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50章 萧君泽真的吓坏了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刑部,牢房。

  血腥气在铁牢内蔓延,连守在外面的人都有些瑟瑟发抖。

  这里面刑架上的人可是个女人,还是陛下亲赐的朝阳郡主。

  “郡主若是不肯招认,那这刑具可要一一用一遍了。”动手的人眯了眯眼睛,从炭火中拿出烙铁。“郡主,您这细皮嫩肉,这玩意儿若是烙在身上,可是一辈子的疤痕。”

  朝阳抬头看了对方一眼,汗水和血水让眼睛有些睁不开。“让我招认什么?”

  “招认是大虞的皇帝派您来刺杀陛下,想要趁机对奉天出兵。”

  “既然罪名……都已经给我安排好了,你做这些还有什么意义?”朝阳冷笑。

  那人眯了眯眼睛。“这么说,朝阳郡主是打算认罪了?”

  拿起烙铁,慢慢靠近朝阳。

  “嗯哼,我认了。”朝阳笑了一下,皙白的面颊上,暗红的鲜血触目惊心,让人有种心口发颤的邪魅感。

  “您这是认罪了?”那人显然以为自己听错了,惊愕的看着朝阳。

  “对,我认罪了。”朝阳点头。

  “既然郡主已经认罪……”那人笑了一下,转身看了眼身后的手下。“你们都听见了?”

  几人紧张的点头。

  “那还不赶紧送郡主上路……”那人压低声音,只要朝阳认罪,立刻除掉她,永除后患。

  免得陛下醒来,再出变故。

  这是皇后的意思。

  朝阳冷眸看着那人,沈芸柔是想趁机要她的命。

  借此挑起两国战事。

  然后趁着朝堂动乱,萧君泽作为年轻帝王必然被群臣要挟御驾亲征。

  让萧君泽死在战场……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拿起地上的皮绳,从后方勒住朝阳的脖子,暗下用力。

  ……

  皇后寝宫。

  “刑部那边如何了?”沈芸柔怀里抱着小家伙,淡淡的问了一句。

  脸上的红疙瘩还没有消退,这是朝阳留给沈芸柔的印记。

  眼眸暗了一下,沈芸柔将已经睡着的小家伙放在奶娘手中。

  “陛下醒来之前,一定能让她认罪。”

  沈芸柔点了点头,朝阳必须认罪才能处决,否则……萧君泽一旦醒来,朝中不好交代。

  木家现在还不知道朝阳的情况,避免夜长梦多,今夜朝阳必须死。

  “传信给父亲,朝阳一死,大虞必然趁机和我奉天开战,一旦边关开战,鼓动群臣上奏,陛下御驾亲征。”

  她要让萧君泽死在边关。

  “是!”

  “皇后娘娘……”

  手下还没有前去送信,宫女就惊慌的闯了进来。“丞相,丞相手谕。”

  沈芸柔伸手接过密函,猛地站了起来。

  “父亲……要保朝阳性命?”

  沈芸柔愤恨的扔了手中的密函,第一次……她想忤逆沈清洲的命令。

  这么好的机会,她不能……放过这个隐患。

  “这封密函,就当从未送到本宫手上!”沈芸柔威胁的看着宫女,手指握紧。

  沈清洲想要护着朝阳的命,无非就是因为白狸。

  白狸根本就不爱他,为什么死了也能让他如此记挂!

  在父亲眼中,难道就只有白狸和她的女儿吗?

  那她的母亲算什么?

  只是个摆设,还是棋子!

  ……

  刑部大牢。

  朝阳脖子被勒住,窒息到眼前发黑,眼角不受控制的涌出泪水,呼吸越来越弱。

  “嘭!”刑牢外,萧君泽一脚踹开看守的人,惊慌闯入牢房。

  “谁敢动,那是陛下!”身后,跟来的阿福见刑部的人要动手,吓得惊呼。

  几人这才在昏暗中看清了萧君泽的脸,双腿发软直接摔在了地上。

  “陛……陛下息怒!”

  牢门被踹开,萧君泽捂着伤口闯了进去,几乎失控的斩断那人手臂。

  惨叫声和血腥气在牢笼中混杂,朝阳深吸了口气,咳嗽了起来。

  “朝儿……”萧君泽顾不上其他,惊慌的解开朝阳手腕上的锁链,把人抱在怀里。“朝儿,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萧君泽吓坏了,真的吓坏了。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醒来,又是如何走到刑部大牢的。

  动手的几个人都吓傻了,惊恐的跪在角落里,谁都不敢吭声。

  陛下怎么这么快就醒来……

  皇后明明说陛下被刺中了要害,短时间内很难醒来,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照顾’朝阳郡主。

  “萧君泽……”朝阳声音有些沙哑,看着萧君泽笑了一下。“你再晚点来,我就死了。”

  萧君泽的眼眶瞬间泛红,不知道朝阳怎么还有心情笑出来。

  用力把人抱紧,萧君泽深吸了口气。“我来了……别怕。”

  朝阳有些无奈,她是真的没有害怕,大不了杀了这些人逃出刑部,无非就是落得个刺客的名声。

  只是……她想等萧君泽醒过来,确定他真的没事。

  萧君泽胸口的血腥气比她身上的还重,定然是受了很重的伤,居然还这么不要命的跑来。

  “刺杀你的人,不是我……”朝阳小声开口,视线模糊。

  “我知道,我知道……”萧君泽当然知道,那不是朝阳。

  只是当时他做了噩梦,对方又与朝阳一模一样,他一时慌神才被对方刺中。

  “但也只有你,朝儿……”萧君泽想告诉朝阳,也只有她能近他的身。

  对方也是因为易容成了朝阳的模样,他才放松了警惕,让她靠近自己。

  “朝儿?”见怀中人没了动静,萧君泽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人呢!传薛神医!还愣着做什么!郡主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朕让你们全部陪葬!”

  阿福吓得双腿发软,赶紧跑出刑部,让人去找薛神医。

  叹了口气,阿福回头看了一眼抱朝阳出来的萧君泽,摇了摇头。

  明明自己也受了那么重的伤……

  陛下,是真的对朝阳郡主动了情。

  “阿福……君泽以后就交给你了,如若有一天,他成了帝王,不要让他爱上任何人……”帝王,爱上一个人,那便是有了软肋。

  阿福双腿有些沉重的跟在萧君泽身后,长孙皇后的话始终都在阿福耳畔回荡。

  “如若他还有人性,没有让君泽成为帝王,那就让他远离皇城,去个逍遥快活的地方,自由自在……”

  长孙皇后死前给陛下留了话,恳求他念及曾经的情分和誓,不要将皇位传给萧君泽。

  她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变成隆帝那样的怪物。

  疯狂,冷血,无情。

  “阿福。”

  “阿福!”萧君泽低吼了一声,明显有些不悦。

  阿福猛地回神,赶紧跑到萧君泽身边。“陛下,您吩咐。”

  “将沈芸柔身边那孩子带走,送来乾清殿。就说皇子年幼,朕要亲自抚养。”萧君泽眼眸暗了一下,沈芸柔!

  一次次动他软肋,该死!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