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36章 木怀成的宠妹日常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木府。

  “哥,你好好的将军府不住,干嘛回本家?”木怀臣在院落养身体,夏日养寒,这是谢允南的主意。

  木怀成也在养伤,刚练完功,赤着上身,伤口还绑着布条,身上汗珠流淌,肌肉线条纹路和后背的疤痕好不冲突,醒目的健硕。

  “哥?”和木怀成比,木怀臣显然要瘦弱了些,肌肤和脸色都苍白,显得有些文弱。

  木家双子,一文一武,在朝堂本无限量,可惜……沈家当道,木家备受打压。

  手里捧着红枣,木怀臣一个枣核扔了过去,正中木怀成聚精会神忙碌的后背。

  谢允南说夏吃红枣治天疾,戚风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偏方,用上好的女儿红泡红枣,让他一日七颗。

  每次吃完这醉枣,都感觉身子骨发热,醉意微醺。

  居然有些上头。

  木怀成正在专心致志的雕刻手中的木簪,很满意的拿起来看了一眼,回头看着木怀臣。“什么?”

  “哥,这是女簪,给谁刻的?哥哥可是有了心上人?”木怀臣笑着调侃木怀成,什么时候的事儿?

  看他哥哥这木讷劲儿就知道,肯定是对哪家姑娘心动了。

  “瞎说什么……”木怀成耳根红了一下,快速将簪子握紧在手中。“你刚才问我什么?”

  见木怀成转移话题,木怀臣也就没有多问。“哥哥可是有将军府的人,为什么近日总是住在本家?”

  “陛下赐给谢御澜的府邸还在修缮,她暂住在我那,毕竟男女有别……我还是住在本家吧。”木怀成挠了挠头发。

  “其实谢御澜长得挺好看的,就是性子在军营中难免阳刚了些,哥哥的心上人该不会是她?倒也不是不可以,很般配。”木怀臣一本正经的考虑,谢御澜若是入了他们木家的门,倒也门当户对。

  “你胡说些什么呢?我看你这身子骨是好多了。”木怀成抬手敲打木怀臣的脑袋,起身要走。“好好养身体,别让陛下为了你的身子分心。”

  见木怀成起身,遗落了那木簪在座椅上。

  木怀臣拿起来看了一眼,那是一朵凤凰花,象征着旭日东升和自由。

  “哥哥居然有这等手艺,雕了木簪可值千金。”

  木怀臣惊愕了些许,哥哥什么时候学会了这本是?“将来不做将军了,做个手艺人也能混口饭吃。”

  木怀成楞了一下,惊慌转身,将木簪夺回,藏在手心里。

  木怀臣笑意的看着木怀成,还以为他那个眼中只有家国天下的哥哥要注定孤独终老了,没想到……比他要开窍啊。

  “公子,朝阳郡主来了……”

  木怀臣惊了一下,慌忙起身。

  朝儿回京了?

  ……

  京都,皇宫。

  翠竹苑。

  拜月无聊的光着脚丫在美人榻上躺着,晃动着自己的双腿,慵懒的等着小太监上门。

  “姑娘,您的晚膳。”阿茶来送晚膳,整个神经都紧绷着。

  “阿茶,过来给我捏捏脚。”拜月笑着开口,将皙白好看的小腿放在了阿茶面前。

  阿茶耳根一红,被蛰一般猛地后退。“姑娘,您这样不可……”

  说完,转身就跑。

  拜月气的脸色瞬间泛白,她连下手的机会都没有,这人就跑了!

  萧君泽让这么个木头来伺候自己,分明就是故意的!

  “该死!”拜月一时有些压不住脾气,失控的起身看着院落。

  她就不信,萧君泽能困住她多久!

  眯了眯眼睛,朝阳……不是入宫了吗?

  “来人!告诉你们奉天的皇帝陛下,我知道一个关于朝阳身世的秘密,不知道陛下感不感兴趣!”

  首先,她要先见到萧君泽啊。

  这个男人让人很有求胜欲呢。

  不知道拿下这个男人,需要用多少的手段。

  扬了扬嘴角,拜月的手指卷动着自己的长发。

  她倒要看看,萧君泽对朝阳的喜欢,能有多坚定不移。

  ……

  木府。

  前堂,木怀成沐浴出来,与朝阳撞了个满怀。

  朝阳有些紧张,别开视线不敢看木怀成。

  木怀成同样紧张,也别开视线不敢看朝阳。

  不过,两人一个是因为木家军而愧疚,另一个是因为自己的心思……

  “朝儿,你……回来了。”木怀成松了口气,她平安回来就好。

  还以为,此番前去大虞,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哥……”朝阳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低头站在原地,声音很小心翼翼。

  木怀成叹了口气,知道朝阳是因为木家军和木吉的事情而自责。

  拿出一直握在手心的簪子,木怀成上前插在凤卿发间,将之前那根拿走。“哥哥手艺进步了,换一个。”

  朝阳心里一暖,眼眶就红了。

  “哥……”木怀成越是不怪她,她心里越是难过。

  “司马烈和木家是世仇,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木怀成小声安抚,转移话题。“朝儿,你此番回京,可是为了那件事?”

  木怀成知道,朝阳是冲着沈清洲来的。

  朝阳点头,始终不敢抬头看木怀成。“哥哥,你责罚朝阳吧……”

  至少,能让她心里好过些。

  木怀成笑了一下,伸手揉了揉朝阳的脑袋。“嗯,是该罚,那就罚朝儿……在兄长面前,永远像个孩子吧。”

  朝阳的手指僵了一下,抬头惊愕的看着木怀成。

  夏日时长,晚膳时刻天还是亮的。

  落日红光,在朝阳眼中……兄长的形象仿佛高大了很多。

  木怀成,真的是个极其温柔的人啊。

  但其实,他将自己所有的温柔,都给了朝阳。

  ……

  院落外。

  谢御澜回本家唤木怀成,边关传来信报。

  站在院落,就看见木怀成目光温柔的看着比他矮了一个脑袋的朝阳,周身的气场如沐阳光。

  有这样的兄长,是朝阳的福气。

  谢御澜淡笑了一下,想到了谢允南那张脸。

  欺压瞬间冷了下去,谢御澜忍不住想要翻白眼。

  为什么别人家是聪明伶俐又绝美的妹妹,自己家……就是吃了睡睡了吃,胆小怕事猪站起来一样的废物?

  叹了口气,谢御澜揉了揉眉心,心中默念。

  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

  不能比,不能比。

  “朝儿回来了。”谢御澜本不想打扰兄妹团聚,但边关急报,确实需要提前商讨。

  朝阳笑着抱紧木怀成,整个把脑袋埋在木怀成胸口。

  “谢将军,我哥简直就是天上的太阳。”朝阳炫耀的抱着木怀成,心口却忐忑又酸涩。

  她总是患得患失……

  谢御澜笑了一下,打量了木怀成一眼,确实……木怀成总能感染别人。“木将军确实可比太阳。”

  “朝儿年幼,谢将军切莫当真……”木怀成无奈的笑了笑,宠溺的护着朝阳。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