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43章 景黎给慕容灵逃走机会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陛下,这件事要如何解决?”院落外,沈芸柔在逼迫萧君泽做决定。

  一边是朝阳,一边是自己的心腹手下,这个时候……萧君泽要怎么选择?

  无论牺牲谁,对于萧君泽来说都是切肤之痛。

  萧君泽径直走到景黎身前。“你可认罪?”

  “陛下若觉得景黎有罪,景黎认。”景黎安静的跪着,情绪毫无波澜。

  萧君泽眼底闪烁着异样的情愫,双手慢慢握紧。

  沈芸柔的视线始终落在萧君泽脸上,仔细的观察着他的情绪变化。

  很难抉择吧……

  自己的心腹,要被自己亲手除掉,这种痛苦……她一定要让萧君泽感受到。

  不然,阿若不是白死了。

  眼眶也有些泛红,沈芸柔的手指也慢慢握紧。

  她与萧君泽,永远都只能站在对立面了。

  “既然你认罪,那就革除官职,踢出禁军……发配关外……”萧君泽一字一句开口,声音发颤。

  “陛下!”禁军惊慌跪地,想要替景黎求情。

  “陛下。”见萧君泽已经心如刀割,沈芸柔笑着替景黎求情。“发配边关还是算了,既然是重罪,还是要留在京都才便于监管。”

  “皇后,这段时间这般辛苦,脸上都长疙瘩了,还不忘关心朕,朕很欣慰。”萧君泽压低声音,话语透着讽刺。

  沈芸柔的脸色瞬间惨白,下意识抬手去遮挡自己的脸。

  “应该的……”说完,沈芸柔转身离开。

  “景黎被萧君泽责罚,心中必然会有怨,今夜让人送伤药去景黎府上。”她要开始拉拢景黎了。

  “是!”

  ……

  景黎,府邸。

  密室中,慕容灵惊慌的看着四周。

  铁链在空荡的环境中发出清脆的响声,因为环境密闭,能听到悠长的回音。

  “你在吗?”慕容灵紧张的问了一句。

  在密室,她分不清白昼和黑夜,只知道景黎会按时来给她送饭,吹灯,如若灯灭了,那就是黑夜,如若灯亮起,那就是白昼。

  她等了早膳和午膳,却怎么也没有等到晚膳。

  是他出什么事情了吗?

  有些无力的坐在地上,慕容灵开始胡思乱想,桌上的早饭和午饭都还没动,一下也没有被碰过。

  她本想绝食抗议,可他却不再出现了……

  是生气了吗?

  “咔……”密室的门再次发出响声。

  慕容灵紧张的听着动静,是他来了吗?

  “你……”景黎手里端着晚饭,身形有些虚浮。

  慕容灵嗓子沙哑,难听的再次开口。“去哪了……”

  慕容灵极度恐慌,她在这个地方根本没有安全感。

  “嗓子好些了?”景黎看了眼桌上一动没动的饭菜,小声开口。

  他从薛神医那里求了药,替她治嗓子。

  她嗓子的毒和当初毒哑朝阳的毒是一样的,还有救,但慕容灵中毒时间太长,就算是解毒也已经留下伤害了。

  嗓音可能不会像是以前那么好听了。

  “你去哪了……”慕容灵声音有些发抖,紧张的问着。

  她害怕,害怕自己一辈子被困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更怕景黎出什么事,自己就要被困死在这里。

  景黎的手指有些冰冷和虚弱,轻轻触碰慕容灵的下巴。“为什么不好好吃饭……”

  景黎的声音永远平静,听不出任何波澜,不像是生气,但却让慕容灵莫名的害怕。

  “我……我没胃口。”慕容灵也曾哭着求景黎放她离开,可景黎始终一句话都不说。

  “那就饿死在这里。”景黎声音越发虚弱,起身的瞬间,终于撑不住摔在了地上,昏迷了过去。

  慕容灵惊慌的站了起来,紧张的看着景黎。“你……你怎么了。”

  血腥气开始浓郁,景黎后背的血迹已经浸透衣衫。

  接二连三的重罚,已经让景黎撑不住了。

  可他心甘情愿的接受。

  作为帝王,萧君泽肯留着慕容灵的命交给他,那他无论承受再多,都是值得的。

  “景黎……”慕容灵声音颤抖的厉害,伸手去触碰景黎的额头,滚烫的吓人。

  小心翼翼的解开他的衣衫,肌理分明的后背……触目惊心的伤痕,血肉模糊。

  倒吸一口凉气,慕容灵紧张的握紧双手。

  是因为她,才受了这么多伤吗?

  视线落在景黎腰间的匕首上,慕容灵的手指有些发麻。

  她要不要趁现在逃走?

  用匕首撬开脚镣,逃出这里!

  她要逃走。

  呼吸发颤的握紧匕首,慕容灵想杀了景黎,这样就不会有人困着她了,她就可以离开了。

  可为什么,她下不去手……

  双手颤抖了很久,慕容灵扔

  了匕首哭了起来。

  她做不到。

  空荡的环境回荡慕容灵沙哑的哭声,景黎抬手扯住慕容灵,翻身将人压在身下。

  四目相对,慕容灵害怕的看着景黎,一句话都不敢说。

  景黎深吸了口气,再次无力的摔在慕容灵身上。

  他给慕容灵杀他的机会了,是她自己没有把握好……

  慕容灵惊慌的看着屋顶,缓了很久都没有缓过神来。

  她……还是下不去手啊。

  ……

  沈家,丞相府。

  沈清洲全身冰冷的看着梨花树下,吓人将梨花树挖开,下面空荡一片,没有尸体,也没有任何骸骨。

  双手握紧到发麻,沈清洲转身一脚将西峰踹在地上。

  “尸骨在何处?”走到西峰面前,沈清洲猛地从手下手中拔剑,抵在西峰脖子上。

  西峰轻声咳嗽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闪躲。

  “再问你一遍,尸体呢?”沈清洲一脚踩在西峰的胸口,怒意让所有手下都在害怕。

  沈清洲很少这般动怒,西峰是真的惹到他了。

  “白狸姑娘……生前,让西峰将她的尸体带走,死……也不要留在您身边。”西峰忍痛看着沈清洲,一副愿意赴死的表情。

  沈清洲笑了一下,收回手中的剑。“死都不要留在我身边?”

  “是……”西峰撑着身体跪在地上。

  “在哪……”沈清洲蹙眉,眼眸透着凌厉。

  西峰什么都不说,安静的跪着。

  “不说?”沈清洲扔了手中的剑,戾气浓郁的一脚揣在西峰胸口。“很好。”

  他倒要看看,他到底多能扛。

  “带下去,什么时候问出来,什么时候带他来见我!”沈清洲呼吸急促的扶着树干,手指发麻。

  这个时候,手下都不敢招惹沈清洲。

  无力的跪在地上,沈清洲的心口疼到几乎晕厥。

  死,都不愿意留在他身边。

  “阿狸……你就这般恨我。”

  “什么人?”突然,沈清洲的眼眸从受伤变得狠厉。

  身后,一个黑影狼狈的从墙头翻了过来,拂了拂身上的土。“沈丞相……”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