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46章 青鸾误会萧承恩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皇城,街道。

  “哎呀,奉天的皇城还真是热闹。”星移顶着一张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脸,跟在青鸾身后。“你慢点,伤还没好呢,你走这么快做什么?”

  这么多新奇的东西,在青鸾眼睛里仿佛粪土。

  如今的青鸾比之前更加冷凝,冷的吓人。

  “小姐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你还有心情玩儿?”青鸾冷眸看了星移一眼,转身继续快步往前走。

  星移四下瞅了一眼,蹙眉拉住青鸾。“有人跟着我们。”

  青鸾也警惕的侧目看了一眼,从木家别院出来,他们就被人盯上了。

  “跟我来。”青鸾扯住星移的手腕,用力把人扯到了巷子躲起来。

  那几个跟着青鸾星移的人见他们突然没了踪影,快步追了上来,四下寻找。

  青鸾旋身一脚将追来的其中一人踹在地上,带毒的匕首已经抵在他的脖子上。“什么人让你们跟着我。”

  对方惊慌的看着青鸾。“我们没有恶意。”

  “谁让你来的!”青鸾再次开口。

  对方知道青鸾的身上带毒,这匕首肯定淬了毒。

  “是……是裕亲王。”那人闭上眼睛,惊恐开口。

  是裕亲王让他们来保护青鸾的。

  可青鸾,显然是误会了。

  拿着匕首的手僵了一下,青鸾收回自己的手。“裕亲王……”

  萧承恩。

  是萧承恩让他们跟着自己?

  萧承恩知道她回了京都……

  眼眶有些泛红,青鸾起身冷眸看着地上的人。“回去告诉裕亲王,以前的青鸾已经死了,以后……青鸾不会再纠缠他,也希望他不要再逼我。”

  声音有些发颤,青鸾终究是无法恨萧承恩,可萧承恩不要一次次的来比她。

  杀了她的孩子,还要杀她……

  那人惊慌的看着青鸾,起身快速逃走。

  星移饶有兴致的看着青鸾,耸了耸肩转身离开。

  青鸾一个人躲在巷子里,无力的靠在墙上。

  终究是她错了,以为靠孩子就能留住萧承恩的心……

  “哈……”嘲讽的嘲笑自己,青鸾抬手揉了揉眉心。

  是自己错了,不该趁着萧承恩失忆,以为自己有极可能。

  他总有恢复记忆的一天。

  萧承恩……不是她能招惹的起的。

  她输了,一败涂地。

  输给了一个死人,也输给了自己。

  “按照小姐给的线索,那个人应该就在附近。”星移看了眼手中的情报,快速追了过去。

  “这个人是沈清洲当年护送出宫的太监,就养在别苑,如若不是对他很重要,他不可能这么偷偷藏着对方。”青鸾眯了眯眼睛,和星移躲在暗处观察。

  朝阳要对沈清洲下手,自然要从各个方面去找沈清洲的软肋。

  这个被沈清洲藏在宫外的太监,又是什么来头。

  ……

  景黎府邸。

  “景统领,您的脸色很差,皇后娘娘特地让我们送来伤药。”沈芸柔的说客就在正堂,话语透着深意。“景统领跟了陛下这么多年,陛下却不信任您。”

  “回去告诉皇后,谢谢她的好意,景黎自知有罪,认罚。”景黎冷声开口,送客。

  几个人蹙了蹙眉,已经失去了陛下这个靠山,想要在皇城活下去还不知道聪明些,摆什么架子。

  等几人离开,景黎轻声咳嗽,后背的伤口疼的厉害。

  身形有些摇晃,景黎的伤有些感染,发烧了。

  眼前一阵发黑,景黎起身去给慕容灵送晚膳。

  沈芸柔这么聪明的人,若是第一次上门自己就动摇,她肯定是不信的。

  只有让她觉得说服自己万般艰难,她才会真的信。

  陛下说得对,对付沈清洲,沈芸柔是个突破口,也是唯一的突破口。

  以沈清洲这几年在朝堂的人脉和在京都的关系网来看,想要直接对付沈清洲,太难了。

  手握重权,直逼皇权,如今的沈清洲一人独大,与当年的长孙家无异。

  只是,长孙家盘根错节,家族子嗣庞大,渗透奉天各处官职,牵一发而动全身,即是长孙家的好处,又是长孙家致命的弱点。

  而沈清洲,显然比当年的长孙家家主,更加聪明。

  他很清楚什么是审时度势,更清楚自己孑然一身,只是门客众多。

  萧君泽动不了他,也暂时不敢动他。

  ……

  黑夜中,几个身影往皇宫的方向跑去,夜色清冷,寒气逼人。

  皇宫,长春苑。

  朝阳被冻醒,打了个寒颤,明明已经是夏初,奉天京都却还是夜里寒凉,有些诡异。

  揉了揉眉心,朝阳诧异自己怎么就睡在了地上。

  “叮铃……”

  突然,朝阳警惕的起身,听着远处。

  有银铃撞击发出的声音。

  这个声音,朝阳异常熟悉。

  她娘亲,白狸……

  白狸的脚腕上常年戴着银铃,那是暗魅楼出来的人都要戴着的视频。

  白狸有,拜月也有。

  那银铃是避毒用的,也可驱散毒虫毒蛊,是暗魅楼用来克制南疆的。

  银铃撞击的声音很清脆,一般人不会听出差别,但朝阳可以……

  这铃声不是拜月。

  心慌的开门,朝阳跑出门外,差点被门外‘躺尸’的萧君泽绊倒。

  暗暗骂了一句,朝阳转身就看见萧君泽还蜷缩在门口。

  “母后……”

  萧君泽似乎做了噩梦,难受的厉害。

  朝阳上前摸了摸萧君泽的额头,发烧了。

  “还不把你们陛下弄回去,病死了谁负责?”朝阳冷声开口,冲着暗处的暗卫说了一句。

  显然,一定是萧君泽交代了什么,暗卫没有一个敢现身管萧君泽的。

  朝阳侧目看了萧君泽一眼,有暗卫在,应该没问题……

  没有多想,朝阳快步离开,追着银铃声音的方向。

  自从星移说她母亲可能没死以后,朝阳总是夜里做梦,梦到白狸突然出现,狠狠给她一个耳光,质问她为什么还要再回奉天。

  ……

  朝阳刚走,一个婢女打着灯走进长春苑。

  匕首从袖口滑出,婢女杀意浓郁的冲着萧君泽走了过去。

  显然,这是调虎离山。

  ……

  后宫,温泉。

  朝阳追着那铃声到了温泉附近,再也没了声响。

  警惕的看着四周,朝阳在假山旁看到了一串银铃。

  手指有些发颤的将银铃捡了起来,朝阳惊恐的转身看着四周,眼眶瞬间泛红。

  那是她母亲到死都戴在脚腕上,从来不摘下来的银铃。

  是白狸的银铃。

  暗魅楼的银铃无法仿造,那上面的纹路和刻字,都在提醒朝阳,这是白狸脚腕上的银铃。

  “娘……”朝阳四下看着,全身都在发颤。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