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51章 萧君泽要放弃皇位?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大虞,皇宫。

  “陛下,拜月躲进奉天皇宫,我们的人杀不了她,朝阳郡主……也在奉天。”

  胤承的眼眸暗了一下,拜月早就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

  朝阳也在奉天,这还真是巧合……

  拜月,根本就是冲着朝阳去的。

  冷眸看了暗卫一眼,胤承警告的意思浓郁。

  “陛下恕罪,是皇后娘娘……”暗卫惊慌改口,后背浸出冷汗。

  胤承转身走到暗卫身边,若有所思。

  暗卫紧张的跪在地上,不敢说话。

  很显然,胤承现在的气压透着喷薄而出的怒意。

  “虞美人组织的情报,收集了多少?”虞美人组织这几年在江湖上突然出现,处处与暗魅楼为敌,竟能重创暗魅楼。

  朝阳将来必然是要成为西域圣女的,暗魅楼若是被重创,对于胤承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知彼知己总没有错。

  他现在必须查清楚这个组织的底细。

  “陛下,虞美人组织背后之人一定和暗魅楼有关系,而且深知暗魅楼的内部构造与秘密,能知道这么多秘密的人……一定是暗魅楼的核心人物。属下猜测,圣女白狸,可能没死。”

  胤承眯了眯眼睛,眼底没有任何的震惊。

  他早就猜到了。

  白狸若是那么轻易就死了,她还是白狸吗?

  冷笑了一声,胤承握紧手指。

  只要白狸不伤害朝阳,不触碰他的底线,他可以放任不管。

  “你猜测?”胤承居高临下的看着暗卫。

  “您看。”暗卫赶紧从胸口掏出一张铁片,那铁片上还带着血迹,上面印有虞美人组织的图腾。

  “虞美人背后的人,要约您见面。”

  胤承手心微微有些发汗,在他要查虞美人之前,对方就先送来了约见函。

  这说明,他的一举一动,哪怕是接下来要做什么,都在对方的掌控之中。

  这让胤承,很不舒服。

  ……

  奉天,皇宫。

  朝阳昏迷一夜,醒来的时候在正殿的龙床上。

  无奈的揉了揉眉心,萧君泽是真的不怕流蜚语杀人啊。

  “陛下……”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朝阳翻身下床。

  “朝儿!”萧君泽在床边坐着,似乎在打盹。

  听见朝阳的声音,萧君泽惊慌的坐直了身子。“朝儿,你醒了。”

  “陛下,朝阳毕竟是大虞的皇后,留宿正殿,于理不合。”朝阳蹙眉,扶着伤口跪地。

  视线落在萧君泽的伤口上,确定他没有大碍才松了口气。“陛下,以后看人的眼睛要擦亮一点。”

  萧君泽手指发麻的握紧,想要扶朝阳的手僵在半空。

  朝阳依旧对他疏远。

  “你没事就好。”萧君泽小声开口,声音沙哑。

  朝阳垂眸,起身要走。“朝阳已无大碍,先行告退。”

  “朝儿!”萧君泽扶着伤口咳嗽了一下,想要追出去,伤口却撕裂的疼痛。

  听见萧君泽咳嗽,朝阳蹙了蹙眉,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陛下,这件事要引起重视,从现在开始,眼见未必为真。”

  暗魅楼的易容术,确实厉害。

  萧君泽心口有些收紧,她是在关心自己吗?“朝儿,如若明知道外面的世界没有自由,充满阴谋,也一定要走吗?”

  “陛下,皇城之下,让人窒息。”如若不是为了活下去,她又怎么会愿意回到奉天,回到这个地方。

  “那大虞呢?大虞的皇宫难道比这里要干净吗?为什么你宁愿留在他身边,也不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萧君泽快步上前,他只是想要朝阳一个明确的回答。

  如若朝阳还愿意给他一次机会,那他……愿意尊重朝阳全部的选择。

  包括离开这里。

  “萧君泽……”朝阳叹了口气,抬头看着萧君泽。“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没有珍惜。”

  她曾经的全都心思和光环都放在萧君泽身上过,换来的只有伤害。

  “我也是受害之人……”萧君泽已经万般愧疚,他不想为自己的过去辩解,只想再要一次机会。

  “您再执着什么?”见萧君泽靠近自己,朝阳心口发紧的后退。“皇宫困不住我,我要的不是帝王。”

  她终究是要走的,胤承肯陪她放弃天下,但萧君泽不会。

  “我可以不要这皇位!”萧君泽几乎是脱口而出。

  他在不计后果的情况下能说出这种话,连他自己都震惊了很久。

  朝阳眼底同样闪烁着惊愕,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哈……

  这句话在朝阳耳朵里就像是笑话。

  他怎么可能会为了她放弃千方百计得到的皇位。

  “你说什么?”可朝阳还是问了一句,声音微微有些发颤。

  她

  自己又想听到什么?

  听到萧君泽深思熟虑,极其理智的告诉自己,他愿意放弃皇位,陪她走完所有的路。

  无论是复仇,还是四海为家?

  “朝儿……暗魅楼的圣女,是我故意困在皇宫,你若想除掉她,我可以……”萧君泽视线有些闪躲,赶紧转移话题。

  他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朝阳肯定会觉得他可笑,或者觉得他幼稚。

  身为帝王,千方百计坐在这个位置之上,不为了百姓,不为了群臣,不为了一心辅佐他的将士……

  居然为了儿女情长起了放弃的心思。

  这样一来,木家怎么办,谢御澜怎么办,那些为了他登基称帝,为了归权于帝而牺牲的人又该怎么办。

  如若他将自己的心思说出来,朝阳只会更看不起他,更加嫌弃他吧……

  那么多人替他顶着压力,脚下踩着那么多人的尸体,却突然起了逃避的心思。

  “不必了……”朝阳眼底闪过失落,声音讽刺。“拜月的事情,我会自己解决,不劳陛下操心了。”

  “朝儿……”萧君泽还想说什么,朝阳已经转身离开。

  几乎是迫不及待的逃走。

  萧君泽的心沉了一下,朝阳避他如蛇蝎。

  他到底,要拿朝阳怎么办,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她……是不是她就能给自己一次机会?

  从正殿离开,朝阳扶着伤口躲在假山后面,呼吸急促。

  真是可笑……

  眼眶有些灼热,朝阳在讽刺自己。

  她到底是疯了,方才的瞬间,是对萧君泽抱了怎样的心思。

  是这些年在奉天受的苦和羞辱还不够吗?

  冷笑了一声,朝阳靠着假山慢慢坐在地上。

  脚腕上的银铃发出响声,刺激着朝阳的思绪。

  朝阳低头看了一眼,萧君泽将银铃戴在了她的脚腕上。

  那是白狸的银铃……

  抬手扯住头发,朝阳的思绪很乱,真的很乱。

  她的母亲,又把她放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上。

  是女儿,还是棋子。_soso