于长孙皇后的人,萧君泽赐他姓名,救他性命送他出宫。

  木怀臣为他谋职,木怀成将他重新安插进皇宫禁军营。

  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派上用场。

  “陛下,皇后娘娘的人已经全数被景黎除掉,您回宫的路,已经清理干净。”

  “辛苦了……”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