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44章 沈清洲的过往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是什么人?”沈清洲起身,压着心口的杀意。

  能避开丞相府所有的眼线翻墙进来,就算没有武功,也是个极其聪明的人。

  “有个情报要卖给您。”

  “你好大的胆子……”沈清洲眯了眯眼睛。

  从昏暗处走近,那是一个淡雅入星空皓月的男子。

  梨花树下,男子冲沈清洲笑了一下,墨发剑眉,英气的如同天神雕琢般让人移不开视线。

  沈清洲脸色沉了一下,抬手扼住对方的脖子。“你是巫族的人。”

  巫族的人眉宇间天生的一道红色印记,传闻那是天眼,能与天神沟通,能知天时地利。

  “啊,丞相真是见多识广。”星移歪了歪脑袋,以真面目见沈清洲。

  “你最好有能说服我不杀你的理由。”

  沈清洲手指的力道加大。

  星移丝毫不惧怕,面色也没有任何变化。“丞相有没有想过,圣女白狸,可能没死?”

  “什么……”猛地松开星移的脖子,沈清洲的眼眸透着浓郁的惊愕。“你说……什么?”

  “丞相可知道西域组织,虞美人?”星移歪了歪脑袋,活动了下自己的脖子。

  “自然知道。”

  沈清洲的声音和呼吸都在发颤,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如此失控。

  将自己全部的弱点,软肋,都展露无疑。

  星移扬了扬嘴角,真是难得啊……

  沈清洲,奉天何人不识沈清洲?各国何人不知奉天的丞相大人沈清洲……

  居然还真的是个情种。

  “圣女,果然不是简单人啊。”星移笑了,不得不配的西域暗魅楼培养出来的圣女。

  从某种角度来说,圣女真的是牵一发而动各国。

  这些强大的男人,哪个又不是被她玩弄于手掌之中。

  “别卖关子……”沈清洲杀意浓郁。

  他只想知道这个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虞美人组织是近几年新起的组织,专门与暗魅楼为敌,组织的背后之人极其了解暗魅楼,能这般了解暗魅楼的,一定是暗魅楼出来的人……以虞美人命名,还能让丞相身边那个叫西峰的首领为之卖命的,除了圣女白狸还能是谁?”

  星移走到虞美人花丛旁,摘下一朵虞美人。“圣女可是说她服毒?这虞美人的花粉和墨汁聚合在一起,不仅仅是剧毒……还是假死药。”

  笑着回头看了沈清洲一眼,星移眼底的深意越发浓郁。“丞相,您身边最信任的人……怕是早就与您不是一条心了。”

  能和白狸演出这场戏的人,只有西峰。

  ……

  皇宫,长春苑。

  朝阳坐在院落,安静的吹着手中的树叶。

  音律婉转,仿佛在诉说自己的故事。

  “小姐,拜月是冲着你来的,她不会安分。”身后,何顾小声开口。

  毕竟是在皇宫,他还是要躲在暗处保护朝阳。

  “无妨,既然她选择向死而生,那我就让她死在这……”朝阳眼眸沉了一下,揉碎了手中的树叶。

  拜月,已经不止一次触及她的底线了。

  无论是木吉还是当初救她的老夫妻,她都无法忍受……

  “沈芸柔的人,可有动静?”朝阳侧目看了何顾一眼。

  “嗯,皇后的人私下去了景统领住处。”何顾点头。

  朝阳笑了一下,起身走到院落的棋桌前。“何顾,陪我下盘棋吧。”

  “小姐喜欢下棋?”何顾愣了一下。

  “当然……”朝阳将棋盘放在桌上。“能当操盘的棋手,谁又愿意当这棋盘上的棋子?”

  任人摆布。

  “小姐……说的是。”何顾坐在棋盘对面,有些紧张的握紧手指。“小姐先请。”

  “何顾……你对沈清洲,了解吗?”朝阳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何顾拿着棋子的手僵了一下,抬头看着朝阳。“了解。”

  “跟我聊聊可好?”何顾是百晓堂的人,自然了解很多人。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沈清洲……是个很厉害的人。”何顾将黑子放在白子斜角之上。“所有人都只看到他如今的权势,却没人知道……他曾经是宫中宦官的养子。”

  朝阳拿着棋子的手也僵了一下,抬头看着何顾。“宦官?”

  “奉天最残暴的时代,莫过于弘帝时代,那时候才是奉天朝堂最残酷的时代。”何顾落子,再次开口。“沈家三代朝中大臣,官拜尚书,可弘帝生性多疑,沈家被害,满门抄斩。沈清洲以罪臣幼子的身份,入宫为太子伴读,那时候的太子并不是先帝。”

  朝阳点头,他倒是知道先帝九子夺嫡的事情,是奉天朝史上最血腥也是最黑暗的过往。

  先帝登基后,命司史篡改那段最黑暗的过往。

  玄武门之变,太子被杀于午门,血流成河。

  兄弟

  之间手足相残,父子之间阴谋算计。

  “为了活下去,沈清洲曾经依附于当时最受宠的宦官,景公公门下,被他收养,做了他的义子。”

  “后来,也是沈清洲,亲手杀了景公公,腰斩之刑,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无人知道沈清洲经历过什么,但他如今的心狠手辣一定与童年的不幸有很深的渊源。

  “早些年,所有人都骂沈清洲认贼作父,毕竟景公公是沈家的仇人,直到他手刃仇人,扳倒太子,推不受宠的先帝登基,坐上皇位之后,所有人才看到了他最可怕的一面。”

  沈清洲,这个长相无害,看起来如谪仙一般的男子,双手沾染无数鲜血。

  他,才是真正从地狱走出来的人。

  “那一年,沈清洲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

  沈清洲的狠是无形的,让人灵魂都在发颤的冷。

  “后来,他替奉天先帝去西域参加盛会,也是唯一一个将西域圣女白狸赢回奉天的人。”

  朝阳落子,将何顾的黑子反杀。“你输了。”

  何顾惊愕的看了朝阳一眼,他的棋艺也不算太差,可在朝阳手下居然……

  这么快就输了。

  “能在西域暗魅楼的盛会上赢得头筹,沈清洲当年绝对有他的实力。”朝阳清理棋盘,抬头看着何顾。“我要百晓堂卖我一个情报。”

  “小姐……说。”何顾心口隐约觉得不安。

  “我要沈清洲的软肋,他的弱点和突破口。”朝阳,要买百晓堂的消息。

  “百晓堂有百晓堂的规矩,就算是小姐……也不能例外,如若要百晓堂的情报,需要百晓堂的主人,向您讨要一样东西……”何顾有些紧张,百晓堂的主人是沈清洲。

  朝阳要沈清洲的软肋,沈清洲要朝阳的东西……

  这,怎么看都是无法完成的任务。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